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进阶

日本老人退休金太少,需要储蓄2000万日元补缺吗?

社会 日本进阶

到底需要多少钱才能维持退休后的生活,这是关系到每个人的问题。最近日本金融厅的一份相关报告,在社会上引发了轩然大波。

日本金融厅在今年6月3日发布了一份报告,其中建议说,在人生长寿迎来100岁的时代,需要补救资金短缺现象的建议。指出“寿命越长需要的资金就越多”,为了维持一定的生活水平,仅靠养老金制度发放的养老金是不够用的,必须积极自行理财等展开“自助”。并例举了“工作年龄段”、“退休前后”和“高龄期”人们在三个不同阶段各应采取的措施。报告指出,丈夫65岁以上,妻子60岁以上退休家庭每月将面临平均5万日元的入不敷出,如果按照退休后继续生活30年单纯计算的话,那么还需要20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大约为125万元,才能支撑起老后生活。

这个“2000万日元”,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厚生劳动省2018年7月发布了《国民生活基础统计调查》结果,这是对2016年1月1日到12月31日期间,包括老年家庭、育儿家庭等各不同种类家庭的收入进行的调查。从平均数值来看,每户年收入为560万日元,但实际上有60%以上的家庭在这个平均收入以下,而且其中有近40%的家庭还不到400万日元。拉高年收平均值的主要是中年人,但他们大多数都处于养儿育女阶段,因此收入高支出也多,恐怕储蓄不了多少钱。而老年家庭明显较低。根据这个调查,一半以上家庭年收入达不到平均值,即使达到了,也要不吃不喝不纳税不缴各类保险,才有希望在三四年时间里攒够2000万。 

因此,日本金融厅的这一报告在日本社会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加深了人们对不断加收保险费却又一再推迟支付年龄的养老金制度的不信任以及不安。人们对2004年政府提出的“养老金100年安心”的口号提出质疑。而经过电视报刊杂志的分析才发现,“养老金100年安心”并非告诉国民100年你不用担心养老,而是说按照养老基金收入的比例来发放养老金,因此这个制度可以维持100年不垮台。从电视台连日在大街小巷的采访可以看出,对如此模糊不清、仗势欺人的政策,人们有的义愤填膺,有的感到无可奈何。

6月7日在内阁会议结束后,金融担当大臣麻生太郎在记者会上对金融厅的报告进行了说明。他解释说,活到95岁的夫妇需要的2000万日元储蓄,是老后幸福生活所需要的金额。把它说成老后生活亏缺2000万日元是“不确切”的。他还强调,这个2000万日元的说法,是“根据一定的前提条件估算出来的,能够度过富足的晚年生活所需要的资金”。 

那么人们就要问了,“什么样的生活是富足生活呢”,像麻生大臣那样,时不时去高级酒店的吧台喝喝酒,悠闲自在地去海外游山玩水、没事打打高尔夫的老人,在全国老人中能占百分之几呢?有人将麻生太郎比作当代的玛丽·安托瓦内特,也就是那位以奢侈无度闻名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的妻子,只是热衷于舞会、时装、玩乐,被称为“赤字夫人”的法国王后。讽刺麻生一辈子过着奢华生活,对贫穷一无所知,完全不了解一般百姓的生活。

日本的在野党立宪民主党强调,“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没有2000万日元就不能过老后生活了?这一令国民不安的问题,必须要让首相安倍晋三做出回答”。党代表枝野幸男还对记者表示,麻生是看不起人,所以他才会说出让人们去攒2000万日元这样的话。他强调说“绝大多数的人不可能存到2000万日元。麻生根本没有意识到他的工作正是怎样去实现人们老后的经济稳定。”

《人生百年》(The 100 Year Life)一书自2016年问世后畅销全世界。这部由伦敦商学院教授林达格拉顿和安德鲁斯科特共同撰写的书中,提出人的寿命延长到100岁,将对社会和经济产生重大的影响,每个人的职业和个人生活都将发生彻底的改变。一向对欧美潮流敏感的日本马上行动起来,报刊杂志、网路电视上“人生100年时代”的说法充斥耳目。2017年9月安倍首相亲自挂起了“人生100年时代构想推进室”的招牌,政府主导投入面向人生百年时代的经济社会体制大改革。书店里,什么《活100岁 与你的心脏和睦相处》啦、《健康活到100岁的正确行走方法》啦之类的养生书籍纷纷上架。

的确,日本是全世界的长寿国家之一,根据日本厚生省公布数据,截止到2017年,男性平均寿命81.09岁,女性87.26岁,均创下历史最高纪录。截止到2018年9月,日本的百岁老人达69785人,连续48年增加。厚生省分析说“其中的原因在于出生人数较多的一代人迎来了100岁,而且医疗技术也在不断地进步”。人生100年已经不是假设命题,而是摆在眼前的现实。 

那么到底退休后的生活需要多少钱?单靠养老金能够保证什么样的生活?是否够用呢?

根据上述日本金融厅发布的报告,丈夫65岁以上,妻子60岁以上的高龄夫妇家庭,平均月收入为209198日元,大约折合人民币1.34万元。而包括饮食、居住、医疗、交通、通信、娱乐等在内的平均支出,每月为263718日元,相当于人民币1.69万元。也就是说,存在54520日元、也就是大约3500元人民币的缺口。假定能够工作到65岁退休,那么到85岁的20年间需要有各种积蓄约1300万日元,才能弥补这个缺口;如果活到95岁,那么退休后30年里,就需要大约2000万日元的储蓄来贴补养老金的不足。另外,民间的保险公司等也推出了各种老后生活估算模式。根据人寿保险文化中心的推算,有自己住房的高龄夫妇,两个人每月至少也要22万日元,最基本的伙食费需要近7万日元,大约合人民币4300元。住房是很大的一笔开销,如果需要租房住的话,开销则会更大。

当被问到如何解决老后经济问题时,回答“延长在职工作时间”“节约生活费”的人较多。不过,日本男性的平均寿命为81.09岁,健康寿命为72.14岁,这之间存在8.95岁之差,也就是说,即便70来岁还有工作愿望,但多半也是力不从心,不大现实了。

相对于上述必要开支,高龄夫妇的平均净储蓄额,也就是存款减去借款的金额,为2484万日元,看起来似乎足以维持生活,但这毕竟是平均数值。有些家庭并没有那么多储蓄,而且如果护理费用等专项支出增加,那么生活就会变得捉襟见肘。

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后,支撑老年生活的资产和养老金收入增长乏力。工薪族们的薪资处于减少趋势,人们已经没有什么多余的钱拿来储蓄了;加之政府、企业的养老金理财运用不仅没赚到钱,还损失累累,今后的形势可能还会更加严峻。

近来,从街头巷尾到参众两院,对养老理财问题连日议论不休。即便难以在短期内得到令人满意的结果,但经过集思广益讨论研究后,政府能展示出怎样的大方向,也着实令日本民众密切关注。而且,我国同样也面临着老龄化社会不断膨胀的问题,怎样让老人安心无忧地度过晚年,又不给下一代造成巨大负担,日本的经验教训或许值得借鉴。

标题图片:PIXTA

养老金 安倍首相 健康寿命 金融厅 麻生大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