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进阶

东京不只有物欲,还有艺术!

文化 日本进阶

近年来,国人大量涌入日本观光旅游,并且个个出手大方,疯狂血拼,为此,日语中甚至还出现了一个叫“爆买”的新词,来形容这些大肆扫货的游客。毫无疑问,日本已经成为国人心目中的购物天堂。不过,这里是一位记者朋友谈她的别样东京游,让我们来看看她是怎样“消费”东京的。

在外国人眼中,东京是一个难以定义的城市,因为它太大,太多元,太复杂。对物质至上的人来说,东京是天堂,因为所有的欲望都可以被满足,不管你是喜欢奢侈品包包、潮流服饰还是最新发售的电子产品,抑或设计体贴周到的生活用品,统统都可以买到。想要品尝世界各地的风味菜肴,这里也应有尽有。甚至,当你感觉自己无欲无求、只想随便逛逛时,路过那些路边小店时的惊艳一瞥,常常能激发出你额外的购买欲,让你瞬间缴械投降,为那些买来其实没什么用的可爱小物件掏空钱包。

然而,东京就只是被物质和消费填充的都市吗?似乎也不尽然。热爱美术、音乐、历史、传统艺能或前卫戏剧的人,都能在东京找到自己的心头爱。东京也是文化和艺术之都,是东京人对文化和艺术的热爱撑起了这座城市的不凡品位。笔者前不久刚刚在东京逗留一周,对此留下了深刻印象,下面就简单说说这走马观花的一番见闻。

要体验东京浓厚的艺术氛围,上野是不得不朝拜的圣地。这里聚集着东京国立博物馆、国立西洋美术馆、东京都美术馆、东京艺术大学美术馆等诸多展馆,单是国立西洋美术馆一地就值得细细地参观一整天。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于1959年建成,主馆由法国著名建筑师勒·柯布西耶设计,他的弟子前川国男、坂仓准三、吉阪隆正三人负责监督建造。2016年,这座美术馆还与柯布西耶的其他16个建筑作品一起,入选世界遗产名录。馆内收藏了六千余件西洋美术作品,最大的特色是拥有非常丰富且成体系的印象派绘画和雕塑作品。这些作品是日本企业家、收藏家松方幸次郎从19世纪初到20世纪前页陆续收集的,包括雷诺阿、梵高、莫奈、高更、塞尚等人的原作,非常值得一看。回想近两年中国国内搞了不少印象派画家的主题展,无非是将其作品做成动画或以视频光影效果呈现,如此便赢得一众文艺青年的热烈追捧,票价动辄上百还场场爆满。相比之下,来到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你可以看到这些画家的大批原作,而且常设展的门票只要500日元,实在是良心得有些不像话了。

日本人十分崇尚西洋美术,东京人更是如此。笔者在东京期间同时有几个重量级的西洋美术展在展出,印象派、古典主义、表现主义像打擂台一样让人目不暇接。在六本木的国立新美术馆,一场名为《19世纪末维也纳时尚》的主题展吸引了众多参观者在工作日来排队参观。他们几乎每个人都会租借讲解器,在每一件有讲解的作品前驻足,其认真的态度令人佩服。而且展厅内完全没有人拍照,笔者正想感慨东京人民是真正懂得欣赏艺术,不做表面文章,就见一群人围着一幅克里姆特的作品,举着手机玩命拍照。原来整个展厅只有这幅作品允许拍照。看来全世界的美术爱好者都有一颗想要拍照的心,只是东京人比较守规矩罢了。

笔者在东京还看了两场前卫艺术的展览。一个是国立新美术馆展出的法国艺术家波尔坦斯基的50年回顾展,一个是六本木森美术馆展出的日本艺术家盐田千春的作品。很巧,两位艺术家做的都是装置艺术,都迷恋着创伤、记忆、死亡的主题。前者用大屠杀死难者的照片和铁匣子做成祭坛,一条昏暗的通道上方用汉字写着“来世”二字;后者用细细的黑色棉线将被烧毁的椅子、钢琴和整个展馆缠绕起来,让它们像是被封在蜘蛛网中,这源自她童年经历的一次火灾,她说自己从那些烧坏的东西身上发现了更深的意味。

两位艺术家的作品都充满了神秘、黑暗又空灵的味道,让人联想到日本的神道世界似乎也有着相似的气味,如此说来,他们的作品在东京相遇,倒像是一种必然。

从盐田千春的展览出来,笔者和朋友还沉浸在那压抑的气氛中难以自拔,这时正巧路过森美术馆的纪念品商店。朋友问:“你说这么暗黑的展览会有周边文创产品卖吗?”于是我们立马充满好奇、兴致勃勃地冲进了纪念品商店。结果发现,还真的有!不得不佩服日本人为各类展览制作衍生产品的执着和想象力。说到这里,笔者必须提一提我们在森美术馆纪念品商店发现的最神奇的一件文创产品。那是一个草间弥生形象的小布偶。是的,是草间弥生本人的形象,不是她的斑点南瓜,是红头发的她本人!而且上方的提示牌清楚地写着:每人限购三件。什么人会想买三件啊?美术爱好者的心真是深不可测。

说到东京各大博物馆和美术馆的纪念品商店,做得最好的莫过于东京国立博物馆。不好意思地说,笔者在那里居然逛了整整一小时。产品种类实在太多,可爱的图案实在太多,光是明信片就有一百多种。其他诸如文具、生活用品、首饰、零食之类的,不一而足,让人捂不住钱包。近年中国的博物馆、美术馆也很热衷于推出各类周边文创产品,但和日本的比起来,有一个很遗憾的地方,就是缺少幽默感。

日本美术史教授矢岛新在他监修的《日本绘画的欣赏方法》中说,日本美术的特点包括装饰性强、写意、朴素和幽默。大概只有这样的美术源流,才能催生享誉世界的日本漫画吧。日本美术的幽默感也体现在当地的文创产品设计中。以东京国立博物馆为例,馆内有那么多华丽、庄严、精致的藏品,但反映在文创产品上,还是以可爱、搞笑的造型为多。比如歌川国芳笔下的猫咪和鲤鱼精,比如神情呆萌的植轮土偶,比如动物拟人风的《鸟兽人物戏画》,都是当地文创品最爱用的美术形象。

笔者在国立博物馆的商店大肆采购之后,觉得自己一颗热爱艺术的心又再次被物欲席卷了。于是怀着想要补偿的心情仔细看了一遍展览,这时又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 

只见一位博物馆工作人员守着一桌子像地砖一样的小方块,在向大家介绍着什么。走近一听,原来这些小方块组成了博物馆的完整地图,每个方块对应一个展厅。它们是用不同材质做成的,对应着相应展厅里的一件重要展品。触摸这些方块,你便能感受到日本盔甲的手感是怎样的,目前展出的和服究竟是什么布料的,制作佛像的木料有多重……这一体贴的设计,让人在展览之外感受到艺术的质感与温度,给笔者这一周的美术之旅留下了值得久久回味的无穷余韵。

标题图片以及文中图片:作者提供

艺术 东京国立博物馆 国立西洋美术馆 东京都美术馆 东京艺术大学美术馆 西洋美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