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时代困境

社会 日本进阶 日本进阶

被称为 “日本病”的“宅”是什么?在日本,不仅仅是少子老龄化问题,有关“宅”的问题,也变得越发严重了。而在中国,被称作“空巢青年”的“宅男宅女预备军”大有人在。作者认为,中日两国应该共同探讨解决“宅男宅女问题”以及““啃老族问题”。

近段时间,一篇由2月11日《光明日报》刊发的,题为《以中日医养照护合作助力老龄化应对》的文章,成为了日本政治家和官僚的话题。文章的大致内容是:中日两国都在面对日趋严重的少子老龄化问题。但是,单就少子老龄化进程而言,中国比日本晚了近30年。所以,中国应该向日本“取经”,深入学习和研究日本应对这一问题的方法。 

日本已经陷入了“自信丧失”的状态。40年前,也就是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日本满怀自信地向中国传授“经济发展之道”。但在2010年,中国的GDP超过了日本。再过10年,很有可能还会超过美国。换句话说,中国已近从温顺可爱的熊猫幻化成了威风八面的巨龙,昔日传道授业的“日本老师”现在又在做什么呢?

不过,《光明日报》的文章,也向世人陈述了一个不可辩驳的事实——巨龙亦有两鬓斑白时。对于中国人来说,想要了解少子老龄化社会的最好的方法,莫过于去日本旅行。在这里,我还想介绍一下由少子老龄化所造成的最新问题。

4月1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宣布:自今年5月1日起,日本启用新年号“令和”。这是日本自公元645年采用年号“大化”之后,第248次伴随天皇的更迭而改变年号。新天皇继位,日本的年号由“平成”变为了“令和”。于是,日本各地出现了很多用“令和”两个字命名的事物,比如:令和T恤,令和馒头等。

但是,在安倍隆重宣布新年号的第二天,日本厚生劳动大臣根本匠,低调地召开了一场记者见面会。会上,根本匠的表情与前一天的安倍截然不同。他一脸凝重地向在场的记者宣布:“8050问题”已经成为了一个新的社会问题。他提到的“8050问题”是指:年过八旬的父母与年过五旬的子女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并且还要照顾子女的日常起居。

按照人们的常规思维,八十多岁的父母应该得到五十多岁子女的照顾。但是,厚生劳动大臣指出:“与之完全相反的情况,正在日本迅速蔓延”。

他作出这一陈述的依据是日本内阁于3月29日发布的《关于生活状况的调查报告书》。该报告共210页,其中提到了很多日本现存的严重问题。比如:被称作“日本病”的“宅”,以及“8050问题”。

对“宅”这个词,该报告作了如下定义:只会为了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而外出;即使外出,也只去家附近的便利店;可以走出自己的房间,但绝对不出家门;甚至连自己的房间都不出——他们并未生病或怀孕,但还是出现以上状态之一,且持续6个月以上。简单点说就是,虽然已经成年,但没有固定工作,没有收入,每天都呆在自己家里,足不出户。

该报告称:在40至64岁的中高龄日本人中,宅男、宅女的总人数高达61.3万人。对于日本人来说,它几乎等于整个日本年出生人口总数的2/3。

在很多父母看来,孩子长大了,就应该离开父母,开始独立工作以及寻找终生伴侣,也就是中国人常说的“成家立业”。但是,根据日本政府首次发布的数据,日本国内存在大量30岁、40岁甚至50岁的“拒绝独立的孩子”,这无疑向整个日本社会敲响了警钟。

2015年,日本内阁也曾做过一次关于青年宅男、宅女的调查。该调查结果显示,日本国内共有15至39岁的青年宅男、宅女54万人。当时,这个数字可谓震惊了日本。而日本内阁于上个月发布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中高龄宅男、宅女的总人数多于青年宅男、宅女。由此可见,关于“宅”的问题,已经越发严重了。

通过“宅”这个字,我们很容易想到,宅男、宅女们肯定很少走出自己家的大门,自然也就很少进入社会大众的视野。但是,不出门、不引人注意,并不是犯罪行为,警察也对他们无可奈何。结果,这些不受关注的年轻人,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地上了年纪。

在我的同学中,就有这么一位名副其实的宅男。大学毕业后,他进入一家公司工作。没过多久,就因为和上司发生争执而辞职。换了一家公司之后,他依然没有“坚持”多久,就再次辞职。第3次辞职之后,他索性离开了东京,回到了父母和妹妹所在的老家。在老家,他又炒了公司。再之后,他就彻底离开了职场,也一直没有结婚。

他的父亲曾是当地某证券公司的高管,在日本泡沫经济时代,也称得上腰缠万贯,养一个儿子可谓不费吹灰之力。但在泡沫经济崩溃之后,他的父亲正好到了退休的年纪。他的妹妹也读完了大学,随即结婚,然后搬了出去。于是,家里就剩下了靠养老金度日的老两口和我的同学。

在那之后的近25年里,我的同学几乎不出家门半步。现在,他已经年过半百,他的父母也到了耄耋之年。于是,这个家庭成为了典型的“8050问题”家庭。

屈指算来,我和这位同学已经25年没见过面了。听其他同学说,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的房间里孤独地度过。而且,他没有手机,也不用电脑,每天就守着房间里的一台陈旧的电视。

他每天起床的时间是黄昏时分。起床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视。到了深夜,父母睡觉之后,他才去厨房找些剩饭剩菜,端回自己的房间里吃。吃完之后,就一直看电视直到天亮。等到实在困得不行的时候,就一头睡过去。这样的生活,持续了整整25年。他也在不知不觉中,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回想学生时代,他曾是一名身强体壮的足球健将,而现在已经瘦得几乎脱相。想要重新回归社会,几乎没有任何的可能。

对于他来说,比“重返社会难”更为严峻的问题在于,年过八旬的父母随时有可能离开人世。今年1月6日,北海道札幌市的一位82岁的老奶奶和她52岁的宅女女儿被发现死于家中。据说,是一位煤气公司的工作人员在上门做检查时,发现异常,随即联系了房东。房东打开门之后发现,母女二人早已离世。后经调查,二人死于“饥寒交迫”。

经过《北海道新闻》的报道,这件事在日本可谓人尽皆知。但不难想象,还有不知多少类似的死亡事件在日本各地发生,只是没有被媒体报道而已。而且,日本政府并没有出台具体的应对方案。

回到开篇的话题,按照《光明日报》的推论,30年后的中国,也将面临严重的少子老龄化问题。这样的推论绝非空穴来风。毕竟,在时下40岁以下的中国独生子女中,被称为“空巢青年”的“宅男宅女预备军”大有人在。

所以,在我看来,中日两国应该携手共同讨论“宅男宅女问题”以及“8050问题”,以期找出有效的对策。

撰文:近藤大介(日本《周刊现代》副主编)
标题图片:全景视觉
转载自经济观察网

少子老龄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