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奥委会官员“无论疫情如何”的发言考验新政权——东京奥运会的课题

东京2020 政治外交 社会 健康与医疗

安倍晋三首相长达7年零8个月的长期政权落下了帷幕,标榜“继承安倍路线”的菅义伟出任新首相。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东京奥运会与残奥会推迟到明年夏天举办,但时至今日,围绕奥运会能否举办各方仍摇摆不定。值此日本政府政权交替之际,国际奥委会官员放话称,“不管新冠疫情如何,都要举办奥运会”。其意图是什么呢?

解读科茨副主席的意图

9月7日,在自民党总裁选举公告前夕,法新社报道了国际奥委会副主席约翰·科茨的发言。科茨还担任着监督东京奥运会筹备情况的国际奥委会协调委员会委员长。他在接受法新社电话采访时做出了如下回答。

“无论疫情如何,东京奥运会都将如期举办,在明年7月23日开幕。东京奥运会将成为昭示人类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一届奥运会,就像隧道尽头的一束光亮。”

“无论疫情如何”是什么意思?世界范围内疫情还在持续扩散,新冠疫苗研制过程的临床试验中也发现了副作用。因此距离疫苗研发成功,预计还需要相当一段时间。在这种情况下,无论疫情如何都要举办奥运会,只能认为是一种忽视选手与观众的健康与安全的不负责任态度。

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在9日的理事会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同样表示,“我们的原则是确保所有参与者的安全。包括科茨在内,国际奥委会所有相关人士都在全力以赴”。但是,科茨的发言是否也包含着其他意思呢?

与东京奥组委签约的日本国内大部分赞助商合同,将于今年12月底到期。虽然目前正在进行延长合同的谈判,但在举办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预计谈判将面临困难,目前还看不到能够确保收入的前景。

有分析认为,科茨这次是向东京奥组委伸出了“援手”。国际奥委会通过背书承诺“一定会举办”,目的也许是帮助东京奥组委顺利推进与赞助商的谈判。

但是,我们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分析科茨发言。如果东京奥运会停办,预计将产生各种补偿和损失。届时国际奥委会不愿独自承担决定停办奥运会的责任。原本是日本政府要求奥运会延期举办的。科茨的发言也可以理解为,国际奥委会要求日本方面就明年是否举办奥运会做出决断。

也就是说,科茨的这番话向新任首相菅义伟传达了如下信息——“即使日本政府政权更替,也不能放弃责任”。

提出延期举办申请的那位首相已经不在位了

根据与奥运会举办城市签订的合同,国际奥委会拥有决定停办奥运会的权限。举办合同由国际奥委会与东京都、日本奥委会签订,并以此为基础成立了东京奥组委。但是,“延期”并未包含在合同条款之中,而决定“延期”举办的是日本政府和当时的安倍首相。

3月24日,安倍首相在首相官邸召集了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等人,直接给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打电话,要求将东京奥运会推迟到“明年夏天之前”举办。有政界人士指出,这是安倍考虑到其自民党总裁任期截至2021年9月,想将奥运会打造成其长期政权的“谢幕舞台”。

对于当时正犹豫不决的国际奥委会来说,这正中下怀。因为在那之前,世界各国运动员和各国奥委会,对奥运会要如期举办接连提出了抗议。

原本,奥运会举办国的政府并非奥运会当事人,其立场应该是站在幕后支持奥运会举办城市。但随着奥运会规模不断扩张,国家对奥运会的参与程度也在不断加深。

安倍一直站在台前主导着东京奥运会。在2013年的国际奥委会全会上,安倍就核电站事故后福岛的状况向国际奥委会强调了其安全性,称“已经得到控制”,争取到了2020年奥运会主办权。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安倍扮成任天堂游戏角色“超级马里奥”登场,表现十分抢眼。

但是事情的发展出现了意外,日本方面的这位“关键人物”因旧病——溃疡性大肠炎复发卸任了首相职务。国际奥委会肯定在担心,“接下来日本方面由谁来负责”?

是由东京都还是日本政府来填补赤字?

安倍首相宣布辞职的第2周,围绕举办奥运会的问题,日本政府召开了新冠肺炎疫情对策协调会的第一次会议。东京都和东京奥组委也参加了此次会议。会上讨论了防疫对策和放宽奥运会相关人员入境限制等问题。

但是,与会人士中,能把握举办奥运会关键问题的人士应该很少。防疫对策固然重要,但如何确保高达数千亿日元的延期举办费用这个重大问题仍悬而未决。

决定延期举办已经过了近半年。但是,赛场究竟是采用无观众模式,还是限制观众人数,又或是不限制观众人数,现在都还没有做出一个决定。只要观众问题没有定论,所有的筹备计划就无法具体落实,预算也无法编制。

如果限制观众人数,预计为900亿日元的东京奥组委门票收入就将减少,针对已购票观众还会发生退票手续费等费用。即使按照预定计划吸引了大量观众,在防疫对策和出入境管理方面也需要投入巨额资金。

预想到财政紧张,东京奥组委正在研究简化举办奥运会的方案。据悉,国际奥委会方面虽然暗示了减少观众的可能性,但也已向日方传达意向,不允许举行无观众比赛,也不允许大幅缩小开闭幕式的规模。这样的话,经费削减似乎也很有限度。

按照约定,如果东京奥组委资金不足,将由东京都来填补财政赤字。但是,东京都政府已经将9000多亿日元的“财政调整基金”的九成以上用于了防疫工作。因此,当东京都无法填补财政缺口时,将由日本政府提供补贴。在日本提交给国际奥委会的“申办文件”中,明确记载了如下内容。

“在东京都无力填补的情况下,最终将由日本国政府根据国内相关法令来填补资金缺口。这种填补奥运资金不足的机制,在万一发生2020年东京奥运会全面停办或部分停办的情况下,也同样适用。”

时任首相安倍向国际奥委会明确表示用政府财政来做担保。也就是说,他是承担最终责任的“担保人”。

菅义伟政权是否能决定举办与否?

安倍在宣布辞任首相的记者招待会上,就本应由自己领导举办的东京奥运会做出如下表态。

“日本要按照既定日程,认真推进筹备工作,尽到作为东道国的责任。当然,我的下一任领导人,也会以这个想法为目标而努力。”

据悉,作为内阁官房长官一直担任安倍首相智囊的菅义伟,曾在接受体育类报刊联合采访时表示,“无论如何都要成功举办奥运会”。但是,在其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发表的政策中,却找不到有关东京奥运会与残奥会的任何记述,与国际奥委会也几乎等于没有任何联系。

在日本政界有越来越多的意见认为,新首相菅义伟有可能很快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虽然这取决于疫情发展状况,但已有媒体列出了大选投票开票日程可能是10月25日或11月1日。

防卫相河野太郎在网上演讲会中说,“10月份有可能解散众议院并举行大选。考虑到东京奥运会与残奥会推迟到明年举办,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可选择的时机其实很有限”。

也就是说,预测菅义伟政权发展的今后政治日程,已经和东京奥运会举办与否密切关联在一起。如果决定停办,对菅义伟政权的伤害是不可估量的。既然如此,那么在决定是否举办奥运会之前解散议会举行大选,才是上策。菅义伟首相将如何判断这一时机呢? 

国外有“举办其他类型赛事”的呼声

英国传来了令人不安的消息。国际田联主席兼国际奥委会委员塞巴斯蒂安•科在BBC广播节目中表示“(东京奥运会延期举办)有不确定性”,提到明年东京奥运会有可能无法举办。 

“也许有必要打破常规来思考,探讨创办其他类型的赛事。”

不知道他设想中的“其他类型的赛事”,究竟是什么样的替代性赛事。但至少,田径界的巨头已经开始考虑有必要举办立足于后疫情时代的新赛事了。

只要疫情不平息,世界各国人们就很难齐聚一堂举办奥运会。那么,是否这就有余地来探讨举办“分散型”赛事了?9月上旬,在国际奥委会总部所在地瑞士洛桑,举办了一场只有撑杆跳高项目的国际比赛,观众上限限定为1000人。据悉,当天巴赫主席观看了比赛。

“奥林匹克运动”,是一项通过体育活动来追求国际和平的运动,只有全世界的选手和观众齐聚一堂才能真正实现。但如果使用在线技术,即使赛场分散在全球各地,也是能够举办连接全世界的“庆典”的。其他的可能性确实也在扩大。

塞巴斯蒂安•科是奥运中长跑项目金牌得主,曾参加过因东西冷战导致参赛国分裂的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和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8年前,他还担任过伦敦奥组委主席。对于今春的新冠肺炎疫情,他曾表示“不能牺牲选手的安全”。有人说,这位国际田联主席的这一表态开启了东京奥运会延期举办的动向。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体育界很少有人站出来积极发表意见,体育依附政治的格局和过去一样没有变化。在“运动员缺位”的状况下做决策的东京奥运会与残奥会,受到人们质疑。现在,正是以日本奥委会为首的日本体育界应该发出自己声音的时候。

由于政治原因导致奥运参赛之路受阻,那时最受伤的是选手们。由于日中战争扩大导致交回了1940年东京奥运会主办权,冷战中决定不派员参加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都是政治主导的结果。我们决不能重蹈过去的覆辙。

标题图片:国际奥委会协调委员会主席约翰·科茨(时事社)

版权声明:本网站的所有文字内容及图表图片,nippon.com日本网版权所有。未经事先授权,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或部分复制使用。

安倍政权 东京2020年奥运会残奥会 IOC 新型冠状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