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进阶

“令和”时代的日本新天皇

社会 日本进阶

日本皇太子德仁亲王将于5月1日正式即位。在本文中,让我们跟作者一起去了解一些他的处事和为人。

日本的新天皇将于今年5月1日继位,皇太子德仁亲王(浩宫)将成为日本的第126代天皇。在不久之前的2月23日,他刚刚迎来自己的59周岁生日。4月1日,日本政府发布了新天皇继位后使用的新年号——令和,日本的历史即将翻开全新的一页。

即将成为日本新天皇的浩宫,出生于1960年,是现任日本天皇明仁和皇后美智子的长子。由于将来注定会成为日本的天皇,所以,刚到懂事的年纪,他就开始接触“帝王之术”,第一位老师就是他的母亲美智子。

美智子对浩宫的衣食住行各个方面都作出了规定。由于浩宫的乳名是“NARU”,所以这些规定也被称作“NARU法则”。比如:

早上,是独自玩耍的最佳时机。务必确保浩宫一个人在床上玩耍至少30分钟。(天皇是一种孤独的存在,这一做法的主要目的是,使其养成独立思考的习惯。)

用餐的时候,务必不能让浩宫产生“食物会像变魔术一样,自己出现在桌子上”的错觉。(这一做法的主要目的是,使其养成“心系辛勤耕耘的农民”的习惯。)

着装方面,浩宫基本没有穿过崭新的衣服,他的便服全都是比他大6岁的堂叔高圆宫宪仁(明仁天皇的叔父三笠宮崇仁亲王的三子)穿过的旧衣服。另外,负责将浩宫抚养到11岁的东宫侍从滨尾实,还收到了天皇和皇后的“圣谕”——必须严加管教,必要时可以打屁股。

1966年4月,浩宫进入有着“皇族学府”之称的学习院初等科(等同于“小学”)。次年2月23日生日当天(恰逢日本的“富士山日”),年满7岁的他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早上起床之后,我去了学校。玩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们“可以看到富士山”。于是,我们走楼梯到了天台。在天台,我看到富士山在国立竞技场的旁边。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云彩。后来,老师告诉我“那是富士山”。我很开心,和大家一起大喊“富士山!富士山!”。因为太高兴了,我差点从屋顶掉下去。

去年秋天,浩宫的同学、好友小山泰生出版了一本名为《新天皇与日本人》的回忆录。书中,小山泰生写道,“他(浩宫)是一个特别普通,又特别认真的人。比方说,考试之前,他会按照顺序,认认真真地复习考试范围之内的全部知识点。但是,他并不会给自己定一个‘必须考高分’的目标”。所以,在小山泰生看来,“如果他(浩宫)不是天皇,而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他也能和同事一起团结协作,有条不紊的推进工作”。此外,小山泰生在书中还提到,浩宫是歌手山口百惠的忠实粉丝。

不过,在读初三的时候,浩宫开始强烈地意识到,自己将会是日本未来的天皇。于是,在接下来读高中的3年时间里,浩宫经常去向爷爷(即昭和天皇)请教。在爷爷的指导下,浩宫渐渐明白,成为天皇之后,有很多必须要做的事情。

1978年,浩宫升入学习院大学文学部,攻读历史学专业。在读期间,他加入了学校的交响乐团,担任中提琴手。按照习惯,日本皇室成员都会学习某种乐器。浩宫也不例外,擅长小提琴和中提琴。毕业时,他选择了“关于日本中世纪的濑户内海水运的研究”作为论文的题目。

本科毕业之后,他又在1983年至1985年,远赴英国牛津大学留学深造,研究流经伦敦的泰晤士河的水运情况。回国后,他在学习院大学获得了硕士学位。之后,又出版了著作《随波泰晤士河》。书中,浩宫如是写道:

抵达伦敦后的第二天,我参加了英国议会的开幕仪式。我看到下院会在英国女王派来的使者面前,连续两次关闭大门。然后,到第三次才彻底打开。据说,这是为了完成英国女王派使者“三顾下院”的礼数。这让我不禁想到,这一系列的仪式,充分表达了英国清教徒革命(1642至1649年)之后,英国脱离王权,转而采用“以议会为主体”的政治理念。

由此可见,与在日本时不同,浩宫在牛津大学留学期间的生活,可谓“比较自由”。

1989年1月,昭和天皇逝世,平成天皇继位。没过多久,时年28岁的浩宫就被立为了皇太子。1990年,浩宫的弟弟(比浩宫小5岁)秋筱宮亲王大婚。之后,日本媒体开始大肆宣扬“皇太子浩宫选妃”。

上文提到的那位小山泰生,在他的回忆录中也爆料称:选妃这项极其隐秘的工作,耗时长达10年以上。

东宫御所(浩宫的住所)每周都会举行活动,或是开花园派对,或是烤肉,偶尔也会做做运动。而参加这些活动的女性,全都是太子妃的候选人。

不过,浩宫的“最终选择”是外务次官小和田恒的长女、外交官小和田雅子。

1986年10月,西班牙公主访问日本。在欢迎会上,浩宫和雅子生平第一次相遇。将近6年之后,也就是1992年8月,两人第二次相遇。10个月之后,两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关于他们的恋情,日本民间的统一说法是:皇太子浩宫非常喜欢雅子,并发誓“非雅子不娶”。小山泰生也在回忆录中称:

在最后时刻促成这段姻缘的人是日本前首相福田赳夫。福田赳夫在先后出任日本外务大臣和日本首相期间,小和田恒一直担任他的秘书官。也就是说,在雅子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福田与小和田两家就已经熟识。后来,福田赳夫在位于东京银座的东京吉兆(顶级日本料理店)总店,宴请小和田夫妇和雅子,并成功说服了这一家人。

正所谓,婚姻之路绝非坦途,婚后的浩宫与雅子也遭遇了磨难。雅子向往的是华丽的皇室外交,而掌管皇室内务的宫内厅希望雅子“勤加修炼,为日后成为皇后做准备”,以及“孕育皇子”。结果,未能遂愿的雅子患上了精神方面的疾病。2001年12月,浩宫与雅子的孩子降生,可惜是一位无法继承皇位的公主。但是,夫妻俩非常爱这个孩子,并给孩子取名为“爱子”。之后,两人一直没有再生育。所以,浩宫继位后,秋筱宮(浩宫的弟弟)的长子、现年12岁的悠仁将成为第二顺位继承人,排在其父之后。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被立为皇太子之后的近30年时间里,浩宫仍然将“水问题”视为毕生的事业之一。他不仅担任“世界水论坛”的名誉主席,1987年之后,他每年都会举行关于水问题的讲演。据说,这是因为他在1987年访问尼泊尔期间,看到很多女性为了获得一点点淡水,在水井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而深受触动。

此外,身为皇太子的浩宫还经常去地震等各种灾区慰问灾民。在慰问的时候,敦厚淳朴的浩宫觉得非常对不起身边的这些因为恐惧和惊吓而说不出话来的灾民,所以他会和大量灾民做一对一的眼神交流。所以,每次慰问的时长都远远超出了预期。

之前,我曾在一次聚会上,亲眼见到皇太子浩宫。他从始至终一直保持着微笑,让人觉得非常和蔼可亲。

另外,还有一则关于浩宫的轶事,发生在去年10月,日本皇室高圆宫家的三女儿绚子的婚宴上。当时,有一位参加婚宴的客人,因为高兴,喝得酩酊大醉。浩宫身边的工作人员觉得有些不雅,于是向浩宫请示,要不要把这位客人“请”出宴会厅。没想到,浩宫不但没有同意,反而拿着酒壶走到这位客人的身边为他斟酒,并且还满脸笑容的说:“请您开怀畅饮,务必尽兴而归”。在场的人,无不为浩宫的真诚与善良所折服。

那么,今年5月1日之后,日本民众将会迎来怎样一位新天皇呢?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大行皇室外交。而这正好遂了26年前嫁给皇太子、如今即将成为新皇后的雅子的心愿。

对于如何评价这位新天皇,小山泰生表示:

如果有人问我:“新天皇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一定会回答:“一个非常普通的人”。他既没有超乎常人的能力,也不一味地追求出类拔萃。他只是一个脚踏实地的日本人。众所周知,秋筱宮亲王喜欢尝试各种新鲜事物,而皇太子殿下的性格与他的弟弟截然不同——沉稳、冷静、处事淡然,在任何场合下,都不会自我炫耀。“要让别人高看自己一眼”,“要让别人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之类的想法,全都与他“绝缘”。

我曾非常直接地问过他:“继位之后,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他的回答非常质朴:“我想去深山或者离岛,和住在那里的人面对面,说说话。”

然而,日本宪法第1条至第8条规定,天皇政治性的言论和行为都不被认可。按照宪法第1条的规定“天皇是日本国的象征”,但第3条及第4条明确规定“天皇有关国事的一切行为,必须有内阁的建议与承认,由内阁负其责任”,“天皇只行使本宪法所规定的有关国事行为,无关于国政的权能”。此外,第8条还规定“授予皇室财产、皇室承受或赐予财产,均须根据国会决议”。

简单点说,日本的天皇只有权威,但没有任何政治权力。作为日本国民统一的象征,天皇甚至不能公开表示,自己是某位明星和运动员的“粉丝”;暑假期间,也无法去夏威夷度假。所以,经常有人揶揄日本的天皇是“人权遭受极度蹂躏的日本人”。

尽管如此,一位新天皇将会在2019年的春天继位。整个日本,也将迎来崭新的时代。虽然,日本无法抗拒少子高龄化日趋严重的进程,但至少作为国家象征的天皇,已经年轻了27岁。

撰文:近藤大介(日本《周刊现代》副主编)
转载自经济观察网
标题图片:全景视觉

皇室 令和 新天皇 浩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