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学习日语
我的日语学习法:马克•贝尔纳韦(《看漫画学日语》作者)
[2013.09.17]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西班牙的日语翻译家马克•贝尔纳韦因小时候看动画片而对日本文化产生兴趣。通过自身的经验,他想出了利用漫画的学习方法,编撰了日语学习书籍,并被译成7国语言,在世界拥有广大读者。

马克•贝尔纳韦

马克•贝尔纳韦Marc BERNABÉ1976年生于巴塞罗那,毕业于巴塞罗那自治大学笔译口译系日语专业,创设了以翻译动画片为中心的Daruma Serveis Lingüístics公司。著作有《Japonés en viñetas (看漫画学日语)》丛书(Norma, 2001-2006)、《Kanji en viñetas(看漫画学汉字)》(Norma, 2006)、与Verònica Calafell改编了James W.Heisig博士为西班牙语国家读者撰写的著作,合著了《Kanji para recordar(学记汉字)》(Herder)、记述日本见闻体验的《Apuntes de Japón(旅日随笔)》(Glénat, 2002)等。在动漫翻译上也取得卓著的成就,在马德里的漫画博览会上自2010年以来连续4年荣获最优秀奖。官方博客:Mangaland http://www.mangaland.es

漫画,学习日语的契机

世界各地都有因为喜欢看漫画、动画而对日语产生兴趣的年轻人,西班牙的翻译家马克•贝尔纳韦就是其中之一。从儿时就熟知的《阿拉蕾》、《筋肉人》、《足球小将》、《龙珠》等动画中受到莫大影响,使他倾心于日本文化。

“这一系列作品,让我有幸与日本文字相会相识。当时的动画,字幕背景仍保留着日语文字,在我看来那简直是令人难解的象形文字。我被画面上出现的假名、汉字深深吸引,甚至在年仅12岁时,就决心将来要学习这种语言了。”

但是,由此更上一个台阶,能够流利地讲日语,读写复杂汉字的实例是不多的。但是,贝尔纳韦不仅在阅读漫画的过程中掌握了日语语法和词汇,还“现身说法”,将自己的学习方法归纳编写成书。

这就是《看漫画学日语》丛书(1998年-)。它是从在动漫月刊杂志《Do-Can》上作连载开始的。2001年由Norma公司出版了图书,在欧州、美国、中南美等日语学习者中大获好评。现在,该丛书用西班牙语、加泰罗尼亚语、葡萄牙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英语等七种语言共出版了7册。书中对理论上难以说明的地方,结合实际应用场面,用喜闻乐见的漫画形式进行通俗易懂的举例说明,这便是该书畅销的最大原因。

被译成各文种的《看漫画学日语》丛书

汉字,最大的障碍

日语仅停留在入门阶段难以进一步提高的学习者很多。不适应汉字文化的学习者碰到的一大障碍就是汉字的学习。为此,贝尔纳韦与Verònica Calafell合作编写的《学记汉字》一书成为人们学习的好帮手。这是根据发明了著名的汉字记忆法的James W. Heisig博士(※1)的英文著作《Remembering the Kanji(记忆汉字)》,由他们二人专为西班牙语国家读者编译的。据说,碰巧James W. Heisig博士利用研究休假逗留巴塞罗那,期间他们直接见面,谈得非常投机,一拍即合,使这本书得以问世。

该博士的方法,是将2000个汉字及其意思,按照汉字各部分的结构进行说明解释,以期提高对汉字的形象记忆力。

化兴趣为动机

但是贝尔纳韦也承认,即便动脑筋找窍门,要掌握日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学日语很辛苦,要有坚强的毅力。最重要的是动机。必须时常意识到,要发挥主观能动性,激发学习的动力。”

对贝尔纳韦来说,他的动力就是漫画。一心想看下去的念头,促使他认识了更多的汉字,读速也不断得到提高。

“首先,关键的一点是要找到这种动力的源泉。漫画也好,动画片也好、电视游戏也好,音乐、电视剧、电影、武艺、盆景……,什么都行。一是要将兴趣转化为动力,另外就是绝不可灰心、半途而废。”

那么是不是只要有了顽强的毅力和动力,无论怎样都能有所成就呢?

“确实,需要有相当顽强的毅力。如果我没有在日本的生活经历,那么能否达到现有的水平都很难说。不过也不是不可能。我认识的人中,有一位萨拉戈萨的著名律师,叫弗兰西斯科•巴贝兰,他就没有长期旅居过日本,却掌握了日语,甚至编撰了《日西•西日法律用语辞典》,水平非常高。”

与漫画大师的访谈

应该怎样才能穷竟所好呢?从贝尔纳韦的例子来看,答案似乎是要致力于富有刺激性的雄心勃勃的工作。其中之一,就是他以“Masters of Manga(漫画大师们)”为题的系列访谈。迄今已经用日语采访了松本零士、小池一夫、千叶彻弥、水野英子等漫画家30多人。

采访松本零士(左)。贝尔纳韦和Calafell以巴塞罗那旅行团导游角色出现在《蜡笔小新》49卷的画面中(右)。 ©臼井仪人,双叶社

“通过与作家的交流,还会产生一些难忘的趣事。比如,已故的漫画家臼井仪人把我和Verònica画进了他的作品《蜡笔小新》中。动漫不单纯是工作,也是我的最大兴趣之一。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当做工作去作,以兴趣为生,这是再幸运不过的了。”

(※1)^ James W. Heisig博士简历哲学家。1978年起任名古屋南山大学教授(宗教哲学)。在日语、中文学习者中,他以独创了汉字记忆学习法而闻名。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