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日本财政健全化所面临的课题
处在历史性特殊状况中的日本财政:应该展示中长期社会保障蓝图

小黑一正 [作者简介]

[2018.07.10]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日本现在背负着巨额财政赤字。本文将为大家阐释其结构性问题和中长期风险。

无论从历史角度还是国际范围来看,日本财政都处在一种极其特殊的状况中。目前,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合计债务余额(GDP占比)已经超过了200%。这已经高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的1944年度,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从某种角度来说,问题或许比当时更加严重。理由很简单,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只要战争结束,债务情况就会逐渐改善,但如今的债务问题在于,在老龄化问题日益加剧导致社会保障费用不断膨胀的背景下,还面临着进一步扩大财政赤字的压力。

税收基础薄弱,对下一代的投资受限

观察日本的财政结构可以发现,财政建立在中央税收只能抵充60%的一般会计支出这样一种薄弱的税收基础之上。2018年度的中央政府初步预算案中,一般会计支出总额为97.7万亿日元,其中33.7万亿日元源于新发国债。税收(包含印花税)预计为59万亿日元,加上其他理财投资等收入,也只能达到64万亿日元。

再看财政支出构成的变化,我们可以发现,老龄化等因素导致的社会保障费用增加和公债余额累积导致的国债费用增加这种结构性问题非常严重。实际上,在2018年度预算案中,社会保障相关费用的占比最大,达到了33.7%(32.9万亿日元),加上国债的偿付及利息费用(23.8%,23.3万亿日元)和地方交付税交付金等(15.9%,15.5万亿日元),占比超过了70%。用于投资下一代的文教及科学振兴费用、公共事业费用等其他政策性经费占比仅有不到30%。

a05701cn_fig01

报纸等大众媒体的报道往往只是关注一般会计预算中“社会保障相关费用”的增长情况,但中央和地方负担的“社会保障给付费”的增长更为重要。2018年度预算,社会保障相关费用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的33万亿日元,引发热议,而由中央和地方政府经费及保险费负担的社会保障给付费则达到了约120万亿日元。最近几年,这项支出依靠的是保险费收入(约60万亿日元)、国库负担(约33万亿日元)和地方负担(约10万亿日元),在中央一般会计预算案中引人关注的社会保障相关费用基本上相当于社会保障给付费中的国债负担,只是社会保障给付费的一部分。

以每年2.5万亿日元速度递增的社会保障给付费

而且,正如通过图2可以发现的那样,中央和地方负担的社会保障给付费(决算数据)从2006年度的90万亿日元膨胀到了2015年度的115万亿日元,也就是在以每年大约2.5万亿日元的速度保持着递增。另一方面,消费税率上调1%,大约能增加2.5万亿日元税收,社会保障给付费的年增速大致相当于消费税率上调1%的增收部分。

另外,财务省的财政制度审议会财政制度分会通过由起草研究委员提交报告的形式公布的“关于日本财政的长期预测”(2015年10月9日)显示,到2020年度,医疗护理费用(GDP占比)约为10%(医疗约8%,护理约2%),2060年度时将上升到约16%(医疗约10%,护理约6%)。

这表明财政改革的核心在于社会保障改革,而日本的财政恶化到每年需要发行高达30万亿日元国债这种程度的主要原因是,针对必然会因为老龄化问题日益加剧等因素而增加的社会保障费,没有准备好资金来源。针对社会保障资金来源的缺口,本来应该通过征税来筹措资金。

法政大学经济系教授,专攻公共经济学。1974年生于东京。京都大学理学系毕业,一桥大学经济学研究科博士课程结业。历经财务省财务综合政策研究所主任研究员、一桥大学经济研究所副教授后,于2015年4月任现职。著作有《财政危机的深层——质疑增税 养老金 赤字国债》(NHK出版新书)等(作者照片摄影:尾崎诚)

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