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战中的日本书店

“双子狮子堂”:“百年书店”的梦想,书店界的唐・吉诃德

图书 文化

尽管出版业的不景气已是老生常谈,但绝不是说人们已经不再需要“书籍”这种媒体。不过,买书的“场所”确实发生了巨变。在亚马逊上买书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种习惯。过去,商业街上的小书店曾是一道日常风景,但如今,它们正以每年800-1000间的速度逐渐消失。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却有一家书店打出了要做“百年书店”的口号。

精选书专卖店

乍见“双子狮子堂”这个取自店主夫妇两人星座的店名,恐怕没有人会联想到这是一家书店。而让人觉得另类的还不仅是店名,还有双子狮子堂” 的店面。书店所在的赤坂地区,不仅拥有电视台和闹市区,还邻近政治中心区域永田町,是东京市中心的黄金地段。从赤坂大道穿过一些七拐八拐的小路可以走到六本木,书店正是隐藏在途中小路迷阵的一个角落。而且厚重的蓝色店门总是关着,从外面无法窥探店内的样子。

蓝色店门紧闭的“双子狮子堂”
蓝色店门紧闭的“双子狮子堂”

“老顾客经常建议我们至少要开着店门。他们总说,你这儿关着门,哪会有新客人进来啊。”

店主竹田信弥先生(33岁)挠着头说道。

“你看,店门是书的形状。我的本意是通过这个造型来邀请大家进入书的世界……”

店内空间大约10坪左右(约33平米),墙面整面都是书架,放满了国内外的小说、思想哲学、评论和随笔等各种书籍。池泽夏树编纂的世界文学全集(河出书房新社)五颜六色的书脊十分显眼。这家小小的书店居然已经卖出了八套这部30卷的大部头,可谓业绩不俗。书架前堆放的小书箱也是装得满满当当,书架上装不下的书籍就静静地躺在这里。

3600册书籍构成的混沌空间,静谧而充实。
书架的侧边上有一块木牌。上面写着选书人的名字,有作家辻原登、原日本生命网络人寿保险公司董事长・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校长出口治明、三岛出版社的三岛邦弘等。

辻原登是竹田大学时代的恩师。书店开张之际,面对竹田诚惶诚恐的恳求,他欣然应允为书店精选书目。

选书人现在共有36名。
都是竹田主动恳请他们为书店选书的。每位选书人的书格上,都摆满了他们推荐的书籍。

按选书人分类的精选书
按选书人分类的精选书

在委托选书的时候,他总是抱着要一起走过百年的情怀,这样对选书人说道。

——请您告诉我10-100本即使过了100年您还想保留的纸质书籍——

并且,他承诺无论新书旧书,都会尽力收集。

竹田这样形容书籍的力量:
“从物理角度而言,书籍只是用纸张和油墨的产物,但能够被人阅读流传100年、200年的书籍,其中必然蕴藏着奇特的能量,即使经过复印、翻版改变了形态,依然可以生生不息。那或许是类似言灵(语言之中的特殊力量——译注)的东西,或许也可以管它叫“睿智”。我认为,我们可以很自然地从书的封面和书脊上感受到对于这些书籍作者的敬畏。”

店主竹田信弥接受采访
店主竹田信弥接受采访

竹田把“双子狮子堂”定位为一家精选书专卖店。

从街区小书店到大型书店,各种书店纷纷陷入经营困境,而竹田偏偏要在这样的背景下开书店,而且还真心打算要与选书人共同打造一家百年书店。这份深情,源于他自己曾被书店拯救的经历。

在书店觉得呼吸更自由

竹田是在东京的目黑区出生长大。
初中三年级时迷上了轻小说。
在喜爱读书的朋友推荐下,竹田如饥似渴地读了很多轻小说。读书,成为了暂时逃离应试学习的一种方式。就是在那个时期,他开始进出自家附近的书店。住在一起的祖母慷慨地给了他很多零花钱买书,他就不停地买书读书。

上高中后,他进出书店越来越频繁。
他每天都去书店。有时候甚至一天连逛好几家书店,有时候和朋友约好在书店碰头,结果自己却在书架前挪不开步子了,搞得朋友哭笑不得。

和后来结婚的狮子座女友约会,也总是相约在书店。当时经常去的是位于渋谷的综合书店“BOOK FIRST”(2017年已停业)。这片稍稍与世隔绝的安全空间,让他感觉呼吸更自由。

“比如,喜欢野营的人只要进入森林就会感觉一身轻松。我也是如此,每当在书店置身于书海之中,就会觉得身心得到了解放。我在书中找到了消解当时心中烦恼的答案,还邂逅了许多指引我人生的入门书。真的令我感到心情舒畅。”

竹田早早退出了学校社团,还曾因为同学关系的问题而逃学,高中时曾经长期情绪不安。可是,一旦身处书店的空间,沉浸在庞大的书籍洪流之中,即使找不到恰当的答案,也能得到精神慰藉。

“如果要打个比方,我觉得可能就像是现实空间的上网冲浪。”

他喜欢读舞城王太郎、佐藤友哉、丝山秋子等人的纯文学和随笔作品。高二的暑假,他参加了东海大学的文艺创作暑期课程。来听课的都是立志要当作家的学生,讲师则是辻原登等作家,竹田接触到了一个与高中截然不同的世界,感觉豁然开朗。

高三的春天,他创立了名为“双子狮子堂”的网上旧书店。后来考入东海大学文学系文艺创作科(现已更名为文化社会系文艺创作科),2008年春季毕业进入IT初创企业工作后,仍然继续经营网上书店。

应届毕业进入初创企业工作,副业经营网上书店

除了被书店拯救的经历外,从小学开始,自己就喜欢在户外玩耍时模仿办杂志的游戏,或者画一画小故事和漫画。虽然曾经向往成为小说家,但小说也不是那么好写的。但不管怎么说,还是愿意和书待在一起。如果可能的话,希望成为一个中介,为书籍和读者牵线搭桥。

这就是竹田从校园进入社会以后依然坚持经营网上书店这个副业的原因。

另一方面,他在雷曼危机爆发前夕入职销售岗位的那家初创企业,工作环境极端恶劣。偶尔休息去买买书,就算是一种心理安慰。在拜访客户的途中顺便去旧书店买点书,晚上在网上书店上架,这就是他唯一的乐趣。

两年半后,他跳槽到了另一家IT公司,而这家公司是老板一言堂,员工接连辞职,竹田没干多久也选择了离开。

27岁时,他决定把之前作为副业的网上书店做成自己的主业。恰巧此时一个机缘巧合,他以几乎免费的成本租到了文京区白山地段的一个房子,于是决定开一家实体书店。此时是2013年春天。

神田神保町一家颇有实力的代销书店按照买进后不退货的条件,接受了和竹田的生意往来。是竹田的一句“要做百年书店”,打动了书店负责人。

社会上认为“出版业不景气”的观念已经根深蒂固,但仍有许多的年轻人选择经营书店。可是书店不断消失毕竟是现实,对这种现状深感痛心的这位书店负责人,决心给竹田加油打气,希望他坚持下去。

“我琢磨着,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那就太可惜了。我想自己还年轻,应该能做到。只要不给妻子添麻烦,我应该能做点什么。”

大学一毕业,竹田就马上和狮子座的女友结婚了。妻子现在已经是一名漫画家了。不过,结婚当年她还没有出道,只是埋头不断创作。

为了构建一个企业框架,竹田将实体书店“双子狮子堂”改编成了父亲经营的人才教育咨询公司旗下的书籍事业部。

不过,书籍事业的效益并不足以支付竹田的工资。于是,竹田又到之前工作的公司打零工赚取自己和妻子两人的生活费,空闲时采购书籍。工作内容主要是打扫卫生、检修保养和会计事务等杂活。

2015年,书店搬到现在赤坂这个地方,出现了转机。
将竹田的认真劲儿看在眼里的父亲建议竹田向银行贷款,买下了一幢已有70年历史的旧公寓的一层。这就是现在这家蓝色店门的书店。

店内摆满了书架
店内摆满了书架

为了维持书店运营,兼职打工成为了更加重要的“零部件”。

除了在初创企业打工外,竹田还兼任了父亲公司的会计、文字誊抄等工作。

书店每周营业四天,原则上下午3点到晚上9点开门。
竹田去做兼职的时候,就拜托父亲看店。

现在已经不再是坐等客人来店就能卖书的时代了。

搬到赤坂以后,每年要举办超过60场读书会。举办第一次读书活动时,有幸迎来了恩师辻原登。

读书会的景象
读书会的景象

有一天晚上,一场以韩国文学为主题的读书会吸引了七名爱好者前来参加。担任主持人的是一位热爱韩国文学的老顾客。其他参与者身份各异,有初次参加的30多岁的女性,有因为身边无人爱书而对读书话题如饥似渴的工程师,还有不用再照顾孩子、希望重新读书学习的50多岁主妇,等等。书籍,让他们走到一起,据说他们都很珍惜这种简单干脆的关系。

“这是一个纯粹为了谈论书籍话题的场所,结束后不会聚餐喝酒。大部分人都是初次见面。”

此外,每年1月还会发行名为《しししし》的文艺杂志,最近还推出了作家的钢琴CD。在这个每年诞生八万种出版物的时代,很多人感到很难从数量庞大的书籍中筛选出自己想读的东西,竹田的书店就会为他们提供选书配送服务。

“我希望从狮子堂这个地方,创造出各种和书籍、作家有关系的东西。”

用“外资”来支撑书籍行业

在东京都内的出行,全靠自行车。
体力工作和经营书店似乎在身心健康上也形成了很好的平衡关系。主动选择“身兼两职”,撑起了书店经营活动——这种创造工作的方式似乎也呼应了鼓励从事副业的现代劳动模式。不过,针对出版行业日益收缩的状况,竹田具有更深层次的考虑。

“我考虑的是在书籍以外的领域赚取‘外资’,让资金流入书店和出版行业,而不是局限在书本这个行业内谋生。我希望在其他效益景气的行业赚取利润,然后回馈给书籍的世界。因此,我想在狮子堂找到书籍以外的某种畅销商品。希望借助书籍以外的收入,让出版行业维系100年。”

到底是推出网络服务,还是开发销售清扫工具之类的商品,现在还没有确定。反正是要发掘出别的“赚钱”业务,然后回馈文学和出版事业。据说竹田正在认真思考如何找到出路。

“作为一个新的尝试,我打算利用打工的经验,从明年开始推出清扫业务。我觉得那些光靠写小说不能维持生计的作家也可以参与其中。我认为需要建立一种支援机制,让作家在收入有保证的前提下继续创作小说的事业。”

竹田爱读塞林格的书和《唐・吉诃德》。
高一的时候,他读了《麦田里的守望者》。最后一章写到,主人公希望成为“麦田守望者”,守卫在麦田的悬崖边,防止孩子坠落,竹田表示“自己也想做那样的人”。虽然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工作,但如果有的话,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到孩子们。

现在,竹田感到守望麦田的工作和开书店具有相通之处。

“我也希望通过这个书店,为作家和读者牵线搭桥。因为我觉得大家一定能从书中得到救赎。”

他那立志要做百年书店充满激情的表情,不禁让人联想起单纯、专注而快乐的唐・吉诃德。

图片:长坂芳树

双子狮子堂

东京都港区赤坂6−5−21−101
http://liondo.jp
营业时间 15-21时
固定休息日  星期日、星期一、星期二
类别  新书、旧书、精选书专卖店
藏书量 约3600册

书籍 书评 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