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剖析“东京2020”(上):美国NBC观众锐减暗示着奥运的未来

体育 东京2020 国际 财经

东京残奥会落下帷幕,奥林匹克史上的“东京2020年大会”正式结束。在新冠病毒引发的大流行病肆虐全球的背景下,本届大会不仅推迟一年举办,还采用了史无前例的无观众形式空场办赛。除了战争时期外,恐怕从未出现过如此艰难的情况。我们将分三次剖析这场麻烦不断的大型体育活动,思考其未来应有的状态。第一回谈一谈长期为奥运会提供财务保障的美国电视行业巨头NBC观众锐减的问题。

“一切将被忘却”的乐观想法

6月14日,NBC环球集团(NBC Universal,美国一家大型媒体集团,以下简称NBC)首席执行官(CEO)杰夫・希尔曾在某次会议上谈到自己对东京奥运会的预期。当时,日本国内围绕在疫情期间如何限制观众现场观赛的讨论正进入最后阶段。

希尔毫不在乎日本的疫情和限制观众等问题,放言“只要开幕式一开始,大家肯定就会忘记一切,乐在其中”。拥有奥运赛事美国独家转播权的NBC早已制定计划,将通过电视和网络,播放创记录的总时长达7000小时的节目。与此同时,NBC与120多家公司签订了广告合同。希尔曾颇为自信地表示称,东京奥运会有可能成为收益最高的一届奥运会。

NBC之所以如此强势出击,恰恰是因为处在疫情期间。想必他们考虑的是,大批民众会减少外出,待在家中收看电视。即使在日本举办有时差问题,仍然可以吸引观众。

开幕式是从日本时间晚上8点开始的。此时的美国西海岸是下午4点,东海岸是早上7点。尽管如此,NBC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可谓史无前例的清晨直播。当天在举行入场式的过程中还远程采访了美国代表团运动员,实时播出了他们从现场传来的音声。

由于采用无观众形式空场办赛,所以运动员的家属均未能前往东京。于是,NBC把美国代表团运动员的亲友请到位于佛罗里达州奥兰多的环球影城,安排公开观赛为选手们加油助威,试图通过这些精心策划,烘托出热烈的奥运氛围。

自伦敦奥运会以来,观众减少了一半

然而,就在奥运会日程近半的时候,传来了一个让人有些担心的消息。那是来自主要提供财经信息服务的彭博社的一篇文章。

“截至7月27日,奥运会日程近半,NBC旗下所有电视台晚间时段观众较2016年的上一届里约奥运会减少了42%。”文章介绍了这样一个事实,并报道称,NBC正在与担心收视率低迷的广告商协商补偿方案。

大会闭幕后,媒体发布了NBC黄金时段(晚间高收视率时间段)的数据。路透社发布的消息称,NBC广播网和数字平台合计的平均观众人数为1550万人。自1988年汉城(现称首尔)奥运会以来,NBC一直持有奥运会在美国独家转播权,而此次的观众人数则创下了历史最低纪录。顺便提一句,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观众人数是3110万人,2016年里约奥运会是2670万人。意味着短短九年间,观众人数减少了一半。

NBC的观众人数为何会大幅减少?据说是因为近年来用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观看视频的方式日益盛行,收看电视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但NBC这次还在去年上线的流媒体服务平台“Peacock”上播出了奥运赛事。统计数据也包含了这部分观众人数。换言之,将观众人数的减少归咎于观看奥运节目的媒体形态从电视变为了互联网这一点似乎说不过去。

那么原因何在?是因为和日本有时差,还是因为美国代表团的明星选手缺席,成绩也没有那么理想呢?又或是因为疫情相关消息太多,导致人们对奥运会的关注度下降了呢?明确的原因不得而知。不过,或许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大家同时通过电视观看同一个大型活动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年轻人的价值观越来越多样化,关注的领域范围也越来越广。就算是奥运会,或许也无法像过去那样受到万众瞩目了。

国际奥委会的收益结构可能会改变

NBC和国际奥委会(IOC)签订了从2014年索契冬奥会到2032年布里斯班夏季奥运会共计十届奥运会,总额约120.3亿美元(约合1.3万亿日元)的巨额转播权合同。这是构成IOC财务支柱的收入来源。

因此,奥运会的举办时间和比赛时间都会优先照顾美国的电视转播方。比如,在美国人气很高的游泳决赛就被安排在了日本时间的早上举行。同样是在亚洲举办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也设计了类似的赛程安排,引发了选手们的不满。

此次,为了避开酷暑,应国际奥委会的要求,马拉松和竞走比赛都从东京转移到了札幌举行。做出这个决定后,很多人提出了疑问——“为什么必须在大夏天举办奥运会?”“难道不能像57年前的东京奥运会那样在秋季举办吗?”其实,这也和NBC方面的考虑有关。因为NBC推测,如果秋季举办,就会和迎来赛季高潮的美国国内职业赛事“撞车”,奥运观众将会减少。

然而,收看奥运会的美国观众大幅减少这一事实已经显而易见。如果依赖于NBC转播费用的收益结构发生崩溃,国际奥委会就将面临财务危机。

不仅NBC身陷窘境,还出现了麦当劳等顶级赞助商撤出赞助的动向。国际奥委会需要研究如何顺应新的时代,而不是死死抱住长期以来奉行的商业主义。

国际奥委会或许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国际奥委会于2001年成立了一家“奥林匹克广播服务公司”,负责制作奥运会相关的国际节目,该公司从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开始独立制作视频节目,并在各国广播机构播放。过去一直是由当地电视台承担这些工作,但考虑到今后的发展,国际奥委会意识到应该自主拍摄奥运影像内容并掌控相关权利。

只要拥有自己的影像素材,那么用其开展怎样的商业活动就完全由国际奥委会说了算。除了电视台外,恐怕国际IT巨头等企业今后也会成为国际奥委会的事业伙伴。而且,国际奥委会本身也有可能变成一个媒体,以在线方式发布相关内容。国际奥委会在2016年业已开设了名为“奥林匹克频道”的网络台,不远的将来,或许会迎来一个不再被美国电视转播方左右的时代。

依赖电视的时代结束之后

当依赖电视的时代终结之时,国际奥委会肯定会思考奥林匹克的初心到底是什么的问题。恐怕线索就在本届残奥会之中。

在“东京2020”的名义下,东京接连举办了奥运和残奥会。自1988年汉城夏季奥运会、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季奥运会以来,一直采用了在同一城市举办奥运及残奥会的形式。负责运营大会的组织委员会也是同一套班子。不过,这次人们对奥运和残奥会的印象似乎不太一样。

残奥会期间,政治意图或商业味道浓重的场面较少,关注点都集中在了比赛本身,让人们感受到了全力以赴投入比赛的运动员的魅力。这无疑才是奥林匹克应该回归的本来面貌。

奥运会如今已经成为一种被巨额转播费和赞助合约牢牢束缚,动弹不得的大型体育活动,其灰暗的一面在本届大会中暴露出来,其象征,那就是在新冠疫情持续蔓延之中,日本政府不顾民意,强行举办奥运会的这一做法。

然而,如果奥运能从这种束缚中获得解放,那应该就会成为一次良机,帮助人们重新审视真正意义上的“运动员至上主义”。残奥会也必须配合奥运会,承担起自己的使命,促使人们领悟体育的纯粹性和多元社会的重要性。

标题图片:东京奥运会闭幕式上电子屏幕打出的“ARIGATO(谢谢)”字样和盛大的焰火表演。虽然各国运动员克服疫情影响,呈现了一届精彩的奥运会,但美国NBC平均观众人数却出现了大幅减少(8月8日,东京国立竞技场,时事社)

版权声明:本网站的所有文字内容及图表图片,nippon.com日本网版权所有。未经事先授权,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或部分复制使用。

美国 电视 东京奥运会 NBC 观众 转播 空场 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