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员围绕种族歧视问题的主张与《奥林匹克宪章》-东京奥运会的课题

东京2020 体育 社会 历史

在9月的美国网球公开赛上,日本网球选手大坂直美坚持发声抗议种族歧视,因此而所受的关注甚至超过了人们对其夺冠的关注。日本运动员很少就社会问题发言,大坂的行为极为罕见。推迟到明年举办的东京奥运会与残奥会该如何应对运动员的此类言行,成为一大课题。要求废除《奥林匹克宪章》条文的呼声也日益高涨。

是否受到职业橄榄球联盟选手们抗议行动的影响?

大坂直美的父亲生于海地,母亲是日本人,她从3岁起在美国这个移民国家长大。她对种族歧视的抗拒或许是很自然的事情。与在日本长大的运动员相比,她这方面的意识自然也比较高。

此外,还有必要注意到美国体育界的整体环境。不少人认为,大坂直美行为之所以发生改变,是因为2019年她与美国体育用品企业耐克公司签署了赞助合同。特别是耐克公司声援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选手之事,更让人联想到这种关联匪浅。

那是发生于2016年8月的事。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明星球员、旧金山49人队四分卫美国人科林·卡佩尼克,在赛前拒绝起立唱国歌,而是单膝跪地以示抗议种族歧视。这一举动一时成为话题。

随后陆续出现支持和效仿他的其他球员,乃至引得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演说中激动地表示,“把那些对国歌不敬的球员揪出球场,球队老板应该开除这样的球员”。卡佩尼克在那个赛季结束后结束了与球队的合同,第二年成为自由球员。但3年多过去了,至今仍未确定所属球队。

在这过程中,耐克公司在2018年特意起用无法继续比赛的卡佩尼克拍摄了代言广告。在他的照片旁写着广告语——“总要相信些什么,即使为此牺牲一切”(Believe in something, even if it means sacrificing everything.)。

大坂直美在与耐克公司签约那年发布的广告,也和卡佩尼克的广告一样,信息指向很鲜明。

在广告视频中,大坂直美在默默练习击球,记者们纷纷提问——

“你觉得自己是日本人还是美国人?”

“请用日语回答提问。”

“训练完之后还是去吃炸猪排盖饭吗?”

大坂直美用食指挡在嘴巴前示意不要讲话,然后发球。之后,出现广告语——“改变世界,而非改变自己”(Don’t change yourself. Change the world.)。

在卡佩尼克和大坂直美的广告中,都蕴含了体育是超越种族和国籍的主张。相较于与歧视问题保持距离的日本企业,耐克公司通过运动员表达企业的理念,提高了品牌价值。

日本足球联赛和战前的日本也存在歧视问题

不仅在美国,欧洲足球界等也经常有观众向非洲裔选手抛出一些粗暴言论。近年日本足球联赛(J联赛)也发生了与种族或民族歧视相关的问题。

我想起了2014年的一件事,浦和红钻队的拉拉队在观众席入口处打出了写着“JAPANESE ONLY”的横幅。由于这句话可以解读出排斥外国人的意思,因此成为了大新闻。最终日本足球联赛官方对浦和红钻队处以严罚,规定那之后浦和队主场比赛不能有观众,导致其门票收入为零。

这样的歧视问题在其他俱乐部也发生过,可以看出排外思想正在日本体育界逐渐扩散。这已经不是国外的事情了,而是正在我们身边发生着的事情。

战前的日本体育界也存在歧视问题。比较有名的是,孙基祯、南升龙这两位朝鲜选手作为日本代表参加1936年柏林奥运会马拉松比赛的问题。当时朝鲜半岛正处于日本统治之下。

问题出现在该届奥运会入场仪式上。日本代表团是按照选手个子高低顺序列队的。据说排在孙基祯他们后面的日本陆军骑兵队马术选手抱怨说,“为什么我们要走在朝鲜人的后面?”

那时,担任日本代表团旗手的是田径三级跳远运动员大岛镰吉(其在后来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上担任日本代表团团长)。据说他当场怒斥那位马术选手道:“说什么呢!这里是奥运大舞台,是和平庆典。这里不分朝鲜人还是日本人。不喜欢的话就滚蛋!”

在奥运会的正式比赛中,孙基祯获得了金牌,而南升龙获得了铜牌。但朝鲜报纸《东亚日报》擅自修改了孙基祯站在领奖台上的照片,将其胸前的太阳旗涂成了白色。“涂抹掉太阳旗事件”成了大问题,《东亚日报》因此受到停刊处分,相关记者也被关进了监狱。

战后,南升龙继续竞技生涯,参加了波士顿马拉松等比赛。而孙基祯因为担心自己的行为发展成为朝日两国的民族问题,再也没有参加竞技比赛。

但是,孙基祯一辈子都没有忘记在柏林奥运会时受到的恩情,战后也一直与大岛镰吉保持交往。孙基祯在其自传《含泪夺冠》(讲谈社)中写道,“柏林奥运会田径选手大岛镰吉队长,让我明白了超越国界的体育友情之宝贵,希望我们从那时结交后至今不渝的友谊天长地久”。

沉默低调的日本选手与政治的关系

那么,在今天的日本,如果出现同样的种族或民族歧视问题,国内的运动员会表现出怎样的态度呢?

现在这个时代通过社交平台很容易发布信息。但是,却很少能看到日本运动员对于社会问题的主张。体育应该与政治保持距离的想法在日本根深蒂固,运动员们一直延续着全身心投入比赛才是美德的风气。

说起体育与政治的关系,比如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时,根据日本政府追随美国的方针,日本奥委会决定不参加莫斯科奥运会。日本政府向日本奥委会施加压力抵制莫斯科奥运会,暗示如若不从就取消选手强化训练费用的补贴。像那样的过去,毫无疑问直到现在也还是日本体育界的心理阴影。

这次东京奥运会,作为政治主导推进的国家项目前提下,日本体育界似乎也保持着沉默。伴随着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如何保障运动员的健康与安全,运动员方面发声很少,看起来像是把责任完全托付给了日本政府和东京奥组委。

但是,就像海外运动员积极应对社会问题一样,作为奥运会东道国日本的运动员也应该堂堂正正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既然大家是在全球化的世界上活动的体育选手,那么特别是在种族和民族问题上,希望他们能够发出明确的意见。

《奥林匹克宪章》的本质是什么?

《奥林匹克宪章》第50条明确规定:“在任何奥运场地、场馆或其他区域,都不允许进行任何形式的示威或政治、宗教或种族宣传。”

如果选手们在比赛场馆做出政治举动,预计会出现各种混乱。因为这是世界瞩目的奥运舞台。在追求彰显国威的国家操弄下,出现某些选手被政治宣传利用的情况也毫不奇怪。

但随着BLM(“黑命贵”)运动全球扩散,要求废除《奥林匹克宪章》第50条的意见在全世界范围内日益强烈。10月初访日的国际田联主席塞巴斯蒂安·科表示,“如果运动员希望在领奖台上单膝跪地,我愿意支持”,“运动员是世界的一部分,他们希望反映自己所生活的世界。对我来说,这完全可以接受”。

比起政治问题,全世界更应该思考的是彻底根除种族歧视这个普遍性人权问题。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应该好好看看《奥林匹克宪章》“基本原则”中的这一条文。

“奥林匹克宪章规定的各项权利与自由的享有,都不受诸如种族、肤色、性别、性取向、语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观点,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身或其他身份等的歧视。”

作为全球化的反动,如今排外主义盛行,新冠肺炎疫情导致人员流动与交流受限,加速了世界的分裂。奥运会能否起到填补这一鸿沟的作用呢?希望大家能够通过体育来重新思考奥运会的本质价值——对世界多样性的相互认同。

标题图片:美国网球公开赛上,大坂直美戴着印有被警察杀害的乔治·弗洛伊德名字的口罩接受采访(盖蒂图片社/共同社)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字内容及图表图片,nippon.com版权所有。转载或部分复制使用,请事先获得授权。)

美国 东京2020年奥运会残奥会 种族歧视 大坂直美 日本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