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治理:日本的企业能否实现改变?

努力提升治理能力,彻底追究违规问题——访C&I Holdings CEO村上绚

财经

C&I Holdings投资公司的CEO村上绚是一位致力于提升企业价值的“维权股东”,她向我们阐述了自己强烈呼吁企业经营者们加强企业治理的投资理念。

村上绚 MURAKAMI Aya

生于1988年。父亲是在本世纪初风头甚健“维权股东”、“村上基金”投资集团董事长村上世彰。庆应义塾大学毕业后进入摩根斯坦利MFG证券公司。后来进入C&I Holdings,2015年就任该公司董事长。

1999年,原通产省官员村上世彰主导成立了名为“村上基金”的投资集团,主要投资一些不善处理自有资产、股价低估的企业,逼迫企业增加股东回报和实施业务变现,作为“维权股东”受到了广泛关注。2006年,村上参与了活力门公司收购日本放送公司股份的行动,因涉嫌内幕交易而遭到逮捕和起诉,旗下基金也随之清盘。

继承了“村上基金”投资风格的“C&I Holdings(HD)”公司全面提倡改善企业治理,强势要求投资对象企业提升企业价值。现在,该公司正逼迫东证一部上市企业、日本顶尖电子零部件贸易公司黑田电气通过增加股东回报和有效利用闲置资金等手段加强企业治理,并聘请村上世彰等四人担任社外董事,作为“维权股东”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此次,我们采访了该公司董事长村上绚女士。

购买市净率(PB)较低的“低估股”

——首先请您谈一下C&I Holdings的投资方针。您是如何筛选投资对象的呢?作为投资者,您考虑的投资因素是什么?

村上绚CEO

  C&I的运营资金基本上都来自村上家族的私有资金。以前家父(村上世彰)做基金时管理着客户的资金,负有受托责任。而现在,我们基本上自行承担了所有风险。因此可以进行长期投资。

我们买的基本上都是估值偏低的股。大家经常容易误解我们买的全是企业治理不力的公司的股票,因为低估值的公司往往企业治理较差,所以大家认为我们说白了就是在投资企业治理不力的公司。

那么,就“低估”的判断标准来说,无疑包括市盈率(PE)和市净率(PB)。比如,对比日美股票市场时,在市盈率方面几乎没有差异。

如果从市净率来看,则美国为3倍,日本为1.5倍,差异就相当大了。在这个意义上,日本有很多市净率较低的公司。

鉴于(去年开始采用的)“管理行为准则”【编辑部注:在日本的正式名称为“负责的机构投资者”各原则】和(今年6月开始采用的)“企业治理行为准则”,要说今后日本还有哪些地方存在提升股价的余地,那就还是市净率。因此,市净率跌破1倍的公司将会更多地成为投资对象。

将行业重组纳入视野的中长期投资

——在日本的投资世界中,像C&I这样从中长期角度关注低估值股的投资公司是否还会被认为是异类呢?

村上

  虽然我不自认为是“异类”,但周围经常有这种评论。什么是异类?恐怕指的是我们即使最终会成为敌人也要展开行动。C&I始终把企业治理作为投资理念这一做法或许也导致我们看起来更像“异类”。

从10年前家父担任“村上基金”董事长的时代以来,这种立场基本上就没有变过。不过当时“治理”一词在社会上尚未普及。而现在重视企业治理已形成潮流。虽说逐渐在改变,但大家还是倾向于关注股东回报、回购股份、分红政策等。

我们一直强调提高资本效率,其中不只包含股东回报、分红政策,还会考虑行业重组、企业的收购、合并、出售(投资对象)公司等可能性。

因此,如果要说我们跟(所谓的)投资基金有什么区别,我想区别就在于我们会强烈要求(企业方)提高综合性的资本效率。有时投资周期会变长,有时内部收益率(IRR)会降低。但投资基金是用客户的资金实施投资,所以不能这么做。

C&I追求的是企业治理和资本效率的提高,所以为了实现有助于从中长期角度提升企业价值的投资,我们的投资行为和投资基金略有区别,所以看起来可能有些异类的感觉。

大问题是经营者的违规行为,而非追求利润

——我觉得日本社会对于投资企业获得利益这种行为还存有道德上的排斥感,但另一方面却又残留着一种企业文化——企业是企业自身的,只允许听命于拥有经营权限的极少数利害相关者。

村上

  我觉得在企业治理行为准则的影响下,(企业行为)已经比过去大有改善。换言之,尽管没有从法律上加以约束,但毕竟是有了上市企业应该参考的指针,想必这份准则今后会越来越成为上市企业与投资者展开对话的前提,企业经营者将进一步发生转变。

不过,就社会整体而言,我觉得目前人们对通过投资获得利益的行为仍抱有强烈的排斥情绪。时至今日,日本社会似乎还保留着些许鄙视赚钱和谋利行为的风气。

比如以东芝的违规会计处理为例,追求当期利润的压力导致该公司提前计算了当期纯利润,最终酿成丑闻,这相当于在说不能追求利润。然而,他们错在违规操作,追求利润则是每一位经营者都会做的事情。

——C&I已是黑田电气的大股东,与该公司经营团队的对立问题现在闹得沸沸扬扬。8月21日,黑田电气召开了临时股东大会,否决了您提出的设立社外董事的要求。黑田电气抛出员工反对C&I提案的声明文件等材料说服了其他股东。

村上

  通过员工内部举报,我们得知该公司拿出的声明文件其实是伪造的。我们甚至已经掌握了录音证据,表明该文件是在(黑田电气的)董事长和总经理指示下捏造而成【编注:9月10日,黑田电气宣布将成立社外调查委员会对声明文件的“伪造”嫌疑实施调查】。他们抛出声明文件是为了促使投资者行使决议权,以便让自己处于有利地位。该公司竟然在股东大会这样一个神圣的场合,凭借伪造的文件诱导股东行使决议权,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是极其恶劣的违规行为。如果纵容这种行为,日本的企业治理就不会改善,所以我准备按照规范程序追究到底。

全力推动企业形成合理股价

——作为经济增长战略的一环,安倍政权希望加强投资者对企业的监督力度,推出了企业治理行为准则和管理行为准则,但作为一个现实问题,您认为它们有效果吗?

村上

  我觉得有效果,而且今后还将进一步显现效果。美国和日本差异较大的问题仅仅是留存收益。按净资产收益率(ROE)来看,美国上市企业的平均值大约是15%,日本是7%。两者相差的8%是什么呢?其实就是留存收益。换言之,如果留存收益锐减,那么日本上市企业的净资产收益率(ROE)就会变得和美国企业相差无几。尤其是留存收益规模较大的公司大多都是交叉持股的。换言之,市净率为0.4、0.5的公司的净资产都高于市价,而且绝大部分公司的房地产资产和交叉持有的股票较多。

经过雷曼危机和东日本大地震等事件后,我觉得只要观察统计数据就应该明白需要计算多少风险权重了,但日本的许多上市企业在这方面一直比较懈怠。

通过直接融资筹措资金的前提是维持应有的合理股价。现在的日本企业根本没有做到这一点。另一方面,如果要说现在日本经济有什么问题,那就是大家都不从银行借钱,换句话说,虽然货币供给量一直在增加,但进入市场的资金并没有增加。因为大家都有留存收益。

如果大家都不从银行贷款,银行的利润也不会增加。金融本来如同血液一般,只要实实在在地流动起来,就会对经济活动产生积极影响。我认为上市企业的相关人员必须计算风险权重,据此筹措资金。

应该将自有资金用于投资,争取扩大收益、提升股价

——依您所见,随着企业治理思想的普及,股东的发声是否会大大改变企业持有大量不用于投资的闲置资金这种现状呢?

村上

  管理行为准则出台一年半有余,企业治理行为准则出台刚半年,我觉得已经发生了飞跃性的变化。海外维权基金在日本的活动也日渐活跃。因此,我认为投资环境正实实在在发生着改变。

——您刚才提到好公司要提高资本效率,那么具体来说,怎样的公司或经营者符合好公司的条件呢?

村上

  像SoftBank那样尝试挑战,做出成果的公司就是好公司。尝试挑战指的是诸如将留存收益用于可靠的投资,或者加杠杆追求更大利润等行为。事实上,这种公司的股价一直在上涨,企业规模也在扩大,所以我愿意作为股东来支持这种公司的经营者。

决定与父亲走上相同道路的原因

——接下来想问一些您个人的问题。令尊村上世彰先生的“村上基金”2006年清盘后,出现了雷曼危机、东日本大地震等事件,这十年间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此期间,经常有人将您与十年前的父亲相提并论,或是在采访时加以对比,您对此作何感想?

村上

  我想媒体基本上都不是冲着我来的,而是希望见我父亲,希望听到我父亲的评论。大家通过我父亲关注了我们公司(C&I),我本人觉得很感恩。拜其所赐,我也获得了和大家分享自己对企业治理这一问题的看法的机会。

——令尊完成了实现阪急电铁和阪神电气铁路经营整合这样一项大事业,您对那时的父亲留有怎样的印象?

村上

  我当时在念高中,还不懂这些事情。那个时期正好在瑞士留学,也没有机会接触日本媒体。在从瑞士回国的航班上,机载电视播放了有关父亲的新闻,我非常吃惊。后来,父亲被逮捕,我在大学里遭人冷眼和非议,也曾对父亲抱有怨念。

如今和父亲从事相同行业的工作后,觉得父亲一直挂在嘴边的上市企业应有形象、企业治理完全没错。

——通常来说,如果父亲遭到逮捕,恐怕很多人都会选择不同于父亲的道路,但您却毅然决定继承父业,促使您这样做的动力何在?

村上

  父亲被捕这件事触动了我的好奇心,想去探究他到底做了什么错事。因此,大学毕业后,我进入了金融行业,几年后又辞了职,想尝试一下父亲所做过的工作。

父亲那个时代,企业治理的思想在企业中尚未得到普及。日本在上市企业方面还处在需要学习进步的阶段。因此,日本上市企业形成合理股价不仅符合日本的国家利益,也将有利于日本的经济发展。我希望为实现这一目标贡献微薄之力。

目标是让所有利益相关者感到满意

——您今后的目标是?

村上

  我觉得企业治理基本上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不能做出东芝和黑田电气那样的违规行为,也就是企业内部的合规、遵纪守法。另一个方面是企业经营者依据企业治理行为准则实现合理股价。

就现状而言,我觉得能够追究这种违规行为的只有我们(C&I)。东芝和奥林巴斯都出现过内部举报者,我判断这是上市企业经营者做出违规行为所产生的后果。

因此,我们在促使上市企业形成合理股价的同时,还将努力促使所有上市企业切实履行合规程序,并让包括企业员工在内的所有利益相关者获得较高的满意度。

(nippon.com编辑部依据2015年9月7日采访内容编辑而成)

东芝 企业 经营 企业治理 黑田电气 村上世彰 股东 利益相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