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日语学校建成培养人才的“核心基础设施”

社会

来自越南和尼泊尔的留学生,其留学目的被指责为“外出打工挣钱”,但其中也不乏一些认真而优秀的年轻人,他们边打工边读书,目的在于升学深造。为了帮助这样的学生,并将日语学校建成培育有为人才的机构,需要行政力量介入并强化相关支援措施。

半工半读开创美好人生的留学生们

几年前,日语学校里来自越南和尼泊尔的学生猛增开始成为人们议论的话题。他们中很多人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当时我就此现象问征求一所日语学校校长的意见,他的回答是:“预科生如果打工的话,结果会怎么样呢?”

确实如此,在预科学校上学的日本年轻人,如果为了挣生活费而打工的话,几乎是没有希望考上大学的。更何况这些来自外国的青年,他们除了考试科目之外,还要掌握日语,需要付出数十倍于日本人的努力。所以,以考大学为目的在日语学校学习的学生,如果一边打工一边生活,意味着要付出艰苦的努力。但是,我也见过好几位曾经的留学生,他们经过艰苦奋斗如愿考上了目标大学,如今在日本或自己的国家活跃在各行各业。

比如,一位中国留学生回国后,在一家日资银行担任部门主管。他说,作为新闻奖学生一边打工一边学习的经历,造就了今天的自己。我在越南见到的一位中坚日资企业副社长,也曾是一名新闻奖学生。他说自己在日语学校上学时,深夜两点起床去送报纸,然后去上日语课,准备考试。他在大学时代曾荣获“学生领袖奖”,考上研究生时又获得了文部科学省奖学金的资助。他的一位师妹在岩手县的日语学校上学,也是一边在仙贝(一种日本米果——译注)工厂打工一边学习日语并准备考试,最后如愿考上了第一志愿国立大学,如今在横滨的一家日本企业里工作。他们都曾在胡志明市东都日语学校接受过培训。该校校长Nguyen Duc Hoe曾有过留学日本的经历,他教导学生们千万不要忘记自己的留学目的,要意志坚定地坚持学习。这番教导成为他们的精神支柱。此外还有一位尼泊尔男性,也是经过日语学校的学习考上了研究生,并获得了博士学位,最终成为一名大学教师。

家境富裕的学生不会选择留学日本 

现在,对于那些一边打工一边学习的留学生,人们喜欢用“打工赚钱留学生”“假留学生”这样的词来简单概括。但我们不应该忘记,其中有一些人克服了重重困难,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成为活跃在社会各界的有为人才。如果我们只选择接收那些有充足留学资金的外国青年,那么他们可能根本就没有机会来日本留学。

我们来比较2011年和2018年日语学校学生的主要来源国家和地区,可以看到,学生人数增至3.5倍,特别是越南留学生猛增至29倍,尼泊尔留学生也增至9.4倍。在这些国家,家境富裕的人倾向于选择美国,资金不那么充裕的则倾向于选择澳大利亚、英国等英语圈国家。越南年轻人之所以不顾语言障碍选择留学日本,一方面有进入越南市场的日企增加的因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留学期间可从事资格外活动(打工)的时间上限,日本比其他国家要长,即使留学资金不足也能边打工边学习。

另外,相对于日本规定留学生资格外活动时间上限为一周28小时(长假期间则为每天8小时),美国原则上禁止学习之外打工,澳大利亚规定两周40小时,德国和法国则规定为每周18.5小时左右。

在日语学校学习的留学生的主要来源国家和地区

2011年
顺序 来源国家和地区 留学生人数 比例
1 中国 17354 67.7%
2 韩国 2862 11.2%
3 越南 1046 4.1%
4 尼泊尔 957 3.7%
5 台湾 901 3.5%
6 泰国 385 1.5%
7 缅甸 381 1.5%
8 瑞典 170 0.7%
9 蒙古 161 0.6%
10 印度尼西亚 158 0.6%
  合计 25622 100%
2018年
顺序 来源国家和地区 留学生人数 比例
1 越南 30271 33.6%
2 中国 28511 31.7%
3 尼泊尔 9002 10.0%
4 斯里兰卡 3900 4.3%
5 缅甸 2543 2.8%
6 韩国 2455 2.7%
7 台湾 2101 2.3%
8 印度尼西亚 1558 1.7%
9 乌兹别克斯坦 1427 1.6%
10 菲律宾 1205 1.3%
  合计 90079 100%

出处:笔者根据日本学生支援机构《外国留学生在册情况调查》的结果制作

东日本大地震后,来自非汉字圈国家的留学生激增

然而,现在的日语学校在接收留学生方面存在着几个问题。

首先是学生选拔的问题。如上所述,如果仅以留学资金是否充裕为标准选择学生的话,那么来日本留学的学生会大幅减少。但是,因此去选择那些既没有足够的学习能力和资金,又缺乏学习意愿的学生,也是个严重问题。

来自非汉字圈国家留学生的激增,其契机为2011年发生的东日本大地震,中国、韩国、台湾等汉字圈国家和地区的学生纷纷取消赴日留学。日语学校相关人员对此抱有强烈的危机感,开始扩大招收此前留学生不多的非汉字圈国家的学生,多数情况下通过向当地的合作机构提供报酬的方式招生(据说每成功招收一名学生,向其支付7~15万日元)。

当地的合作机构有些开始做留学中介,为了招到学生,夸大在日本打工的收入,有些中介机构甚至招收以赴日工作为主要目的的学生。现在,这些国家对日本留学签证的审查更加严格,不仅要看申请者的收入,还会严格审查其学习能力和日语能力,然后才会发放留学签证。对于那些学习能力强、学习意愿强烈但留学资金不够的人,有必要探讨如何采取措施帮助他们。

每天伙食费仅800日元的穷困生活

其次是对学生的援助。在日语学校上学期间,日语说得还不够好,又尚未习惯在日本的生活,是最脆弱无助的时期。而现行制度对日语学校学生的援助非常不完善。其原因是,很多日语学校并无学校法人资格(*1),所以不属于文部科学省学校管理的对象。如果不是学校法人,学费会被加征消费税,也无法享受学生月票的优惠政策,而且领取奖学金的可能性也很小。

我们来比较一下在日语学校上学的来自汉字圈与非汉字圈国家的学生每月收支的主要项目。来自汉字圈的学生,2011~2017年家庭汇款金额上涨了27%。而非汉字圈的学生,家庭汇款减少了24%,以打工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学生比例在上升。伙食费和住宿费方面,来自汉字圈的学生在增加,而来自非汉字圈的学生在减少。来自非汉字圈学生的伙食费如果按日平均的话,每天仅不到800日元,可见他们日常过着极为窘迫的生活。

在日语学校上学的留学生每月收支情况(日元)

汉字圈
2011 2017 变化率
家庭汇款 88216 111812 27%
打工 65583 65604 0%
收入合计 133283 151066 13%
学费 51262 54328 6%
伙食费 25199 31762 26%
住宿费 40540 45847 13%
支出合计 130955 148176 13%
非汉字圈
  2011 2017 变化率
家庭汇款 86489 65337 -24%
打工 74929 92532 23%
收入合计 126754 141505 12%
学费 54211 53004 -2%
伙食费 25571 23731 -7%
住宿费 37559 30843 -18%
支出合计 122721 138432 13%

出处:笔者根据日本学生支援机构《自费外国留学生生活情况调查》的结果制作
注:设定家庭汇款的离群值为70万日元以上,打工的离群值为50万日元以上,收入的离群值为150万日元以上,收入和支出的缺失值为0。由于收支项目仅记录了主要项目,因此与合计金额并不一致。也有些学生没有接收过家庭汇款。

加强对态度认真的学生和学校的支持

如上所述,来自非汉字圈学生的家庭汇款额、伙食费及住宿费在下降,可以想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来自越南、尼泊尔等居民收入水平相对较低国家的留学生增加(根据世界银行统计,2015年越南人均GDP为2065美元,尼泊尔为747美元),二是同一个国家相对较贫困家庭的学生增加。他们当中,有的无法适应打工生活,疲惫不堪,难以专心学习;有的在日语能力没有充分提高的情况下就从日语学校毕业了;有的身心俱损,中途退学回国;有的甚至猝死或自杀。

有些日语学校,只要留学生支付学费并来上课即可,并不在乎是否取得教学成果。日语学校是留学生的重要场所,他们在这里为人生的下一个目标,即升学就业打牢基础,并形成对日本决定性的印象。学校有必要对学生予以充分指导和监督,使其不至于陷入困境,同时对认真学习的学生加强援助的力度。

日本入境管理局前职员坂中英德提出,相对于英语圈国家,非英语圈国家日本在吸引人才方面处于不利地位,为确保吸引那些兼具“年轻”“专业知识”“日语能力”三方面条件的人才,有必要通过增加留学生和合理利用永久居住政策确立“人才培养型移民政策”。在少子老龄化进程中,此类政策的重要性正在日益凸显。为了把日语学校建成培养满足上述三方面条件人才的“人才培养型移民政策”核心基础设施,需要加强行政力量的介入和支持的力度,从而提高教育质量。

标题图片:外国留学生前来参加由大型就业信息公司Mynavi举办的“外国留学生就业研讨会”。主办方介绍,今年的参加人员多于去年(东京都新宿区新宿NS大厦,2019年3月13日)

(*1) ^ 针对加盟日本语教育振兴协会的256所学校开展的调查(2018年),结果显示,学校法人和准学校法人占28.1%,股份公司或有限公司占56.7%。《学校教育法》第124条针对专科学校规定,“专门针对居住在我国的外国人招生的学校除外”,据说这是众多日语学校无法认定为学校法人的原因之一。

留学生 日语学校 日语学习 外国劳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