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进阶

东京奥运会,助力日本推动消除性歧视

社会 日本进阶

为创造更加开放、宽容、多元融合的社会环境,迎接东京奥运会的召开,日本在消除性歧视方面进行着种种努力。让我们看看作者的介绍。

2019年6月3日,日本在野党立民党、共产党和社民党向众议院提交了要求允许同性伴侣结婚的民法修正案,这是日本众议院首次收到有关同性婚姻的法案。该修正案包括允许同性婚姻、允许同性伴侣领养孩子等条款。如果大家关注最近的日本新闻,会发现今年日本推出了很多保障性少数人群权益、消除歧视、促进平等的措施,这一方面是因为日本民众的观念日渐开放,另一方面是因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日益临近。

每个举办奥运会的国家都希望向外界展示自己最开放、宽容、多元融合的一面,更何况奥林匹克精神本身就是追求平等、公正,反对歧视的。俄罗斯在举办2014年索契冬奥会时,曾因禁止向未成年人散布同性恋信息而受到外界的批评和抵制,日本显然不想重蹈覆辙,最近两年一直在积极为性少数人群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

而且,日本文科省做出决定,将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的科普内容纳入初中教科书,反对校园霸凌的内容也出现在教科书中。负责修订教科书的有关专家表示,人的性取向与性别认同是与生俱来的,性少数人群不应该被视为异类,希望新的德育教科书能帮助日本初中生正确了解性少数人群和社会的多元性,减少校园霸凌事件的发生。

到了今年3月,有关性少数的内容又进一步被收入日本到小学教科书。光文书院出版的小学三四年级的教科书中,有一章叫“性别的烦恼”,文中说,孩子如果觉得自己的生理性别和心理性别不一致,可以给相关机构打电话求助,还提供了电话号码。此外,文教社出版的五六年级教科书中,有一章名为“向别人求助的重要性”,其中也说到,如果你身边有朋友为性取向或性别认同而烦恼,你要充分尊重他的与众不同之处,帮助他寻求专业的帮助。

性少数的内容进入日本小学课本(作者提供)
性少数的内容进入日本小学课本(作者提供)

早稻田大学研究性少数问题的棚村政行教授说:“这次教科书修订对日本来说,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其实很多欧美国家早已实行了这种教育,我们只是刚刚迈出了第一步。”

然而,这刚刚迈出的第一步仍然在日本遭遇了很多质疑。例如有日本网民说:“请不要对小孩讲这种奇怪的事。”还有人说:“小学生的性意识还没有完全成形,教给他们这些,会让他们潜移默化地受到影响,现在同性恋的人这么多,就是因为教育出了问题吧。”此外也有人指出:“把同性恋之类的内容直接放进‘烦恼’‘求助’的章节,是给孩子们提供了不好的暗示。因为他们原本可能并没有觉得同性恋和烦恼有什么关系。”

虽然日本民众在性教育方面有不同的看法,但至少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社会上有一些人拥有与自己不同的性取向,它就像左撇子一样常见。这就是一种难得的进步。性少数群体首先要能“被看到”,有存在感,其次才能谈及社会的接纳和平等的对待。

今年1月,日本电通公司公布了最新的关于性少数人群的调查结果。调查时间是2018年,对象是从日本全国抽取的6万名20至59岁的居民。结果显示,日本性少数人群占总数的8.9%,相当于日本六大姓氏“佐藤、铃木、高桥、田中、渡边、伊藤”的人口总和。这个数字比2015年高了1.3%,这可能是性少数者的自我接纳度在提升的缘故。另外,该调查还显示,日本有68.5%的人知道LGBT的说法,而在2015年的调查中,这个比例仅为37.6%,也就是说,三年中足足增长了30.9个百分点。所谓LGBT,就是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的统称。相对而言,日本女性对性少数人群的接纳度更高,支持同性婚姻的女性比男性高了近20个百分点。

在工作方面,有超过一半的性少数者觉得自己任职的公司没有给予他们很好的支持,只有5.5%的性少数者认为他们的工作环境十分友好。不过,日本不少大企业已经开始考虑在公司内部建立性少数人群支持体系,为他们创造更好的就业环境。

2019年3月30日,在东京涩谷举办了一场专门面向性少数人群的企业联合招聘会,吸引了800名求职者到场,是迄今日本最大规模的一次性少数专场招聘会。参加招聘的企业中,不乏有资生堂、软银、丸井这样的知名公司,影响力还是比较大的。

日本LGBT友好型企业招聘会现场
日本LGBT友好型企业招聘会现场(作者提供)

在招聘会上,各企业着重介绍了他们有哪些支持、帮助性少数人群的制度,未来有哪些改善计划等。有些企业还有性少数职员现身说法,并介绍他们参加东京彩虹骄傲节的经历。

一位参加活动的求职者表示:“没想到有这么多LGBT友好型企业来招聘,太意外了。现在可选的公司这么多,感觉性取向问题已经不是问题了,更重要的,是我想做什么和我能做什么。虽然现在找工作的问题很紧迫,但我还是想去LGBT友好型企业,想以最真实的自我投入到工作中去。”

东京彩虹骄傲游行(作者提供)
东京彩虹骄傲游行(作者提供)

随着东京奥运会的临近,除了企业之外,日本的政界也在消除性歧视方面加快了脚步。毕竟此前日本已经多次受到国际人权组织的质询,被要求尽快制定禁止性歧视的法律,为性歧视行为的受害者提供必要的帮助。

2018年12月,日本五个在野党及无党派议员之会联合提交法案,要求杜绝针对性少数者的歧视,给予他们平等的就业机会,消除针对他们的校园暴力等。这一法案被称作“消除歧视法案”。

针对在野党的提案,执政的自民党也不甘示弱,提出了自己的一套想法。主要包括加强人权教育,让大家理解性少数人群的存在是正常的,不是病态的,等等。这一法案被称作“促进理解法”。

从“消除歧视法”到“促进理解法”,前者带有鲜明的变革色彩,后者相对保守,希望尽可能避免社会摩擦。两部法案的提交者相互抨击,互不相让。

日本网络有评论称,不论是消除歧视还是促进理解,这些法案应该是为性少数群体谋福利的,不应成为政治斗争的工具。虽然人们很难摒弃自己的政治立场,做到完全中立,但日本政府应该把工作精力放在真正消除偏见和歧视上,而不是相互攻击,或单单只是为了迎接奥运会,为了应付国际社会,而做做表面文章。今后日本在保障性少数人群权益、消除歧视、促进平等方面,还会有些什么举措,取得怎样的进展,人们都在拭目以待。

标题图片: 东京彩虹骄傲游行 (作者提供)

小学生 性少数人群 LGBT 东京奥运会 小学教科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