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贫困问题现状(上):低收入直接影响“饮食”和“育儿”,全靠社会公共救助支撑

社会

日本虽然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但同时儿童的贫困问题也很突出。根据最新统计数据(2014年),单亲家庭的贫困率,日本在发达国家中是最严重的。贫困在孩子们成长中不可或缺的“食物”“教育”方面落下浓重的阴影。

“真是帮了我大忙”

日本全国大约有3700多处“儿童食堂”,由志愿者免费向孩子们提供食品和活动场所。其中一个叫做“每日儿童食堂”,位于东京都板桥区大型住宅区高岛平的公寓楼一角。

8月初的一个傍晚,“每日儿童食堂”的负责人六乡伸司(55岁)正在满头大汗地准备着晚餐。40多岁的大西文子(化名)半开玩笑地说着“我来偷东西了”,走进了厨房。她从大手提袋里拿出塑料饭盒,盛满米饭和菜肴准备带回家。她离婚后现在带着3岁的女儿一起生活。由于健康问题无法工作,依靠社保救济勉强生活。在这里,孩子的晚餐是免费的,大人则收费300日元。大西说,“这可真帮了大忙”。

“今天的晚饭是麻婆豆腐”
“今天的晚饭是麻婆豆腐”

在这个20多平方米的“食堂”里,有8名小学生正在等着吃晚饭。那天的菜谱是一盘麻婆豆腐加米饭,还配有一碗大酱汤和生菜沙拉。所有孩子都开朗活泼、无忧忧虑。那么,这些原本应该在家吃晚饭的孩子们,为什么会到儿童食堂来吃呢?

六乡先生解释说,“来这里的多是母子单亲家庭的孩子。因为工作妈妈们回家都较晚”。漫漫长夜里,比起一边等妈妈回家一边孤独吃饭,还不如跟境况相同的小伙伴们一起吃,会感到胆壮放心吧。在提供经济方面的支援的同时,六乡先生还说,让孩子们有地方可待也很重要。所以,除了吃饭,六乡还让孩子们一起玩耍,辅导他们做功课。受到小孩子们喜爱的六乡先生,就像是他们的父母一样。

类似的食堂通常每月开放两次。但这家食堂则从早晨7点到晚上8点,包括周六日在内,每天开足马力运作,已成为孩子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每月来这里的人数多达800余人。

一天的伙食费660日元

援助单亲母子家庭的NPO组织“单亲母亲论坛”最近着力开展食品援助活动,最近一年里共向1785户家庭免费提供了箱装食品(价值约4000-5000日元)。

矢作圆(化名)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单亲母亲,和正在上小学二年级的女儿一起生活,每两个月接受一次“单亲母亲论坛”的援助。在物流行业打零工的她,每月到手的收入大概12万日元,再加上一般儿童补贴以及针对单亲父母的儿童抚养补贴等社会补贴,每个月还能再有大约6.5万日元收入。过去频繁更换工作,有的单位给交了社保,有的则没有缴纳,因此她对于将来能够拿到多少养老金感到不安。

她的这些收入,每月扣除房租、水电燃气费、电话费以及各种保险费用之后,能够充当伙食费就只有2万日元左右了,也就是平均每天伙食费仅仅660日元。“单亲母亲论坛”给她寄来的食物,包括5公斤大米及零食、罐头、咖啡等。矢作说,最珍贵的是每顿饭都要用到的大米。

低收入不仅拉低了伙食费,对兼顾工作和抚养孩子也产生了很大影响。矢作圆的工作,是根据订单数据,从数千种商品中准确选货取货装箱,每天工作7个半小时,“每天要在巨大的仓库里走上2万步”。由于不能出错,所以精神总是处在高度紧张之中。下班后,到儿童托管所接女儿,傍晚6点半左右回到家,然后开始做晚饭。一天下来,筋疲力尽。晚上的时间,“对于自己来说,是消除疲劳恢复体力的时候,孩子总是自己一个人玩儿”,只有周末她才能陪孩子。矢作说,为了不让孩子感觉穷,她通过二手网站买衣服,至少让孩子穿得体面。

孩子的未来

矢作圆的存款目前为零。对于女儿的将来,她说,“上大学不大可能。做个保育员或从事一个其他有一技之长的职业就好了”。

住在首都圈的若狭凌香(化名)今年四十多岁,2007年离异,9年后,上五年级的儿子不知何故开始拒绝上学。有相同经历的妈妈们劝告说,如果母子两人都呆在家里就一起完蛋了,因此她下定决心继续打零工。现在儿子上初二了。为了促使他自立,晚餐食材购买和烹饪就让孩子做。

地方政府的工作人员不时前来家访,孩子还接受着民间机构提供的免费家教服务。她对“政府和NPO组织的关照”表示感谢。不过,现在工作中仍然还会突然担心起独自呆在家里的儿子。

松本美纪(化名)是一位不到四十岁的单亲母亲,在餐饮店工作。她有两个儿子,其中正在上小学三年级的长子有轻度智障。松本在是“准正式员工”工作,因而劳动环境还算不错,但还是“担心十年后的事情”。因为,现在租住的廉价公营住宅那时就到期了,同时长子也将18岁,无法再享受儿童抚养补贴,从而失去经济援助。她不安地说,“那时候长子是否已经能够自立,能否挣钱,都是未知数”。

三个“没有”

根据厚生劳动省实施的全国单亲家庭调查最新数据,2015年全国单亲母亲的平均年收入(包括社会保障津贴和儿童养育费等在内)为243万日元。像矢作圆和若狭凌香那样的情况绝非例外,可以说是单亲母子家庭的一般状态。


不过,贫困问题还有无法用金钱衡量的方面。NPO法人全国儿童食堂支援中心“musubie”理事长汤浅诚(东京大学特聘教授)指出,儿童的贫困在于“三个‘没有’”,即“没有钱”“没有社会性联系”“没有自信”。

当今的城市中,当地社区及周围邻居间的关系日益淡薄,孩子们能够依赖的是家庭和学校。汤浅诚强调说,在家里,孩子们如果和劳累一天疲惫不堪的母亲长期无法充分沟通的话,“他的人生体验会很贫乏,结交人际关系也会变得困难”。

汤浅诚指出,在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财政状况日益窘迫的情况下,“公共资金无法完全照顾到”贫困家庭的孩子,因此“必须发展社会共助”。而目前的现状是,NPO组织及福利机构等积极务实的活动,也只能勉强地支撑单亲家庭的孩子们。

标题图片: “每日儿童食堂”负责人六乡伸司在与小学生交流

格差社会 单亲母亲家庭 儿童食堂 打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