蚕食“巨象”的冠状病毒,臃肿化的体育大赛走入狭路——东京奥运会面临的课题(2)

东京2020 体育 财经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扩散,全球各种大型活动纷纷被迫暂停,东京奥运和残奥会也不得不考虑延期举办。不断臃肿化的体育大赛走入狭路,动弹不得。在奥运会这头“巨象”轰然倒地之前,是否还有什么拯救之法?

推迟两年的论调有何考虑?

3月11日,突如其来的一条消息传开。《华尔街日报》刊登了对奥运会组织委员会理事高桥治之的采访报道,高桥表示“推迟一两年举办奥运会是比较现实的”。高桥只不过是一名理事,为什么在接受拥有全球影响力的美国经济类报刊的采访时发表了这番言论?欧美媒体也转载了这条新闻,相关人士对原因做出了推测。

高桥曾担任过电通公司的专务董事,在东京申办奥运会之时被称作“背后的关键人物”。据说他在电通担任高管的时期,通过国际体坛的人脉,给东京拉来了选票。这样一位深谙国际体坛内外情况的人物说出这样一番话,着实让人感到惊讶。因为推迟一年倒也罢了,“推迟两年”可就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意外方案了。

先看看如果推迟一年的情况,2021年夏天到秋天本来就排满了各类竞技的世界锦标赛日程。8月将在美国俄勒冈州举行田径锦标赛,7~8月在福冈举行游泳锦标赛,10月在乌兹别克斯坦的塔什干举行的柔道锦标赛(日程尚未公布)和丹麦哥本哈根的体操锦标赛。如果要在七八月份举办奥运会,那么就必须错开这些世界锦标赛的赛程安排。可是各大赛事都牵扯到国际竞技团体的赞助合同和电视转播合同。

再看看如果推迟两年的情况,2022年2月北京将举办冬奥会。同年还将举办足球世界杯,由于主办地在卡塔尔,为避开酷暑,赛期计划设在11~12月。换言之,夏季突然有了一个空档期。如果在这个时间段举办东京奥运会,全球就会因为三大赛事的连续举办而沸腾——或许存在这样一个符合商业利益的剧本。

如果不了解这一系列安排,想必他就不会说出“推迟两年”这样的话了。正因为体育商业活动专家这么说了,可见早已做好打算。

不过也有一些问题。2022年七八月的时候,英联邦国家要举办英联邦运动会,9月中国杭州要举办亚运会。它们都是仅次于奥运会的大型综合体育赛事。虽然关注度没那么高,但如果为了给奥运会让出档期而推迟举办,也会产生许多问题。

无论是一年还是两年,只要推迟举办奥运会,那么就会面临组织委员会的运营费用、多达数千名职员的人工费、志愿者的重新招募、门票的重新销售、比赛场馆和酒店的落实等种种令运营方头痛的问题。但如果中止举办,那么从申办成功以来的七年准备就会化为泡影。总之,必须要做出一个艰难的选择。

被商业束缚的巨象

在商业主义浪潮的席卷之下,奥运会不断趋向臃肿化。开端是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当时在奥组委主席彼得・尤伯罗斯的主导下,引入了“一个行业一家企业”的官方赞助商制度,从而抬高了赞助费。另外还通过出售电视转播权和周边产品等方式铺开商业活动,“尤伯罗斯经商手法”让一场不依赖税金的民间奥运会取得了成功。

这种手法瞬间传遍全球体育界。奥运会在国际奥委会(IOC)主席安东尼奥・萨马兰奇的指挥下进一步扩大规模,从1994年的利勒哈默尔冬奥会开始,冬奥会改为在夏季奥运会的两年后举办,试图实现商业机会的分散化。各个竞技团体也主动配合推进国际大赛的商业主义化转型,在赛程安排上努力做到和其他比赛的无缝衔接。

2000年,IOC和国际残奥委会(IPC)签署协议,确立了残奥会紧随奥运会在同城举办的原则。像这样对超大型活动进行整合后,赛事规模进一步扩大,残疾人运动的商业价值得到了提升。

于是,奥运和残奥会、足球和橄榄球世界杯、各种项目的世界锦标赛等超大型体育活动混杂举行的全球“体育日历”逐渐固定下来。

向IOC支付了最多转播费用的美国NBC电视台一边审视这些赛事的日程,一边对调整奥运举办时间一事面露难色。奥运会正式比赛总是按照NBC的要求来安排比赛时间的,这一点早已广为人知。

据说,之所以不能在秋季举办奥运会,也是因为秋季是美国的棒球、篮球和美式足球等专业赛事的旺季,NBC才始终不点头同意。在收费卫星电视广泛普及的欧洲,秋季也正好处在各国足球联赛赛季期间,早已成为吸引大批观众的一个主题时间。

“体育日历”可谓是早就排满了档,更改奥运举办时间将会波及其他大赛。而这其中,又常常存在着受到合同束缚的生意。

如今,奥运会已经变成了一头动弹不得的“巨象”。似乎有些东西正在慢慢蚕食它庞大的躯体,既不是战争,也不是台风或者地震,而是肉眼看不见的病毒。如果这头巨象想动一动,那么其他象就必须腾出空间。然而,现在要创造这种空间绝非易事。谁都未曾想到,此次的新冠病毒问题竟然暴露出了奥运会的这种形象。

“2020议程”改革方针的前景

IOC主席托马斯・巴赫到底在追求什么样的奥运会?

2013年9月走马上任的巴赫主席于次年,也就是2014年提出了名为“奥林匹克2020议程”的改革方针。据说这位曾是奥运男子击剑项目冠军、当过律师的德国人被称作踏实的“现实主义者”,拥有极强的协调能力。

“2020”这个数字包含着两层意思,一是从2020年东京奥运会着手推进,二是要在“20+20”共40个项目上力争实现改革。

议程提出了一种方针,允许在主办城市以外的城市或国家开展比赛项目。东京奥运会的马拉松和竞走项目改在札幌举行就属于这种情况。不过,这绝对谈不上可以遏制奥运会的臃肿化,从结果来看,费用反而会进一步膨胀。

针对夏季奥运会的规模,议程废除了长期沿用的“28类比赛”的赛事规定,改为以“310种项目”为上限。比赛和项目的区别是这样的,比如说,“田径比赛”属于一类比赛,“女子马拉松”和“男子100米跑”则算作一种项目。

比赛数量的限制消失后,又加入了主办城市的提案权,开始允许实施追加比赛。于是,东京奥运会就新增了棒球和垒球、空手道、攀岩、滑板、冲浪等五类比赛共18个项目。总数达到“33类比赛336个项目”,甚至多于上一届里约奥运会的“28类比赛306个项目”,完全与精简化思路背道而驰。

在举办东京奥运会之际,之所以承认主办城市的提案权,无非是考虑到了日本各大电视台的要求。棒球再次成为奥运项目便是一个标志。然而,下届巴黎奥运会已经确定剔除棒球、垒球和空手道比赛。

力争摆脱电视台的控制

如上所述,如果考虑到美国NBC电视台的影响力来看未来的走向,要想防止奥运会趋于臃肿化和赛程僵化,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运动员至上(athlete first),就必须重新审视奥运会和电视之间的关系。

IOC于2016年推出了名为“奥运频道”的在线视频网站。这也被写入了议程之中,可以看出IOC方面希望弱化电视台控制力的意图。甚至成立了“奥运电视服务”公司,自行制作国际影像产品。但即便如此,奥运会的财政依然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电视转播费。最终是否真的能够摆脱电视台的控制?目前暂时无法给出答案。

标题图片:国际奥委会(IOC)主席巴赫不久前刚在东京奥运会圣火火种采集仪式上致辞……(时事社)

残奥会 IOC 东京奥运会 东京2020 新型冠状病毒 疫情 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