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老年市场观察日本老龄化社会

从数据看老年消费的实态

财经 社会

日本众多老人是富裕还是贫困?在老龄化社会中,担心“晚年破产”的不安情绪正在扩散,让我们通过各种数据来看看老年人家庭的实际情况。

老年人消费占个人消费的48%,但个人消费整体停滞不前

这十多年来,有一种消费需求看上去是上升的。那就是老年人消费。根据笔者的推算,家庭消费中,60岁以上的消费支出,在2003~2014年之间大概以年均3.1%的速度持续增长。特别是,在次贷危机之后的2010~2014年,年均增长率更为4.4%。

2014年的老年人消费,也就是户主在60岁以上家庭的消费,实际数额估计达到了115万亿日元。其规模占个人消费(除自有住房虚拟房租之外的家庭最终消费)的48%,相当于该年度名义GDP的24%(图1)。

为了不至引起误解,在此需预先说明的是,老年人消费的增加,只不过是我国人口比重逐渐倾向老龄化这种变化的反映而已。另一方面,年轻人的消费支出大幅减少。户主不到60岁的家庭的消费支出增长率,按照平均计算,2003~2014年之间的年均增长率为-1.9%。也就是说,作为整体的个人消费事实上是停滞的。2003~2014年,个人消费的年均增长率仅为0.1%,几乎为零增长。

老年人消费的增长,是因为人口结构中老年人比重不断增加,从而导致老年人消费增长而已,个人消费整体并不活跃。

以每户家庭来看,户主在60岁以下家庭的月平均消费额为27.5万日元,而户主在60岁以上家庭则只稍稍多于23.0万日元。户主在60岁以下的家庭大部分都是现职工作的家庭,而60岁以上的大多家庭是依靠养老金生活的家庭。随着家庭的老龄化,过去属于高收入阶层的50多岁年龄段,陆续成为60岁以上的家庭。这样,每户家庭的平均消费额这一平均数值,自然会随之下降。老龄化正成为导致经济增长率低迷的压力。

从理论上来说,如果60岁以上家庭的收入能进一步增加,那么老年人消费可能引领经济发展。但在社保支付能力日益下降的将来,实在难以想象老年人消费增长这一前景。社会养老金制度设置有与宏观经济联动的机制,即要先按一定比例扣除物价上涨因素后再支付。这样,依靠养老金生活的家庭户均购买力,将随物价上涨而下降。

未来的个人消费还将日益下降

虽然截至目前,老年人消费看上去还呈现增长态势,但今后还能继续保持这种增长态势吗?我们可以通过对60岁以上人口的展望来思考这个问题。根据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推算的未来人口(中间值),2017~2025年人口年均增长率估计仅为0.4%(图2)。截至目前,支撑着老年人口增加的是“团块世代”(1947~1949年出生的人口)。比他们年轻5岁左右的那一代,人数就没有那么多了,因此老年人口的增加趋势也将变缓。

上面已经看过的2014年老年人消费额,如果按照年龄段分别计算的话,那么从60岁到70岁以上,各年龄段的消费额是逐步递减的(图3)。这是因为,随着家庭老龄化程度越深,家庭的户均消费额就会逐渐减少。

可怕的是,作为现职工作群体的20~59岁人口还将进一步减少。这一年龄段从2000年开始转入负增长,从次贷危机前后起更呈锐减之势。

今后,老年人口将不再增长,劳动人口也呈加速度下降之势(图4)。既然这样,有人主张引进移民就好了。但仅从2015~2020年来看,每年人口就将减少40~60万人。为了填补这个缺口,每年引进相应数量的移民,这在技术上是不可行的。在这样的背景下,希望那些对将来抱有不安之感的老年人群,为了未来的日本经济耗尽一生积蓄去扩大消费,那也太残酷了。

老年人消费中占比最大的仍然是食品类

那么,让我们关注一下老年人消费的特点。日本家庭的总户数为5034万户。其中,户主在60岁以上的为2566万户(50.9%)(根据厚生劳动省《国民生活基础调查》2014年版)。这些老年人家庭的突出特点是一人户家庭多,而且独居老年女性的比例很高。日本人越来越长寿,尤其是女性的平均寿命已增长到86.8岁(2014年)。独居老人中三分之二为女性。

让我来介绍一下老年人的消费,独居老人是如何消费的。家庭收入的差异导致消费动向呈现很大差别。因此,让我们来比较一下收入和消费金额上都相近的单身青年家庭(不到30岁)与一人户老人家庭(表1)。70岁以上的一人户家庭男性,消费支出每月平均为14.7万日元,而女性则为15.4万日元。另外,年收入也比年轻人多,老年人仍然继续存钱。

(表1)平均每户家庭的月收入与月支出

男性一人户家庭(日元/月)
平均 30岁以下 70岁以上
年龄(岁) 53.1 25.6 77.6
消费支出 172,278 155,619 146,821
 食品 44,279 37,167 37,012
 住房 27,592 39,118 15,508
 水、电、煤气 10,465 7,882 12,520
 衣物鞋袜 5,305 5,117 3,277
 医疗保健 5,278 1,194 7,203
 交通 6,280 7,700 3,894
 通讯费用 7,494 6,808 5,522
 文化娱乐 23,260 24,610 20,162
 交际费 12,049 8,530 14,786
收入 304,083 299,750 218,250
现有储蓄金额(千日元) 10,847 1,926 14,354
现有负债金额(千日元) 2,025 2,699 477
自有住房率(%) 50.9 9.3 77.5
女性一人户家庭(日元/月)
平均 30岁以下 70岁以上
年龄(岁) 63.3 24.7 77.2
消费支出 167,163 161,811 154,146
 食品 34,920 27,100 33,170
 住房 20,184 42,447 15,432
 水、电、煤气 11,614 8,486 12,255
 衣物鞋袜 9,107 9,072 6,999
 医疗保健 8,351 3,239 8,358
 交通 4,566 5,834 3,462
 通讯费用 6,828 9,669 5,231
 文化娱乐 19,165 19,199 18,335
 交际费 18,814 7,057 22,033
收入 214,917 232,417 178,500
现有储蓄金额(千日元) 12,149 1,449 13,373
现有负债金额(千日元) 767 784 382
自有住房率(%) 67.9 1.8 83.4

出处:总务省《全国消费实况调查》(2014年版)

他们的消费科目中占比最大的是食品费用。一般来说,老年人的恩格尔系数比较高。但和单身年轻人比较,则程度相当。只是,食品费用的内涵则有很大不同。老年人更偏好生鲜的鱼类、蔬菜和水果等,而单身年轻人这类消费少,在外吃饭居多。这种倾向,在两人以上的家庭中也是相同的。

突出的支出项目是保健费和交际费

而相反的是,老年人在住房、衣物鞋子、交通费上花费较少。老年人中拥有自有住房的比例很高,而单身年轻人家庭消费中很大一部分是用于支付房租的。老年男性在西服和鞋子上几乎没有开销。老年男性之所以没什么交通费开销,是因为比起乘坐交通工具来,他们在散步和走路上花费了更多时间。70岁以上男性平时平均散步37分钟(NHK放送文化研究所《国民生活时间调查》2010年版),大幅超过25分钟这个平均值。其中有老年人形成散步习惯以保持身体健康这一背景因素在起作用。

说起保持身体健康,老年人在医疗费用上支出也较多。他们在药品、诊疗费上的支出本来就比年轻人多,而在保健食品(健康食品和营养补品)上的花费也紧随其后,费用不菲。老年人的生活中,为了自身健康付出的时间和金钱变得越来越多。老年人群通常给人的印象是,总出去旅游、购物什么的,积极利用充裕的时间享受人生。我感觉,这一形象里有商家为了市场营销战略特意强化散布的信息因素。确实,在60~65岁的人群里,有很多人频繁花钱参加旅游团或住酒店,但随着年龄增长,他们用于文化娱乐活动的支出会有所节制。

稍微令人有些意外的是,虽然他们用于自身文化娱乐活动的费用逐渐减少,但交际费用却居高不下。与年轻人几乎没有交际开销相比,老年人中有很多人的交际费支出与他们还在工作时程度相当。交际费,是指用于家人之外的人的支出。具体来说,其中很多是礼品。老年人频繁支出的,有一类是为孙辈的消费。这类支出可能也被统计到交际费中了。另外,在交往中老年人或许有更多“我请客”的时候。交际费中的饮食费用,女性比男性花费更多,非常有深意。

70多岁的老人收入低,有些甚至“晚年破产”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老年人的经济差距问题。通常,经济差距是指有劳动意愿但却没有发挥工作能力的岗位,所谓基于机会平等上的不公平。无法得到机会的社会是令人窒息的。另一方面,针对结果不平等的评论却是有分歧的,因为也有批评声音认为,如果年轻时足够努力,年老之后理应不至于为生活所困。

在日本,随着老龄化的发展,结果不平等正成为大问题。比如,年收入不足200万日元的阶层中,70多岁的人群占54%(总务省《家庭经济调查(两人以上家庭)》2014年版)。低收入阶层中,65~69岁占17%,60~64岁占11%,可见多集中于70多岁这个年龄段。这也说明,有很多老人无法靠劳动获得收入,只能靠养老金过活。

从时间的变化来看,年收入不足200万日元的70多岁家庭的户数,现在为45万户,是5年前(32万户)的1.4倍,是10年前(20万户)的2.2倍,呈现出猛增势头(图5)。以前,在就业形势不好的时期,年轻人因失业而低收入化的情况很突出。近些年来,年轻低收入人群在减少。相反地,那些无法工作的70多岁老人,只能依靠养老金生活,收入越来越低。成为一时话题的“晚年破产”,就是指这些难以通过个人努力自救的老年人,单靠养老金已无法过活,陷入生活困苦之中的事例吧。

政府既然提出“1亿总活跃社会”这个听上去不错的口号,那么正好适合由政府来主导,提供机会让70岁以上的老人不受生活困苦。公共机构制造就业机会,从五六十岁的人群着手,为他们提供能够努力自救的工作岗位,这也是一个思路。如果只是在最后关头才提供公共救济,其作用终归是有限度的。日本今后有必要结合人口的老龄化,使社会设计变得更有弹性。

(2015年10月)

标题图片提供:时事通讯社

老年人 老龄化 团块世代 消费 晚年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