专题 东日本大地震2周年
通讯报道 重访灾区(上篇):重建事业需要更多支援

菊地正宪 [作者简介]

[2013.05.02]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大地震已过去两年。遇难者家属仍然沉浸在悲痛之中,灾区重建工作也尚未完成。自2011年夏季赴灾区开展上一次采访报道以来,时隔1年7个月,作为媒体人的菊地正宪先生再次走访宫城县和岩手县,为我们带来了这篇通讯报道。

石卷市:翻斗车穿梭在共有84名儿童和教员遇难的大川小学遗址上

放眼望去,满目疮痍的景象一直绵延至海边。生长着泛红针叶林的小山边孤零零地残留着一座两层楼高的校舍废墟。装载着砂土和瓦砾的翻斗车一次次从旁驶过——。

这里是宫城县石卷市釜谷地区的石卷市立大川小学。2011年3月11日下午发生的东日本大地震夺去了近两万人的生命。当时,大川小学被巨大的海啸吞噬,108名儿童中的70人不幸遇难,还有4人至今仍下落不明。在校的11名教员中也有10人丧生。两年之后的今天,这里正如火如荼地开展修建防波堤、河川堤防和公路等基础设施方面的重建工作,但这次灾难中遇难的儿童人数堪称史无前例,从那校舍的废墟中,我们能够感到悲痛的时间仍在继续流逝。

今年2月下旬至3月上旬,我走访了在东日本大地震中受灾最为严重的宫城和岩手两县的沿岸地区。自发生地震的2011年3月以来,我曾进行过3次实地采访,这是我时隔1年7个月后第4次重访故地。尤其是2011年6月集中开展的第2次采访,令我深刻地感受到大川小学这个采访对象正是最能反映被高调宣传为“出乎意料”的大海啸肆虐痕迹的现场。因为存在一些不能单纯将之归于“天灾”的背景因素。

“尽管已过了‘三次忌’(第二年的忌日——译注),但心中仍然充满了遗憾。我强烈质疑企图逃避责任的校方的解释和应对措施。”

佐藤Katura(47岁)在那场灾难中失去了即将毕业的次女Mizuho,她始终无法消除对于学校和市教委方面的不信任感。在遇难者家属的要求下,市教委召开了数次说明会,从地震发生到海啸袭来的长达约50分钟时间内,有关方面并未做出判断要求大家撤离到唯一有可能保证安全的后山,也没有有效动用停在附近待命的校车,就连海啸避难手册上也没有注明避难地点,这种种失误相继曝光。

石卷市立大川小学的多名儿童和教员在海啸中丧生。装满砂土和瓦砾的翻斗车从校舍废墟旁驶过

并非天灾,而是“人祸”

市教委不仅在关于教员和孩子们避难行动的说法一变再变,甚至没有及时发表明确的道歉言语。校方相关人员也未受到行政处分。

佐藤和隆先生(46岁)同样失去了当时正在上6年级的三儿子雄树,他也表示“儿子被夺走了未来,我希望替他了解真相。”

“遇难者家属中甚至有许多人在当时失去了所有的孩子。也有一些家长对校方不负责任的态度感到绝望,开始流露出放弃的想法——‘即使追究责任也不能孩子复生,现在只想尽快忘掉这一切’。但是,大部分人仍然表示无法接受。”

在东北地方性报纸《河北新报》担任记者时长期负责石卷市一带新闻报道事务、退休后现在仍继续从事有关大川小学的采访活动的媒体人相泽雄一郎先生表示:“他们缺乏一种‘要全力保护孩子们性命’的思想。鉴于避难手册的考虑不周和避难行动的草率失策,大川小学事件可谓是一次人祸。”

回应遇难者家属的呼声,文部科学省终于在今年主导成立了由防灾学者、律师等人员组成的第三方机构“大川小学事故鉴定委员会”,并于2月召开了首次会议。鉴定委员会今后将听取遇难者家属和校方相关人员的意见、调查当天的避难行动,并对遇难者家属的在震灾后受到的对待进行检讨,计划在6月提交中期报告。为了避免悲剧再次发生,也为了尽可能地恢复人们对教育第一线的信任,必须彻底探明真相。

安放在大川小学校门前的祭祀灵塔

南三陆町:“Sansan商业街”闪现重建之光

南三陆町公所“防灾对策厅舍”。海啸袭来之时,逃亡楼顶避难的约30名职员中仅有10人生还

笔者又前往了与石卷市北部相接的南三陆町。2011年3月灾害发生后,笔者曾来到这里被高达十多米的大海啸夷为平地的海岸地区开展实地采访。当时,死亡和失踪人员共约800人。在志津川地区的中心城区,笔者发现曾经堆积如山的瓦砾已基本清理完毕。除了当时有42名职员被海啸吞噬的“防灾对策厅舍”等几个建筑被保留外,绝大部分土地都变成了空地。身处此地,同样也能看到参与重建工作的卡车在纵横交错的道路上穿梭不停。

继续前往距离港口约1.2公里的内陆地带,笔者来到了商铺林立的一个片区。这就是2012年2月开张的预制装配式临时商业街——“南三陆Sansan商业街”。餐饮店、文具店、美发店等约30家店铺鳞次栉比,充满了重建复兴的气息。今年2月25日,这里举办了开业一周年庆祝活动——“牡蛎庙会福兴市集”。应季的牡蛎和特产商品吸引了来自町内外的众多顾客。

为了灾民而奋斗的“邻家面包店”

创立于明治43(1910)年的老字号面包糕点店“雄新堂”也在临时商业街上拥有一个铺面。第4代店主阿部雄一(48岁)感慨良深地说:

“之前开在志津川市区内的店面被海啸冲毁,感觉快要失去希望之际,避难所内的许多民众都对我说‘真想吃雄新堂的面包啊’。我感到‘这或许就是自己的使命’,于是决定重新开始制作10年前停止制作的面包,与其他糕点一同销售。”

和其他店主一样,海啸也夺走了阿部先生的多位亲属和朋友。但在众多老顾客的支持下,总算是恢复了营业。

虽说町内的重建事业已经走上正轨,但许多年轻人却离开了本地。尤其是上了年纪的灾民中,还有不少人居住在临时住宅内,对未来充满忧虑,终日郁郁寡欢。据说由于临时住宅都建在高处,导致他们无法随意前往位于地势较低处的临时商业街。

“尽管如此,由于相当一部分民众以面包为主食,所以本店一直深受大家喜爱。我打算与商业街的伙伴们一起努力,通过流动销售方式上门外卖,或者举办更多活动等,吸引更多本地顾客。”

阿部先生穿着一身令人联想到“邻家面包店”的白衣裳,微笑着向笔者吐露了这样的抱负。

在临时搭建的“南三陆Sansan商业街”上开店的“雄新堂”面包糕点店店主阿部雄一

松岛町:町内行政终于迈入“重建”阶段

笔者还走访了因“日本三景”之一的松岛而闻名于世的松岛町。这里也是我此前每次灾区采访行动的必去之地。尽管该地区受灾程度较轻,但仍有21人因地震相关原因丧生。

时隔许久再次见到大桥健男町长,他的表情比地震数月后与我初次见面时显得平和了几分。

“那段时间一直疲于处理灾民问题,不过总算是在2011年度内找到了重建的头绪。今后,我准备正式开展重建工作,首先致力于恢复道路与港口、完善民众避难通道等具体事业。”

我还听说了一个符合松岛外国游客众多这一地方特色的轶闻。据说地震促成了一段国际交流故事。

居住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凯瑟琳、米歇尔和艾瑞克・保罗一家三口在松岛旅行时遭遇了那场灾难,极度混乱之中,幸亏受到当地居民帮助才得以平安回国。回国后,一家人与亲属共同建立了“松岛救济基金”,捐赠了265万日元(3万3000美金)善款、暖炉和家电产品等,并于去年夏天接待了松岛町内的10名初中生赴美寄宿访问。大桥町长计划今年夏天亲赴当地,加深跨越国界的情谊。

 “希望中央继续提供充足的预算”

宫城县松岛町的大桥健男町长

据大桥町长介绍,灾后数月内,本应在预算和人员方面给予支援的中央却行动迟缓。比如,在申请用于修复町内道路的补助时,仍然不得不经过繁琐的程序和漫长的时间才最终获得批准。据说2011年末制定出作为重建方针基础的町内震灾重建计划,并于1年前成立复兴厅这一部门后,各种手续办理时间缩短,重建事业终于有了起色。

尽管如此,町财政依然不容乐观。该町2011年度的一般会计决算为94亿日元,较震前50-60亿日元的规模增加了约6成。2012年度更是飙升至162亿日元,2013年度甚至列出了高达190亿日元的一般会计最初预算案。增加部分几乎全额用于重建相关工作。截至2012年11月,包括建设灾害公营住宅和强化渔港设施功能在内,计划以复兴厅为窗口、利用中央重建交付金实施的事业项目共计36项。大桥町长继续说到:

“各项事业均已完成设计和调查工作,马上就会进入开工阶段。正因为每一项事业都与居民的生命线密切相关,所以希望中央继续提供充足的预算。同时,本町将会努力招商引资,保障就业,并积极招徕海外游客。”

尽管拥有得天独厚的观光资源,但松岛仍然是一个面临渔业人群老龄化和人口减少等问题的小型自治体。现有人口约1万5000人。就支柱产业之一的观光业而言,2012年的游客人数也从地震前的全年约360万人锐减至260万人。

安倍晋三政权2013年度预算案中,管理重建预算的重建特别会计经费为43840亿日元,较2012年度增加了6000亿日元。最初设定的5年19万亿日元的重建预算总额扩大到了25万亿日元。大多数受灾自治体原本就面临日益加剧的人口稀少和老龄化问题,独立实施重建工作更是举步维艰。包括深受核电事故困扰的福岛县在内,中央有责任为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灾民保驾护航,直到他们的生活完全恢复正常。

(2013年3月6日,摄影:KODERAKEI)

新闻工作者。1965年生于北海道。曾任《北海道新闻》记者,后成为自由撰稿人。主要为《AERA》《中央公论》《新潮45》《PRESIDENT》等杂志撰写人物报道、社会类通讯报道等文章。著书有《速记员们的国会秘录》(新潮新书,2010年)等。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无声呐喊的死者与目不可见的悲伤与“死者”对话,共同生存下去——只有立足于这种思维才能开辟真正的“重建”之路。敢想敢言的新一代评论家若松英辅认为,要生活在“3.11”后的世上就不应无视“死者”的存在。
  • 为了实现梦想东日本大地震夺去了两名美国人的生命。当时在宫城县石卷市教授英语的泰勒・安德森(Taylor Anderson,时年24岁)便是其中之一。地震后,安德森一家继承泰勒的遗志,设立了追悼基金。该基金一直通过为民间援助活动提供资金,帮助灾区的学生和儿童。地震发生两年之际,本网站诚邀泰勒的父亲安迪先生和弟弟杰佛瑞为我们撰写了这篇文章。
  • 通讯报道 重访灾区(下篇):保障“日常住宅”是一个关键环节东日本大地震引发的海啸摧毁了日本东北太平洋沿岸地区的绝大部分建筑,住宅和基础设施的重建工作是当下的一个重大课题。媒体人菊地正宪先生亲赴灾区,就灾区的城市重建工作进行了采访。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