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贫困问题现状(下):单亲家庭贫困率最高,根源在于日本特有的薪资体系

社会

“儿童贫困”问题,可以说就是单亲家庭的经济问题。如今离婚已不是稀奇之事,日本的单亲家庭贫困率高居发达国家首位,其背景原因在于日本特有的薪资体系。

打零工的局限

住在东京都狛江市的女性太田真弓(化名)今年38岁。她说,“我对自己当年做职业女性的资历还是有自信的,等孩子大一点儿可以放手的时候,我希望作为正式员工重新出去工作,能供孩子去上大学”——虽说这种积极乐观的单亲妈妈也是有的,但更多的单亲母亲,很难摆脱打零工的局面,为永远处于低工资状态而苦恼。

居住在首都圈的若狭绫香(化名)今年40多岁,离婚后不得不出去工作,家庭收入锐减让她诧异不已。前夫的年收入多的时候能有600万日元,比较起来,自己现在通过打零工从事福利相关的工作,年收入大概只有250万日元(包含了儿童补贴、儿童抚养补贴等社会性补贴)。

若狭绫香自认比那些大学毕业的男性正式员工“做了更多工作”,但想不通为什么在公司里有如此之大的薪酬差异。虽然也想过做正式员工,但上初二的儿子现在拒绝上学呆在家里,因而考虑到“正式员工很难突然临时请假”,也就只好做罢了。

在物流行业工作的矢作圆(化名)今年30多岁,频繁跳槽换工作。现在一家仓库干商品打包的重体力活,因而又在考虑换工作。她说,“一直没当过正式工,应该没机会被正式录用。所以我还是得找零工”。正在上小学二年级的女儿,放学后可由儿童托管所照顾,但这个服务只能利用到三年级,又没有余钱送女儿去上补习班,所以再过一年“就只能早点收工回家了”,那样一来,工资相应就更低了。

单亲爸爸

年底前来紧急咨询的求职人员(时事社)
年底前来紧急咨询的求职人员(时事社)

近年来,儿童贫困已不仅局限于单亲母子家庭了。从“就业冰河期”走来的男性中,非正式员工多,那些经济窘迫的单亲父亲家庭也在逐渐增多。首都大学东京人文社会系教授阿部彩独立开展的调查统计显示,2015年单亲父子家庭的儿童贫困率虽不如单亲母亲家庭那么严重,但也达到了22.4%。

这些单亲爸爸们奋起行动,于2008年成立了全国单亲父子家庭支援团体联络会(现为“全国单亲父子家庭支援网”)。该团体负责人村上吉宣解释说,“因非正式员工的增加和2008年的雷曼危机,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现在再用父亲或母亲的性别来区分单亲家庭问题已不合时宜了”。 他们开展的各种活动收获了成果,以前只以单亲母子家庭为发放对象的儿童抚养补贴,如今只要符合年收入条件,单亲父子家庭也能领取了。

10・8・6・4

前美国驻日大使卡罗琳·肯尼迪在2014年5月的一次演讲中对日本的现状评价说,“日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即便工作也无法降低贫困率的国家”。事实上,根据可以进行国际比较的最新统计数据——经合组织发布的2014年版“世界单亲家庭相对贫困率”排行榜,日本虽然单亲妈妈们虽然就业率高居世界前列,但贫困率在33个国家中最为严重,高达50.8%。

NPO法人全国儿童食堂支援中心“musubie”理事长汤浅诚
NPO法人全国儿童食堂支援中心“musubie”理事长汤浅诚

这其中的原因,是日本特有的薪资体系。NPO法人全国儿童食堂支援中心“Musubie”理事长汤浅诚(东京大学特聘教授)说,单亲妈妈工资低,是“男女性别歧视与正式和非正式雇佣的待遇差别这双重作用的结果”。 据汤浅介绍,日本的薪资结构(时薪)是“10(男性正式员工)、8(女性正式员工)、6(男性非正式员工)、4(女性非正式员工)”。

这种结构的依据是,如果作为全家经济支柱的丈夫所挣工资为10的话,那么全职家庭主妇的妻子能挣其4成,作为零花钱就足够用于出去吃饭和旅行了。汤浅诚指出,这种想法是以终身雇佣为基本形态的经济高速增长时期形成的模式。在丈夫可能因公司裁员而突然失业,或者因离婚增加导致妻子可能成为家中的经济支柱的现代社会,这个模式已经不适用了。对于女性来说,只相当于零花钱程度的工资是很难养家的。

同工同酬

相对于日本,欧洲各国单亲家庭贫困率比较低。首都大学东京的阿部彩教授指出,那是“因为欧洲很多国家同工同酬”。和日本不同的是,欧洲的职位工资是固定的,从事同一工作的人“时薪没有差别”,因此做同样的工作,工资差异基本上取决于劳动时间的长短。根据劳动政策研究与研修机构的调查,如果全职劳动者的工资收入为100的话,那么打零工的工资水平(基于2014年的可比数据),欧洲各国在66.4(意大利)-86.6(法国)之间,大大高于日本的56.6%。

日本也从2020年4月1日起开始实施“同工同酬法”。但是,日本还是有“正式和非正式”这种独特的区分,差距由此产生,就像阿部教授所言“国外研究人员对此很难理解”。比如,在一家运输公司同样干着驾驶员工作的A和B,正式员工A有可能会调动工作或变换工作内容,其待遇就比非正式员工B好。新法实施后,将力争消除这种“不合理的待遇差别”。

不过,如何判断合理与否,看来需要由“劳资双方制定规则,参考各种相关的诉讼判例并逐渐明确起来”(日生基础研究所副主任研究院金明中),要想缩小待遇差距并非易事。阿部教授对于新法持谨慎看法,认为“在方向上是符合时代要求的,但究竟能否真正防止劳动力市场的两极分化,还是个未知数”。

阶层社会

公共支援少也是日本单亲家庭贫困率高的一个原因。单亲妈妈中虽然有人希望能转为正式员工,但由于抚养孩子的原因,很多人只能继续打零工。阿部教授认为,即便新法实施,但有些工作如果靠打零工的话,工资估计很难提升。因此,针对工资的不足部分,“就需要扩大公共支援,让她们更容易获取生活保障”。

阿部教授从各种角度研究家庭经济环境对孩子的影响。她明确表示,学力低下、拒绝上学、欺凌、缺乏自信、体能下降、虫牙增多等“和孩子有关的问题,可以说没有一个是和经济条件没有关联的”。

有人说,当代日本比以前变得更加“金钱万能”了。孩子们的世界也无法免俗。因为是否上补习班、上升学率高的好学校,都很可能关系到学历的高低。“所以贫困带来的影响变得越来越大,我觉得日本社会的阶层正在固化”。

标题图片:参议院大会表决通过了儿童贫困对策推进法,Ashinaga学生募捐基金会秘书处工作人员加藤正志(左)等人在旁听席上欣喜不已(时事社)

【名词解释:什么是“相对贫困率”】

像一部分非洲国家那样,粮食和医疗药品等生活必需品短缺的状态,被称做“绝对贫困”。与之相对,我们把大大低于自己所在社会的一般生活水平的状态称为“相对贫困”。 收入低于通过特定公式计算出的贫困标准线的人数比例,即为“相对贫困率”。比如,2015年单亲家庭的相对贫困率为50.8%,这就意味着全国单亲家庭年收入(根据家庭人数有所调整),两人中有一人低于该年度的贫困标准额(年收入122万日元)。

手机 非正式雇佣 单亲母亲家庭 打零工 同工同酬 单亲父亲家庭 经合组织 分层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