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学习日语
我的日语学习法:Marei Mentlein(NHK“电视德语”讲师、随笔作家)
“日语母语者”所不具备的自由表达

Marei Mentlein [作者简介]

[2013.07.05]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NHK德语讲座讲师,西方推理小说介绍栏目撰稿人Marei Mentlein讲述了她童年时代与汉字的相遇以及用日语写作的乐趣。

我第一次看到汉字,是在小学低年级时期,伯母带我去民族博物馆时,看到一件展品中写有一个“羊”字。当时的印象至今依然历历在目。本来我就通过儿童图书对日本抱有一定程度的兴趣,自从那次亲身体验之后,我被汉字迷住了。这就是我的“日语生涯”的开始。

空想的亚洲风景图画和自创的“汉字”

小学生时期是最富于幻想的年代。我没有日语语法知识,画图画时,在凭空想象“亚洲”的风景中,必定会写上我自己创造的“汉字”和那个“羊”字。在孩子的心中,和冗长的德语拼写体系不同,每一个汉字表示一个概念和一个世界,非常优美,而且写得快(我用汉字和德语各写了一个“羊”,比较了所用的时间)还省地方,从实用性上看,也觉得非常合理。以上这些理由,特别是后面的几点或许是出于“德国式”的思维,就这样下定决心,不久的将来自己也要学会写汉字。

如果只想掌握“汉字”,中文也是OK的。但是,总而言之我和日本有“缘”。后来,在14、5岁时,我决定去附近的文化学校上日语入门课。但是,这个讲座全部用罗马字授课,“konnichiwa(你好)”结束后,马上就进入了“被动式”这种中、高级的语法学习阶段,懵懵懂懂之中,这个讲座就结束了。

接着,我看到报纸的介绍,参加了基尔市内的一个高中“日语俱乐部”,难得的是那里使用的面向高中生的日语教材是正正规规地从平假名、片假名开始的,还教授汉字,这正和我的心意。一心想要写“正宗”日语的我,为了赶上授课进度,凭着这股干劲儿,仅用一天就熟记了初级语法,接着为记平假名,还自做了识字卡,按顺序不断反复地书写全部平假名,就这样我完全投入到了日语俱乐部的学习中。现在想来,这种干劲儿偶尔还是很重要的。

与日本朋友互换日记

1999年,我16岁时一个人独自来到日本,在兵库县姫路市的一所县立高中度过了10个月的留学生活。当时我的日语水平还只是“我买苹果”这种程度。也就是说,当听到日语时,只能勉强就听懂的几个单词,结合周围的情况,在脑中通过重新整理,模模糊糊地揣度出那个场合下讲话内容的概要。在头脑中考虑好的“语法正确”的日语句子,一旦要说的时候,刹那之间就变得“为时已晚”了。实际的会话过程就是这样,对“不想出错”和“正确”的执著,妨碍了我外语能力的提高。

在姫路市的高中留学时,我还参加了当地举办的活动

其间对我帮助最大的,是学校的同学和电视。学校里我有两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并和其中一个写交换日记。我们互相用英语和日语写,帮对方纠正错误,同时把自己的想法、想为对方介绍的事情写下来。虽然我在会话中总是错过讲话的时机,但在日记中可以按自己的节奏写日语文章,日语水平也随之慢慢地提高了。

当时,由于互联网还没有充分普及,学习日语的工具,基本上就是教科书和词典,还是不能即时检索生词的时代。于是,对第一次听到的词语、表达,我总是冷静地观察大家是在怎样的情况下使用的,以此来帮助自己理解和应用。电视里新闻、综艺节目的“字幕”,也帮了我大忙。某个词语如何发音和书写,只要看电视就能明白。如今一定有许多其他有效的好方法(去学日语),但我认为当时的努力都不是徒劳的,因为我从中学会了倾听和耐力。

博客令我发现了“日语写作的喜悦”

摄于早稻田大学留学时。在大隈重信的铜像前

我在波恩大学读的是日本学,三年级时,赴早稻田大学留学一年。

留学期间主要课程是学习日语。在掌握了基础之后,遭遇了一段“碰壁”时期。这是因为课本上学到的文法,和实际会话,亦即生活中的日语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差异。既有口语,也有敬语。比如课堂上常说,双重敬语“在文法上是错误的,不可使用”,但实际上虽遭批评,仍在社会上广泛使用。冲破“理念与现实”矛盾的契机,是当时刚刚出现流行征兆的博客。

那时,为了给家人和朋友介绍日本的生活情况,我开始了德语的博客。但当我得知日本朋友也想读我的博客时,我又开始尝试用日本来写,并因此出现了转机。博客和学校的要求不同,无需“使用正确的语法”,在这个空间里,我可以自由地使用、实践或确认“用日语进行的风趣表达”和“我所体会的活生生的日语”。而且,我不再孤独一人,而是通过与周围人的交流,检验文章内容的妥当与否。这样一来,对什么是“真正通用的日语”这一问题,我找到了非常满意的答案。

扼杀夏日的少女》是奥地利作家安德烈亚斯・格鲁伯(中)的首部日文版作品。在今年3月的发行活动中担任主持人和翻译。左为德国文学翻译家酒寄进一 

写了5年的这个博客大大地改变了我的人生,因为它不仅仅提高了日语水平,更为重要的是让我发现了“写作的喜悦”。在日语中特有的感情表达中,有许多单词都是德语所缺乏的概念表现,不知为什么它们都与我非常适称。或许我的日语语感和日本人不完全相同,但反过来又觉得,我可以用日语母语者或许想不到的那种无拘无束的表达方式来驾驭日语。

(2013年5月30日) 

德国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基尔人。NHK外语学习节目“电视德语”、“每日德语”讲师,执笔专栏文章和随笔,其中包括早川书房的《推理杂志》连载《跳出北纬54.2度的书架》等。还为德国驻日使馆主办的面向日本年轻人的网站撰写介绍德国推理小说的连载。1999年-2000年在兵库县立姫路饰西高中留学,2004年-05年获文科省奖学金,留学早稻田大学,2008年毕业于波恩(莱茵弗里德里希•威廉)大学。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