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进阶

真实的跃动感

国际交流 日本进阶

6月28日当晚,日本媒体的头条新闻不是大阪G20峰会。排名第一的新闻,与一位名叫萨尼布朗的短跑运动员有关。

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四次峰会于6月28日在日本大阪举行。然而,出乎人们意料的是,日本媒体的头条新闻并不是这场大阪G20峰会。NHK(日本放送协会)、日本电视台以及朝日电视台等日本主要媒体,都把关于峰会的新闻报道排在了第二位。

排名第一的新闻,与一位名叫萨尼布朗的短跑运动员有关。现年20岁的萨尼布朗出生于日本福冈县,母亲是日本人,父亲是加纳人。今年6月7日,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举行的全美大学生田径冠军赛上,这位混血飞人以9秒97的成绩,获得了男子百米短跑比赛的第三名。同时,他也创造了日本新纪录。

6月27日,日本第103届田径锦标赛在萨尼布朗的家乡福冈县拉开了帷幕。28日,也就是大阪G20峰会开幕的当天,萨尼布朗毫无悬念地出现在了男子百米大战的赛场上。为了一睹日本飞人的英姿,一万多名观众拥进了博多之森竞技场,整个看台座无虚席。最终,萨尼布朗跑出了10秒02的成绩。虽然没有打破他自己在三周之前创造的“梦之9秒97”的记录,但这个成绩让他以压倒性的优势夺得了本场比赛的冠军。

赛后,媒体记者采访了现场观众。面对麦克风,人们都激动地表示:“能够亲眼看到这么感人的画面,真是太幸运了!”各大电视台索性将G20峰会搁到了一边,用了“慢镜头呈现”的方式,详细分析萨尼布朗在比赛中迈出的44步。

萨尼布朗之所以会风靡整个日本,就是因为他在仅需10秒就能决出胜负的百米短跑比赛中,表现出了让人瞠目结舌的“真实的跃动感”。同时,他也让我们再次认识到,人类本来就是一种具有奔跑本能的动物。

G20峰会虽然已经沦为“配角”,但同样让身为一名记者的我感受到了“真实的跃动感”。37位世界级的VIP齐聚一堂,催化出了各式各样的“化学反应”。亲善国、交恶国、微笑的总统、垂头丧气的首相……VIP们的一举手一投足,浓缩表现了当今国际社会的种种问题。由此可见,无论在多么发达的信息化社会,人与人都应该握手寒暄,感受彼此的温暖。即使意见相左,也要看着对方的眼睛,通过理性的争论,实现彼此间初步的理解。

与上个世纪相比,现在的国家领导们都繁忙了很多。比方说,对于上个世纪的日本首相来说,每年7月前后召开的G7(先进国首脑会议)是一年中最为重要的“大事件”,往往需要提前好几个月着手准备。临近会议开幕时,他们会像运动员去参加奥运会一样,精神饱满、英姿飒爽地登上飞机,飞往会议主办国。40年前,日本第一次成为了G7峰会的主办国。为了争夺“议长”的头衔,日本首相福田赳夫与其继任者大平正芳展开了一场几乎“分裂日本”的大战。

现如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可没有时间去争一个“议长”之类的头衔。G20、G7、APEC(亚太经合组织会议)、联合国总会、中日韩峰会、东亚首脑会议……一个接一个的会议,早已填满了他的行程表。更何况他就任后还出访了100多个国家。其实,安倍并不是特例,很多国家的领导都处在和安倍相同的境地。而这恰恰表明,伴随着信息化社会的发展,“真实的会谈”变得比以前更加重要。

大约在30年前,我去了一趟日思夜想的中国。那一次,我也感受到了“真实的跃动感”。

“落后”是当时的中国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首先,那个时候的中国还没有普及电话。想和别人取得联系,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好不容易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可对方总是迟到半个小时以上。那时的北京只有两条地铁线,路面上也没有几辆出租车。想去个什么地方,感觉比登天还难。

但是,和中国朋友见面时的那份感动,远非今时今日可以比拟。先是紧紧地握手,然后花上好几个小时,边吃饭边叙旧。

30年后的今天,中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城市里的便捷程度已经超过了日本。以“叫外卖”为例,只要在手机上轻轻一点,送餐员就会把美食送上门。中餐自不用说,世界各地的美食,中国人都能在自己家里品尝到,这真是羡煞旁人!

但在我看来,这种做法似乎缺少了一些“真实的跃动感”。比方说,如果想吃正宗的寿司,还是去一趟日本比较好。也许正是出于这方面的原因,去年才会有838万中国人来日本吧。

不仅如此,大家还可以在日本重温“20世纪的亚洲”。买东西的时候,往往要从钱包里掏出现金;叫出租车的时候,得站在路边挥手招车;街头巷尾满是纸质的报刊和书籍。由于日本人口稀疏化问题日趋严重,大家还可以在日本感受静谧的大自然,甚至还有可能邂逅熊、野猪和狐狸。

不过,我发现很多中国游客来日本之后,仍然喜欢低着头盯着自己的手机。不管大家是不是在查看手机地图,我都想说:“既然出来旅行,就把手机暂时放下吧”。在日本旅行,即使迷路了,也不用担心。因为日本是一个非常安全的国家。而且,您完全可以用英语向身边的日本人问路。我们日本人可能会用结结巴巴的英语给您指路。说不定,您还会因此而结交到一个异国友人呢。

前段时间,我去参观了有着“世界最尖端企业”之称的华为位于深圳的总部。在那里,我看到了世界在不久的将来的模样。虚拟现实技术和增强现实技术让人眼花缭乱,每一处都充满了“非真实的跃动感”。

离开华为,我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疑问:真实的跃动感和非真实的跃动感,究竟有什么区别?在我看来,真实的跃动感应该可以被人类的五感本能直接感知。至于两者之间有什么深层次的区别,我实在说不清楚。单就直觉而言,两者似是而非。所以,在朋友的建议下,我最近参加了“手机2加2”活动。每天只看手机两次,并且每周六和周日的两天,不使用手机。一开始,我感觉自己就像犯了毒瘾的瘾君子。不过,仅仅过了一周,我就能很好的平复心情,感受碧空、白云、青鸟振翅、以及扑鼻的烤串的香味。

由此可见,在我们人类生存的世界里,“真实的跃动感”真是无处不在。

撰文:近藤大介(日本《周刊现代》副主编)
转载自经济观察网

手机 安倍晋三 大阪 G7 G20峰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