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一战百年与日本
日本遵守国际法的情况与德军俘虏们的收容所生活

濑户武彦 [作者简介]

[2015.01.19]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各地收容了大约4700名德军俘虏。日本在对待他们时非常重视遵守国际法。笔者借助当时留下的资料,再现了俘虏们不乏文化活动的收容生活。

2014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正如其偶尔也被称作欧洲大战那样,第一次世界大战在日本几乎不会成为人们的话题。或许原因在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给人留下的记忆太过深刻。虽然同样称为世界大战,但其实两者之间存在显著差异。一战期间,日本曾以协约国的身份参战。但作为实质性战斗而言,只是与德国围绕中国山东半岛的青岛展开了攻防战,即所谓的日德战争,而且战斗仅仅持续了1个半月左右。最终,大约4700名德军俘虏被送入分布在日本各地的16个收容所,度过了5年多的收容生活。如今,人们已经遗忘了这段历史。

俘虏收容所的管理工作遵守了国际法

当时,战争俘虏的官方说法叫做俘虏。管辖俘虏收容所的部门叫做俘虏情报局。另外,虽然统称为德军俘虏,但严格来说,还有澳大利亚人、匈牙利人、捷克人和波兰人等混杂其中。不过,由于绝大多数俘虏是德国人,所以在提及俘虏整体时还是使用德军俘虏这个说法。

日本在对待德军俘虏问题上坚持了遵守国际法的原则。因为日本遵从了1907年10月18日在荷兰海牙签署并于1912年1月13日公布的“陆战法规和惯例公约”,即所谓的“海牙公约”。后文提及此规则时均称海牙公约。海牙公约第2章关于俘虏的项目第4条中有一款规定“俘虏应受到人道对待”。日本在早于日德战争10年的日俄战争中取胜后,一直致力于促使欧美各国认可自己文明国家的身份。因此,收容所内绝不允许出现虐待俘虏或强制其劳动的现象。

可是在1915年11月15日,久留米收容所发生了真崎甚三郎所长殴打俘虏将校(中尉以上军官——译注)的事件。时值大正天皇即位大典之际,收容所特别发给俘虏们每人1瓶啤酒和两个苹果,但两名俘虏将校以日德两国处于交战之中为由拒绝领取,真崎所长一生气就打了他们的脸。依据禁止虐待俘虏的海牙公约,俘虏们对所长的行为提出了强烈抗议,最后甚至演变成了要求当时还是中立国的美国派遣使馆人员出面协调的大问题。不久后,真崎被罢免了所长职务。我们可以认为这是非常罕见的事件。尽管各地的收容所也会发生低级所员与俘虏之间的琐碎纠纷,但几乎没有出现过称得上虐待的暴行。

德军俘虏照片反映出来的宽松纪律

〔图片1:鸣门市德国馆收藏 / 图片2:O・哈斯曼提供〕

〔图片1〕摄于1916年4月初,是香川县丸龟收容所所员与俘虏将校的纪念照。应该是收容所所长石井弥四郎大佐(佐相当于校官——译注)卸任纪念照。大概由于体弱多病的缘故,位于前列中央的石井所长看起来有点蜷缩着身子,而两边的德国将校却翘着二郎腿,显得挺威风,根本不像俘虏。或许可以说这从一个角度反映了俘虏在收容所内的待遇。

〔图片2〕是在名古屋收容所内抓拍的照片。拍照时间不详,但从着装来看应该是冬季。在收容所某个房间的向阳处俘虏们随心所欲的姿势,几乎感觉不到像是畏惧严格纪律的俘虏形象。

〔图片3:久留米市教育委员会收藏〕

〔图片3〕摄于1915年1月27日,地点在福冈县久留米收容所。当天,俘虏们举办了德国皇帝威廉二世诞辰庆祝会。照片展示了收容所所员山本茂中尉与俘虏们亲切谈笑的情景。山本中尉曾在德国的陆军士官学校留过学,能说一口流利的德语。有一名当时的俘虏在日记中写道,为了进一步提高山本的德语能力,收容所方面安排山本与一名俘虏互相教授自己的母语。另外,虽然拍到日德官兵的照片很多,但他们露出笑容的照片却极少。

高知大学名誉教授。专攻德国文化。1970年东北大学研究生院硕士课程结业。主要著书有《来自青岛的士兵们——第一次世界大战与德军俘虏的实际情况》(同学社,2006年)等。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