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倒计时:东京面临的课题

为了避免在东京奥运会期间出现3.11地震时的“全面堵塞”噩梦

社会

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JR东日本公司山手线等线路全天停运,尽管部分私铁在晚上恢复了运营,但仍有大量民众不得不徒步回家。当时,在中心城区的道路上出现了一种被称为“全面堵塞(grid lock)”的现象。车辆彻底动弹不得,甚至不如走路速度快,这种严重的堵塞现象直到第二天傍晚才得到缓解。人们担心,在东京奥运会期间还可能发生同样的问题。

奥运期间,东京的铁路和公路会变成什么样?

东京都奥运及残奥会筹备局在官方网站上公布了一份“大会运输影响度地图”,展示了如果活动期间不采取任何交通对策,将对铁路和公路产生怎样的影响。

以代表性的2020年7月31日这一天来看,在上午9点到下午9点之间,通过首都高速6号向岛线离京方向箱崎附近时,预计需要正常限速行驶的3倍以上的时间。白天时段,在5号池袋线进京方向板桥JCT和3号渋谷线离京方向池尻附近等地图上显示的16处场所,几乎全都需要平时的1.5倍到3倍的时间。

普通公路预计也会出现大面积拥堵,其中,临海副都心地区预计从早到晚全天行车耗时都会增加30%以上。铁路方面也是如此,国立竞技场周边多个车站预计会保持全天拥挤的状态,连接新桥和临海副都心地区的“百合海鸥号”也将呈现全天爆满的态势。

东京都公布的“大会运输影响度地图”(截至2019年6月15日)显示的、在不采取任何交通对策的情况下,2020年7月31日的首都高速交通预测情况。除深夜和凌晨外,其他时段均被代表拥堵的红色染成了一片
东京都公布的“大会运输影响度地图”(截至2019年6月15日)显示的、在不采取任何交通对策的情况下,2020年7月31日的首都高速交通预测情况。除深夜和凌晨外,其他时段均被代表拥堵的红色染成了一片

除了这种单纯的交通堵塞和人员拥挤外,还有其他什么需要担心的问题呢?在2018年5月25日召开的第三次“交通运输顺畅化推进会议”的会议记录上,担任警视厅交通部长的山本仁统括官(内阁官房东京奥运推进本部事务局)留下这样一段发言。 

〈如果车辆从一个信号灯堵到下一个信号灯,那么就会导致道路彻底堵死。这种现象叫做全面堵塞,当年东日本大地震后东京都内就出现了这种情况。如此一来,基于信号灯的交通管理就会瘫痪,导致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才能缓解拥堵。而奥运会和残奥会期间,如果交通量持续高峰,再连续实施交通管制,那么以奥运相关路线为中心,恐怕奥运赛事相关地带就可能会再次出现东日本大地震后的严重拥堵,这种问题令人非常担忧。〉 

全面堵塞是“前端堵塞的连锁反应”

针对这种“全面堵塞”现象,以及应该如何避免等问题,我们采访了交通控制工程专家、东京大学生产技术研究所的大口敬教授。

“如上图所示,我们假设道路构成井字结构,一个路口发生某种问题,造成了交通拥堵。当拥堵蔓延到下一个路口,前面的车辆已经淤积到无法动弹。这叫做‘前端堵塞’。所谓全面堵塞,严格地说,指的是这种前端堵塞在井字形的道路上绕了一圈。如此一来,最开始出现堵车的地点会更加拥堵,严重时甚至可能陷入恶性循环,最终导致道路系统彻底瘫痪。这就是一个死局。换句话说,全面堵塞是车辆流动不断恶化,最终走向死局的状态。”

但实际上,据说这种形式的严格意义上的“全面堵塞”只有在极其罕见的环境下才会发生。因为通常构成井字形的路网都会有某些活路,可以选择其他路径。因此,他推测东日本大地震后在东京都中心城区出现的、被称作“全面堵塞”的现象可能是以下的情况。

“东日本大地震时,徒步回家的人们遍布街头,行人不断穿越马路,导致车辆不能左转之类的问题引发了拥堵。拥堵的车辆队伍不断延伸,一直排到了相邻的路口。同样的问题在附近多个地点同时发生,最初的问题所造成的堵车队伍就会与其他问题造成的堵车队伍连成一片。然后导致原本就拥堵的地方更加无法通行。也就是说,可以认为那是前端堵塞的连锁反应。”

东京的道路重视效率,车道较少

从这一点考虑,东京奥运会期间中心城区道路上可能发生出现什么问题呢?大口教授这样说道。

“在日本,确定车道的基本思路是——‘只要不堵车就行了’,所以东京的道路只规划了最起码的车道。只要车辆不拥堵,把车道充分利用起来,就能提高效率。对于开车的人来说,这是很让人抓狂的事情……。如果在这样的道路上另行划设奥运专用车道,社会车辆的通行空间就会相应受到挤压,进而引发拥堵。如果在国立竞技场周边等地实施保障奥运车辆通行的交通管制,那么眼前的道路就会发生拥堵,引发前端堵塞。同时,如果附近其他地点也出现了拥堵,就会相互影响,造成更加严重的拥堵。换句话说,恐怕会出现东日本大地震后那种‘全面堵塞’的情况。”

大口敬教授
大口敬教授

那么,怎样做才能避免出现“全面堵塞”呢?

“东京平时发生的拥堵多是来自于与经营和物流等经济活动相伴的车辆流动。但如果遏制这种流动,将会造成巨大的社会损失。既然如此,只要把车流量压一压就可以了。比如,在这个时期,将平时一天的库存分成三天消化,把每天早上七点的配送改到夜间,巧妙地引导企业合作,避免他们把运输活动集中到某个固定的时间段。”

因此,在奥运期间的拥堵对策方面,“交通需求管理(TDM)”既是前提,也是必要内容。现在正在研究相关机制,推动企业变更运输路线和时间,个人变更快递收货时间。同时还有方案提出,可以在午夜零点到4点之间,将首都高速的通行费用下调到半价左右,在早上6点到晚上10点之间,对私家车加收1000日元左右。 

另一方面,东京商工会议所今年3月实施的会员问卷调查显示,针对物流方面的对策,回答“已经在公司内部展开研究”的会员比例为5%左右,44.3%的企业表示“觉得有必要进行研究,但尚未着手”,准备工作明显滞后。

为了在交通方面留下奥运遗产 

东日本大地震后也发生过这种情况:人们都想在同一个时间段回家,这种集体行为引发了混乱。

“想要在发生拥堵的道路网络上改善拥堵问题,通常可以采用两种办法。一是利用通畅的其他道路。二是错开时间。但不一定恰好就有其他的通畅道路,即使比较通畅,绕路过去也会导致需要在路上花费相应的时间。而这段时间也可能发生其他事故问题。相比之下,错开时间对于缓解拥堵还是非常有效的。也就是说,在比赛开始前和结束后等交通容易骤然集中的时间节点,只要能够充分错开时间,就有可能避免拥堵。”

作为“交通需求管理”的举措之一,也可以推进在家工作等利用信息通信技术,不受地点和时间限制,具有弹性工作形态的远程办公……。

“除了推进远程办公外,或许还可以有效利用位于大阪等地方上的分公司,借此机会改变东京单极虹吸的状况。甚至不如在奥运期间,试着停止东京总公司的功能?这也可以成为关东地区发生直下型地震时的模拟训练。如果能够证明即使停止总公司的功能,也不会影响销售额,就能向世界展现日本经济的韧性,提升其内在价值。”

在东京都内,人身事故和恶劣天气等导致铁路列车运行晚点的情况屡见不鲜。这种时候,往往可以看到出租车和巴士等车点排起长队。奥运期间难言不会出现这种景象。

“无论是铁路还是公路,发生事故时最需要做的是迅速而准确地掌握实际状况。到底发生了什么?通行情况如何?通过传感器加以把握,并广泛共享信息——完善这种系统将会成为一种技术遗产。在此基础上,如果替代运输手段不足,可以选择暂时‘不让人们移动’,根据运力缺口情况分批缓慢转移人群。另外,还可以推出一些吸引人的活动,比如露天大屏幕投影什么的。”

奥运期间,要时刻关注信息,错开交通集中的时段,这具有重要意义。如果不想遭受拥堵之苦,要么在都内周边尽量避免出行移动,要么干脆别去东京,待在家里通过电视观看奥运赛事,这或许也是不错的选择。

采访、撰文:桑原利佳,POWER NEWS编辑部 

标题图片: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交通系统中断。回家的人们将道路挤得水泄不通(2011年3月11日晚,东京四谷附近,时事社)

交通 东京奥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