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进阶

肉寿司与世界的渐变

社会 日本进阶

看着这些中国客人津津有味地品尝“肉寿司”,我渐渐地说服了自己——整个世界,不也是渐变而来的嘛。就像中国的文豪鲁迅先生说过的那样,“走的人多了,就自然成了路”。

我在日本的住所位于东京大塚。无论从中文还是日文的角度来解释,“大塚”这个词都表示“很大的坟墓”。所以,自日本江户时代开始,这里就是一片“不祥之地”,没有哪个有钱人愿意住在这里。时至今日,这里不光没有有钱人,也没有一家荣登“2018年东京米其林名录”的寿司店、会席料理店、法式餐厅、意式餐厅以及中餐厅。

不过,虽然大塚的主干道两旁没有什么人尽皆知的“名店”,街边的小胡同里倒还是有几家酒菜不错的小店,比如有着三十八年历史的“串驹”。

从门外看,“串驹”是一家毫不起眼的居酒屋,但是店里却常年提供15种被誉为“最难买到的高级日本酒”——十四代,其中还包括720毫升装、售价1.6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000元)的顶级稀缺品“龙泉”。

有一次,我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向老板娘问起了这些名酒的由来。她回答道:“‘十四代’的生产商是创建于1615年的山形县酒厂‘高木酒造’。1994年,年轻的高木显统成为了酒厂的第15代继承人,并立即着手研发新酒。当时,日本酒以‘辣口’为主流,而高木显统研发出了口感甘醇的上等新酒,在东京谁都不理他。但是我丈夫在1994年第一次品尝,就夸奖这种酒‘甘醇至极、无与伦比’,(串驹)成了东京第一家提供‘十四代’的居酒屋。从那以后,高木酒造就开始给我们持续供货。哪怕如今‘十四代’已经被称‘日本酒之王’,也依然优先给我们提供全品类的‘十四代’。”

店铺二楼的隔扇上写着“用爱与根性酿酒”几个大字,还有高木显统社长的亲笔签名。

前几天是中国的国庆节,但对于日本人来说,只不过是普通的工作日。那天下班之后,我去了阔别一年之久的“串驹”。和往常一样,上下两层楼都坐满了客人。在店员的协调下,坐在日式座席(即跪坐座席)上的客人给我腾出了一点空间,让我不至于“无处容身”。

从进店到落座的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我就感觉到了“异样”——萦绕在耳边的竟然全都是中文。向相识的店员一打听,我更是大吃一惊。

“今天晚上来店里的客人,除了近藤先生您一位,其他全都是中国游客。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这家店的,反正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店几乎每天都被中国人(预)约满。但是,我们这些店员既不会中文又不会英语,和他们沟通起来,真的特别困难。”

于是,我告诉他,如果需要中文翻译的话,我可以帮忙。没过一会儿,我就给一对来自中国福建的年轻情侣做了翻译,帮他们顺利完成了点菜。当然,我也得到了福建小伙子的表扬:“这家店里有会说中文的店员,真棒!”

这家店位于东京北郊的“大墓地”(即“大眆”),为什么每天都会有这么多中国游客光顾呢?带着醉意和阵阵的饥饿感,我离开了“串驹”,走进了一家附近的寿司店。这家寿司店也不是一家很有名的店铺,只不过是和它附近的其他寿司店相比较,“料”(即放在寿司上层的鱼片等食材)比较好。

屈指算来,上次来这家店已经是一年半之前的事情了。一进门我就发现,店里有一半的客人是中国人,菜单上也工工整整的印着中文。接下来,让人难以置信的画面继续呈现——牛舌寿司、米泽牛肉寿司、生火腿寿司、猪五花肉寿司、鸭里脊肉寿司……按照中国客人的要求,寿司师傅们正在不断的做“肉寿司”。

“按照日本寿司的传统做法,上层不是应该放鱼片吗?”我不由得问。

师傅一边忙着手里的活,一边笑着答道:“比起鱼片,中国客人更喜欢吃家禽、家畜的肉。”

看着这些中国客人津津有味地品尝“肉寿司”,我渐渐地说服了自己——整个世界,不也是渐变而来的嘛。就像中国的文豪鲁迅先生说过的那样,“走的人多了,就自然成了路”。

其实,就在上个月,我也有过一次类似的经历。9月5日,蚂蚁金服在位于毗邻东京银座的东京国际论坛大楼举办了一场以“在日本普及支付宝”为主旨的市场推广活动“Alipay-Day 2018”。

参加这次活动的日本人主要是IT界的年轻企业家,以及旅行、商场、酒店、铁路交通等入境服务相关行业的企业家。由于实际到场的人员数量远远超过了预期,主办方不得不将会场临时扩大了三倍。

会场的一角设有一个名为“智能手机支付体验”的专区。因为现如今的日本还是一个现金支付为主的社会,大部分日本人都没有接触过移动支付,所以,这个专区吸引了很多人驻足体验。

这个专区设定的场景是,在日本某市,体验者搭乘公交车。工作人员会将一部智能手机交给体验者,体验者“上车”时,用智能手机扫一下“驾驶员”身旁的车费支付台上的二维码,即可快速完成支付。之后,支付台的内置扬声器里还会传出中文语音播报:“非常感谢!”

“需要在上车和下车时,各刷一次手机吗?”

“不需要,只要在上车的时候刷一次就可以了。”

“怎么判断是不是已经成功支付了车费呢?” 

“(支付宝)通过网络和银行结算实时同步”……

从中国杭州远道而来的蚂蚁金服的工作人员认认真真地回答日本体验者提出的每一个问题。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渐渐露出了苦笑。作为一个每年去中国四五次的日本人,我马上读懂了这些苦笑的含义——他们惊讶于日本人如此的“不与时俱进”。

活动当天,蚂蚁金服董事长井贤栋还做了一场基调演讲。他说的第一段话是,“我住在杭州。从今年年初直到现在,我没有用过纸币,这是因为,我可以用支付宝搞定一切生活……”

日本政府以及日本全国银行协会等机构曾以“不能向中方泄露日本国民的个人信息”为由,反对中国企业向日本国民推广移动支付方式。所以,在此之前,日本境内的支付宝以及微信支付,仅限赴日观光旅行的中国游客使用。

针对这一段“往事”,会场内的一位蚂蚁金服的人对我表示:“我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日本人也都使用支付宝。到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开幕的时候,一定会有更多的中国人来到东京。所以,我们希望在那之前,将支付宝推广到日本的每个角落。同时,我们也相信,这一切都将‘水到渠成’。”

鲁迅说:走的人多了,就自然成了路。蚂蚁金服说:水到渠成。而我想说:肉寿司原理。

撰文:近藤大介(日本《周刊现代》副主编)
转载自《经济观察网》
标题图片:Pixta

中国 寿司 移动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