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进阶

“西班牙流感”与大萧条的启示

社会 日本进阶

无论到了什么时代,人类都是一种不会发生本质性改变的动物。所以,每到困难的时候,我们基本上都能以史为鉴,找到战胜困难的基本方法。

人类最大的财富,莫过于祖辈们经过了一代又一代积累,编写成的那本名为“历史”的教科书。无论到了什么时代,人类都是一种不会发生本质性改变的动物。所以,每到困难的时候,我们基本上都能以史为鉴,找到战胜困难的基本方法。

其实,对于最近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我们也有史可鉴——爆发于 1918至 1920年的西班牙流感(SpanishInfluenza)以及始于1929年的经济大萧条(theGreatDepression)。

我个人认为,对于“西班牙流感”,人类至少可以获得以下三条经验教训:

其一、比发源地更重要的是防控疫情。在西班牙人看来,用自己国家的名字来命名这场流感,实在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流感爆发的时候,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激战正酣的阶段,各国都把流感的感染者人数和死亡人数当做军事机密,秘而不宣。但是中立国西班牙坦率地披露了相关的数字。结果,这场流感的名字里就出现了“西班牙”这三个字。

如果用发源地来命名的话,这场流感其实应该被叫做“美国流感”。1918年3月4日,美国堪萨斯州的陆军基地医院,接诊了大量突然发热或头痛的士兵。没过多久,48人先后死亡。该医院的医生报告中记载:入院后仅2小时,病人的颧骨位置出现了红褐色斑点。数小时后,紫绀开始从耳部扩散至整个面部。

由于显微镜直到上世纪30年代才被发明出来,所以当时的医生根本无法观察到流感病毒。于是,这场流感的原因被“确定”为:附近的农场焚烧家畜的粪便,污染了基地上空的空气。

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并没有停止向欧洲战场增兵。1917年,俄国爆发十月革命,德俄两国在东线战场停战。随后,德国立即将兵力集中到了西线战场。到了1918年,已处于一进一退的英法联军迫切期待美国援军的到来。 

但是,美军士兵的到来,却把整个欧洲变成了另一个战场:西班牙流感在英法联军士兵之间迅速蔓延。从1918年的5月到10月,法军被感染的士兵人数高达14万人,死亡人数高达7400人。在英国奔赴战场的200万士兵中,仅六七两个月,就有120万人感染。所以,英法联军进一步失去了战斗力。与英法联军对峙的德军也没有逃过被感染的厄运。号称德国最强军队的皇太子军遭受的打击最大,完全失去了战斗能力。8月8日,英法联军在法国亚眠近郊向德军发起进攻战役。最终,德军落败。由于害怕感染流感,近100万德军士兵在战役结束后落荒而逃。

就这样,第一次世界大战于1918年11月,以德国战败而结束。在这场持续了4年之久的战争中,死于炮火之下的士兵约为1000万人,而死于西班牙流感的人约为4500万至5000万人。因此,有不少人戏称这场流感是“终结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最大功臣”。

反观这场流感的发源地美国,战争结束后,美国各地举行了庆祝游行,结果导致整个国家流感肆虐。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的祖父,也死于这场流感疫情,享年49岁。所以在这场全人类对抗新冠病毒的战争中,我认为大国之间同仇敌忾的应该是病毒,而不是其他。

其二、很多灾难都会“一波接一波”。以日本为例,自1918年秋至1919年春,2116万日本人罹患西班牙流感,约合日本总人口的38%。当时的日本首相原敬也名列其中。这场流感造成了25.7万人死亡。到了1919年春,当所有人都认为“噩梦已经过去”的时候,第二波“噩梦”在同年秋天,悄然而至。

第一波流感的特点是感染人数多,死亡比例低。而第二波流感的特点是,感染人数少,死亡比例高。其原因在于,经过了第一波流感的侵袭,很多人的免疫力都获得了某种程度的提升。但第二波流感的病毒突然发生了变异,以致被感染者的死亡率急剧提高。结果,后一波流感造成了近20万人死亡,甚至在东京还创下了一天死亡337人的恐怖记录。 

据此,我们不难推测,新冠病毒很有可能发生变异,并在今年冬天卷土重来。

其三、西班牙流感由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传播。如上文所述,西班牙流感在1918年的春夏两季肆虐欧洲。而非洲大陆和南美大陆出现感染者的时间,已经是同年的10月左右。

也就是说,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很有可能是先在欧美等发达国家传播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开始在非洲大陆等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爆发。

另一方面,对于“经济大萧条”,我们至少可以获得以下两条经验教训:

其一、保护主义和区域经济一定会酿成悲剧。当时,很多国家都选择货币贬值的方式,采用了贸易保护主义措施。英法等国更是在各自的殖民地采取了区域经济政策。与此同时,德国、意大利、日本等无法采取区域经济政策的新兴国家,为了获得新的经济圈,而向周边国家发动了侵略战争。这也成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

其二、经济大萧条造成各国国内社会贫富差距的进一步拉大,军部以及一些极端政治势力随之抬头。就日本而言,有着“三大财阀”之称的三井、三菱、住友大肆储备美元。与此同时,1931年,倒闭风潮席卷了各大城市,250万人失业,劳动争议案件骤升至2456起。在农村,老百姓先是靠家禽家畜的饲料果腹,最后不得不卖掉自己的女儿,或是让儿子去参军打仗(如果儿子战死,父母就能获得一笔抚恤金)。在这种时代背景之下,极力倡导军事政变的右翼分子频频侵略中国,妄想有朝一日将中国变成殖民地,从而化解日本的危机。 

所幸的是,到目前为止,世界各国暂时都没有重蹈覆辙,再次做出上世纪经济大萧条时的愚蠢行为。但是,如果稍微掉以轻心,就会造成货币贬值、保护主义、区域经济、政治极端化再现的恶果。所以,面对和新冠病毒的战争,全人类应该团结一致,携手抗疫。

撰文:近藤大介 经济观察报专栏作家、 日本《周刊现代》副主编
文/图:转载自《经济观察网

大萧条 新型冠状病毒 疫情 第二波疫情 西班牙流感 死亡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