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偶像的真实处境

日本偶像的真实处境(3) 偶像经济——入情入理的中小型营运方式没有赚头?

文化

近来,偶像所属的事务所也被称为“营运方”,演艺事务所如何思考这门生意?又是如何如字面所示地进行“营运”呢?本文访问曾担任大型演艺事务所经纪人,也曾负责地下偶像实际营运的“前营运人员”,请教他们目前偶像业界的真实状况。

高风险的偶像经济

偶像――许多年轻人义无反顾地投身演艺圈,追逐梦想。有人一夜爆红,也有人黯然退出。那些偶像圈的枯荣盛衰,正映照出种种时代氛围。某位40多岁的男性经纪人A先生,曾在各大演艺事务所任职,因此得以站在最前线,近距离观察偶像的一动一静,他如此说道:

“偶像经济表面上非常光鲜亮丽,但却是相当高风险的商业投资,并非简简单单就能出手的领域。”

佐藤江梨子,摄于2005年8月(时事)
佐藤江梨子,摄于2005年8月(时事)

2000年初期,A先生在大型演艺事务所就职时,松田圣子等“个人偶像的活跃期”早已结束。当时席卷偶像业界的是,野田义治麾下Yellow Cab的巨乳写真偶像。“以写真偶像为跳板,再成为演员”的模式是一条踏入演艺圈的捷径。 

A先生给予评价:“对于培育偶像来说不可或缺的初期投资,野田义治知道如何以最少的资源,将旗下艺人培养成演员,手法相当高明。”他接着如此说明:

“首先,在杂志写真和电视节目上曝光,增加知名度,并让艺人去上表演课;媒体曝光率增加,财源自然滚滚而来。”

Yellow Cab让曾是写真偶像的佐藤江梨子、雏形明子、小池荣子等人成功地转型为演员,在世人面前亮相。但A先生就职没多久,就察觉到业界趋势正在改变。他一直关注着商业动向和电视节目的构成,然后发现比起写真偶像,找时尚杂志的模特上节目或上戏的情况越来越多。

“我感觉到,比起裸露到接近极限的巨乳偶像,观众想看更清纯点的了。”

稍纵即逝的模特黃金時期

他的预感非常准。没过多久,“可爱女孩”想进入演艺圈的第一个目标,就变成了模特。最具代表性的应该就是女性流行时尚月刊杂志《CanCam》(小学馆)。以山田优、蛯原友里、押切萌3大顶尖模特为首,发行数量节节上升,并且在2007年创刊了姊妹杂志《AneCan》。曾参与当时模特所属事务所营运事务的B称: 

“模特最注重自己的商业属性,以及皮肤体重等外在状况,因此不必我们唠叨禁止在外饮酒到深夜等等,她们自己就会节制私生活。因此在私生活管理这一方面,非常轻松。”

但时代潮流非常无情,当人手一部智能手机,在YouTube上也能看到PV(广告影片)后,大家就越来越能够识别电视上的名人到底有无实力和魅力,以及作品的好坏了。眼见模特参与电视演出的状况增加,A先生再度预测“模特没演技,迟早过气。”结果就如大家所见,仅有少数人能够顺利从模特晋身为演员,大多数都止步于当职业棒球选手、职业足球员和成功企业家等名人的太太了。

AKB48的List Marketing

在1998年出道的“早安少女组”热潮稍微开始减退的時期,诞生了AKB48。2005年出道时并没有一炮打响,不过后来终于靠2009年发售的第14张单曲《RIVER》拿下了自己的首个日本音乐榜Oricon榜首。当时A先生就觉得:“偶像行业终于正式开启List Marketing的时代了。”所谓List Marketing,指的是一种利用已有顾客名单,拓展业务范围的手法。

受邀参加前日本首相麻生太郎主办的“赏樱会”,正在拍摄纪念照的AKB48成员们,2009年4月18日,于东京新宿御苑(时事)
受邀参加前日本首相麻生太郎主办的“赏樱会”,正在拍摄纪念照的AKB48成员们,2009年4月18日,于东京新宿御苑(时事)

这种营销手法的老玩家首推J家(杰尼斯事务所)。早在个人女子偶像的全盛时期,J家就已经在操作这种营销方式了,具体是推出由不同个性的队员组成的男团,并成立粉丝会(Fan club)开展活动。AKB48也由大约50名女艺人(现已超百人)组成的团体,并在固定的剧场举办演唱会和握手会,全面打造“可以去见面的偶像”路线。正因为身处YouTube时代,在YouTube上无法感受到的“真是的用户体验”才有卖点。

CD销量可以事前预测,参加演唱会的人数也可以计算,A先生说:“在演艺事业里,‘数字就是正义’。”对于销量停滞不前的杂志来说,有望助长销量的AKB就是“正义”。于是杂志在写真页面上,争相启用AKB女星来吸引眼球。

A先生说:“要想玩List Marketing营销,首先就要挖掘大量艺人,组成团体;并且,为了得到高口味观众的青睐,就得让艺人去上课,培训唱跳基本功;而细致的营运方式,也需要许多幕后的工作人员。这门生意很花钱的,只有大演艺事务所才敢做。”

小成本的偶像经济

偶像生意这块大蛋糕,并没有“因为这行被大型演艺事务垄断了,就没人敢来分一杯羹”。于是,人才挖掘成本低的、中小演艺事务所也能插手的偶像生意“地下偶像”便应运而生。

曾在大型事务所任职的C先生,数年前离职创业,成立了一家地下偶像的事务所。他通过熟识的“星探”公司,办了小型选秀,选出了7名女性,签到自己旗下。合约为期2年,明确规定“禁止恋爱”“若寄宿朋友家中须事先报备”“若无特别许可,禁止转移至其他事务所”“支付演出收入的五成”“支付周边商品销售额的三成”等条款,约满后经过双方协商,合约每年更新1次。

然而,在不满1年之内,就有4人离团,理由有“已经不想当偶像了”“住得太远,通勤太辛苦”“宿疾恶化导致无法跳舞”……。C先生觉得:“虽然合约为期2年,但已经没有干劲的人,即使强留下来,我也不觉得偶像团体会成功,而且考虑到她们今后的人生,想要退出的话,还是早退为妙。”毕竟“强扭的瓜不甜”,于是就同意了。然后他紧急进行补选,增补了2名女性,组成5人女团。

他彻底发挥在大型演艺事务所时所累积的人脉,成功将自家团体送上了“TOKYO IDOL FESTIVAL”等大型活动的舞台,宣传手法堪称完美。1个月大约有20场左右的现场演出。但当问及“获利多少”时,C先生笑道:“工作人员全都用爱发电,不拿工资的,但第1年还是亏了300万日元。”

地下偶像经济的收支决算

收支决算如是这样的。支出包含歌曲的委托制作费和置装费、歌唱和舞蹈的课程费用,以及T恤等周边商品制作费。歌曲原本由熟识的词曲创作人制作,1首歌大概50万日元,C先生说:“但是因为收入提不上去,最后的委托费用降为1首10万日元。”即使如此,全年支出也高达800万日元。

收入则仅有媒体演出费和周边商品的销售额。每個月大约会有1次专场演出,剩下大概20场的演出都是跟其他团体联合演出的“拼盘”。而媒体演出费,则因为登上主流媒体非常不容易,所以几乎为零。

而另一大收入支柱的周边贩卖费,则由于T恤根本卖不动,所以几乎都是拍立得的收入。偶像和粉丝在现场聊天10分钟之后,再拍下2人合照,就可以将成本70日元的照片卖到1000日元。合同上约定将3成的周边收入支付给偶像当做酬劳。所以到最后C先生手头就只剩500万日元了。而偶像的收入也只有拍立得照片的所得。所以结果就很凄惨:即使有人气的女孩,每个月也只有6~7万日元的收入,更别说没人气的女孩每月收入仅有2万日元。但这已经是没有剥削偶像,并且认真经营的结果了。

地下偶像经济的终结

如同前述,C先生所经营的地下偶像团体,初始成员有7名,未满1年就有4人退团,其中3人是主动要求离开,剩下的1人则是被C先生开除的,理由是该名成员与粉丝私联。她在合照时,收了粉丝递来的纸条。上面写着附近的车站名称,以及“◯点我在那里等你。”该名成员在团体中属于人气较低的,她哭着说自己是“为了抓住粉丝的心,所以才跑去见面的”。但C先生觉得“不管你有任何理由,规定就是规定”,当场开除了该名成员。

C先生在开除她的时候,心底涌出一种怅然若失的情绪:“现在消费者口味都很叼,低预算的女团很难入他们的眼。这样继续下去,目前留下来的女孩们真的会幸福吗…?”偶像团体进入第2年后不久,C先生便问5名队员:“要不咱们把偶像活动停了如何?”当时没有女孩反对。

C先生结束了地下偶像事务所的经营,开设了一家新的演艺事务所,把5名成员中回答“还想继续演艺活动”的人签到旗下,为了让她们能够从事模特或演员的工作,每天四处奔波。

本文开头的A先生如是说:“偶像经济光靠营销宣传无法成功,必须要有很强的故事性和好运气才行。”

采访/撰文:河野正一郎
编辑:POWER NEWS编辑部

标题图片:在媒体上公开的AKB48新团Team B的公演“剧场的女神”,照片为全员排演的状况,2018年9月6日于东京(时事社)

偶像 雇用 劳动 司法 艺能 劳动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