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进阶

日本工业脊梁的未来

财经 日本进阶

松下公司宣布退出半导体行业,号称“日本液晶行业明日之星”的日本显示器公司也一直亏损……,日本半导体行业和液晶行业的未来何在?

前两天,一位中国朋友来东京出差,我请他吃了一顿便饭。他是中国某大型IT企业的高管,所以,我们刚一见面,他就问了我一长串关于IT行业的问题:“上个星期,松下公司宣布结束液晶面板业务。对于这件事,我们这些在中国搞IT的人做了各种分析。今天,松下公司又宣布退出半导体行业。号称‘日本液晶行业明日之星’的日本显示器公司(JDI)也一直亏损……我们真有点看不懂了。关于日本半导体行业和液晶行业的未来,日本政府有什么计划吗?” 

这还要从最近的行业新闻开始说起。2019年11月28日,松下公司董事长津贺一宏主持召开董事会。鉴于赤字持续增长的现状,董事会成员一致决定“退出半导体行业”,并将Pana-sonicSemiconductorSolutions(PSCS)等几家以半导体为主营业务的子公司,以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7.6亿元)的价格出售给中国台湾的半导体制造商“新唐科技”。

30年前,也就是1989年,日本正处于泡沫经济时代的顶峰时期。当时,日本生产的半导体产品风靡全世界。在“1989年全球半导体畅销品牌TOP10”排行榜中,日本品牌NEC、东芝以及日立包揽了前三名。此外,富士通、三菱电机以及松下也进入了榜单,分别排在第六、第七、和第九位。

然而,在2017年的排行榜里,硕果仅存的日本品牌只有东芝,排名第八位。到了2018年,日本品牌全军覆没。

大约在一年前,我听过一场“日本半导体之父”、前尔必达CEO坂本幸雄的演讲。坂本指出:与其他国家相比,日本在技术、人才、政府支持三个方面都处于劣势。所以,对日本半导体行业的未来,他很绝望。

令人感到更绝望的是,今年11月15日,中国半导体领军品牌之一的“紫光集团”正式宣布,任命现年72岁的坂本幸雄担任紫光集团高级副总裁兼日本分公司CEO。也就是说,这位曾经哀叹日本人才短缺的“日本半导体之父”已经加入了中国企业。

在接受“日经商业周刊”采访时,坂本表示:

“直到今天,我还记得2012年担任尔必达公司CEO时遭遇的重创,由于资金周转方面的问题,我不得已宣布尔必达公司破产。当时,我曾想过一死了之。但转念一想,如果就这么死了,我的人生岂不是太悲惨了?所以,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干出一番事业。

尔必达倒闭两年半之后,我成立了半导体研究公司兆基科技(SinoKing),与中国安徽省合肥市政府合作发展DRAM产业。后来,出于种种原因,我再次受挫。这几次的重创在我的心头萦绕了整整7年。现在我已经72岁了,但我仍然不愿意一直当失败者。所以,这一次我接受了紫光集团抛出的橄榄枝。”

通过这段采访,坂本把他的内心世界展露无疑——为了重振日本的半导体产业苦苦挣扎。但事已至此,深感无力回天,只好顺势而为,接受中国企业的邀请。所以,从某种意义层面而言,坂本的这半辈子就是日本半导体产业的真实写照。

接下来,让我们的把视线转向液晶面板行业。

日本的液晶面板行业也处于高速衰退的过程之中。2001年,作为日本液晶面板行业的标志性产品,日本液晶电视可谓“打遍天下无敌手”——夏普以73%的国际市场占有率称霸全球。再加上松下紧随其后,国际市场占有率9.1%,日本品牌牢牢控制着全球液晶电视市场。

但是,夏普错误地建立了“液晶面板一枝独秀”的产品架构,最终导致2016年夏普被中国台湾企业鸿海精密工业,也就是富士康收购。从那时起,夏普的CEO就变成了台湾人戴正吴。

如今,智能手机的屏幕成为了国际液晶面板市场里最热门的产品。在手机低温多晶硅液晶屏幕市场里,曾经常年占据霸主地位的日本显示器公司也呈现颓势。2018年,该公司产品的国际市场占有率较2017年下降了8%,市场占有率排名随之跌至次席。中国企业天马微电子集团以22%的市场占有率荣登榜首,排名第三位的是中国企业京东方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BOE)。对于日本显示器公司来说,它已经陷入了中国企业的合围之中。

日本显示器公司曾于2012年主导了日本产业革新,并将索尼、东芝、日立三家公司的显示器研发部门纳入麾下,堪称日本的“旭日企业”。

但是,该公司的近况只能用“悲惨”二字来形容。今年4月,该公司与中国大陆和台湾的3家企业组成的联盟达成协议,接受包括出资等在内共计8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1亿元)的金融支援。5月,该公司宣布连续5年出现决算赤字(109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70亿元)。6月,宣布更换第四任CEO,并裁撤1200名员工。与此同时,TPK和富邦集团宣布,退出“金融支援联盟”。8月,该公司宣布负债额超过77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0亿元)。9月,嘉实基金管理集团宣布退出“金融支援联盟”。

11月22日,日本显示器公司发布声明称,该公司前高管侵吞公款约5.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700万元)。公司已于去年年底将其解雇,并向相关法律部门提起了诉讼,后来,那个前高管于今年11月自杀了……

日本显示器公司最大的海外分公司位于中国深圳。今年5月我去深圳考察时,曾遇到过一位该公司的雇员。一开始,他只是无奈地表示“每天做的都只是一些无关痛痒的日常业务”。最近有人说这家公司也可能会是令和时代(2019年5月开始的新天皇时代)第一家倒闭的50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20亿元)公司吧。

现状已然如此,这就难怪我的中国朋友会有本文开篇出现的那个问题了。

“最近,日本议员们在国会上讨论的问题,并不是作为日本工业脊梁的半导体行业和液晶行业,而是‘赏樱会’——日本政府每年春天都会在新宿御苑举办赏樱活动,邀请包括首相安倍晋三在内的政府官员、自民党官员及其亲属、朋友等参加。对此,在野党在国会上频频指责安倍政权。”

当我把这件事告诉我的中国朋友之后,他显得非常的茫然:“樱花,不是在春天的时候开吗?”借着酒兴,我回答道:“没错,是在春天开。但是,现在的日本国会开了不应季的樱花。”

也许,“冬天的樱花”真的就要开了。到那时,整个日本就会像漫天的花瓣一样四散凌乱、随风飘摇,但日本人也许会继续装作视而不见吧。

撰文:近藤大介 日本《周刊现代》副主编

文/图:转载自《经济观察网

政治 富士通 半导体 松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