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米亚狂想曲》再掀狂潮:皇后乐队与日本“特殊缘分”

文化

电影《波西米亚狂想曲》的大热,给皇后乐队的人气再续了一把火。《Music Life》原主编东乡女士,从皇后乐队出道时起便开始关注该乐队,并对乐队进行了长达四十年的采访。本文是我们对东乡女士的访谈。

东乡Kaoru子 TŌGŌ Kaoruko

音乐评论家。出生于神奈川县。高中毕业后,进入SHINKO MUSIC工作。1979年起任《Music Life》主编,是当时日本皇后乐队热的推手。90年离开公司,作为自由音乐评论家活跃至今。2019年3月,对2004年发行的《与皇后乐队度过的闪耀时光》做了修改后再版发行(SHINKO MUSIC)。

据报道,英国摇滚乐队皇后乐队(Queen)的传记电影《波西米亚狂想曲》2018年11月在日本上映后,截止到2019年5月,票房收入已经突破130亿日元,在外国真人影片票房榜上排名第九。粉丝网友在社交媒体上热议,影院采用了观影中可以欢呼跟唱的形式,更是吸引了人二刷三刷。如此空前盛况甚至被称为“社会现象”。皇后乐队再次热气冲天。

1973年,皇后乐队在英国出道,一开始被评论家们批得一无是处,在美国也迟迟没有打开知名度。然而1975年4月首次登陆日本,受到了女粉丝们疯狂的欢迎,让乐队成员无不受宠若惊。而《波西米亚狂想曲》在英国单曲榜单上霸榜9周,则是之后的事情。此后,一直到1985年,10年里他们共来日巡演6次。《Music Life》原总编东乡女士说,自己从乐队刚出道的小透明时期开始就关注上这个乐队了。

对皇后乐队而言,日本是怎样的存在呢?“在日本,他们生平第一次受到歌迷热捧,所以对日本抱有特别的感情。出道之初,他们在英国被炮轰为‘华丽摇滚的残渣’,在美国也是查无此人的小透明。却没想到,首次访日演出,就一步登上了武道馆这个日本最高级别的大舞台,女粉丝为他们痴狂,为他们落泪。”

“吉他少年”捧起来的摇滚人气

新兴乐谱出版社(现在的SHINKO MUSIC)出版的《Music Life》这本杂志,因1965年星加Rumi子女士作为首位日本人在伦敦单独采访披头士而出名,可以说是外国音乐杂志的先驱。第二年披头士来日演出,当时还是高中生的东乡女士作为“披头士”铁粉也去听了演唱会。当时她就把星加Rumi子当做自己努力的目标,并在不久之后如愿走进了《Music Life》的编辑部,在第一线体味了70年代之后摇滚全盛期的辉煌。对于当时的情形,她回忆道:

“在美国,1969年的户外摇滚音乐节伍德斯托克音乐节(Woodstock)是个分水岭,之后摇滚乐便以燎原之势发展起来。日本则是在披头士解散之后,1971年,Grand Funk Railroad、Pink Floyd以及Led Zeppelin陆续来日举办了气势宏大、震撼人心的演唱会,给日本歌迷巨大冲击,纷纷大呼‘摇滚太酷了!’。”

“当时,80%的外国音乐粉丝是男性。吉他少年憧憬的三大吉他手是Jeff Beck、Eric Clapton、Jimmy Page。另外,人气乐队,则有英式硬摇滚Led Zeppelin、Yes,以及被称为前卫摇滚的Pink Floyd。”

然后就是皇后乐队的登场了。“在没有一点背景知识的情况下,我收到了唱片公司寄来的新歌试听唱片《Keep Yourself Alive》,听了觉得很有趣,似乎是把早期的Led Zeppelin和Yes糅杂在了一起,但又在什么地方有点儿不一样。在那些把先人一步购得进口唱片视为一种‘地位象征’的男性外国音乐爱好者中,已经有一部分人开始在议论,称‘布赖恩·梅(Brian May)的吉他太棒了’。”

不过1974年3月,也就是晚了英国半年,他们的第一张专辑《Queen》,以《战栗的女王》为标题在日本发布,随后又了解了乐队成员的颜值,于是,“女粉丝的热度,就逐渐高过了吉他少年们”。

“初期的皇后乐队在欧美乐坛不被看好,所以FEN(美国军事电视网,现在的AFN)和海外杂志也都没有进行报道。因此,这些女粉丝们就纷纷奔向了《Music Life》的怀抱。”

“摇滚少女”诞生,标志着摇滚黄金年代拉开帷幕

东乡女士第一次见到皇后乐队真人是1974年5月去纽约出差的时候。当时是她去采访英国摇滚乐队Mott the Hoople。皇后乐队那时是给该乐队暖场的。主唱佛莱迪·摩克瑞浑身散发出妖冶的气氛和强大的感召力,飘逸闪耀的华美服饰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她还感慨乐队成员真人颜值比照片上看着高多了。

“感觉佛莱迪那种让人脸红心跳的危险气质,正好戳中了偏好模糊性别和少年感的日本女生的萌点。”1975年乐队首次赴日,在日本武道馆召开的演唱会上,因太过兴奋而晕厥的少女接连不断。“这样的‘摇滚少女’的诞生,标志着日本摇滚黄金时代拉开帷幕。”

顺便一提,皇后乐队出道前,英国曾掀起过一阵短暂的华丽摇滚热潮,当时的中心人物大卫·鲍依(David Bowie),因其中性化妆和奇幻风的着装在日本也斩获了超高人气。“70年代少女漫画风潮中,出现了耽美漫画的先驱作品,里面都有类似鲍依的人角色或山寨佛莱迪。”

首次登陆日本便刮起飓风,直到1982年,皇后乐队在《Music Life》人气投票中,连续8年雄霸人气乐队排行榜。“当时男粉中有人对女粉抱有偏见,觉得女人听不懂摇滚,但仅靠卖脸是不可能火这么久的。皇后乐队之所以受到这么长久的追捧,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音乐的魅力。”

同一时期,KISS、Aerosmith(空中铁匠乐队)等美国摇滚乐队的粉丝队伍也不断壮大,日本的外国摇滚乐市场实现了急速发展。

1975年首次赴日时的京都旅行(摄影:长谷部宏/MUSIC LIFE ARCHIVES)
1975年首次赴日时的京都旅行(摄影:长谷部宏/MUSIC LIFE ARCHIVES)

摇身一变成为“世界的皇后乐队”

1977年发布了第6张专辑《News of the World》(新闻世界),不再拘泥于原带加录,向抒情性较弱的、单纯的硬摇滚路线转型。《We Are the Champions》(我们是冠军)大爆,一举打进美国单曲榜前五名。

“日本粉丝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初期华丽视觉系皇后乐队的粉丝,另一拨是短发胡子佛莱迪所象征的体育场摇滚(Stadium rock)粉丝。”东乡介绍道,“死忠粉大多喜欢早期的皇后。但是当时在美国,销量好才有咖位,所以他们是主动选择了战略转型吧。”

“最终他们如愿以偿,成为了‘世界的皇后’。佛莱迪去世的前一年,1990年,皇后乐队发布了专辑《Innuendo》。听了这张专辑,我感觉曾经的皇后又回归了。感觉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回归了初心。”

1978年10月东乡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市采访佛莱迪·摩克瑞、布莱恩·梅式时的合影(图片提供:东乡Kaoru子)
1978年10月东乡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市采访佛莱迪·摩克瑞、布莱恩·梅式时的合影(图片提供:东乡Kaoru子)

千辛万苦采访佛莱迪

“在《Music Life》的时候,采访最多也最累的就是皇后乐队。从新人编辑,到1990年做自由记者,他们无时不在我的‘身边’。那种感情已经超越了喜好的范畴了。”东乡如是说。

东乡女士参与并见证了皇后乐队无数次历史性的瞬间。电影《波西米亚狂想曲》中展现了乐队在Ridge Farm工作室录制《A Night at the Opera》(歌剧院之夜),做彩排的场景。当时东乡就花了整整一天对他们的彩排进行了采访。电影的高潮部分,也就是1985年7月在伦敦温布利体育场举行的LIVE AID(拯救生命)演唱会,当时东乡也在现场。那是一场大型慈善演唱会,世界各国都进行了卫星转播。

采访时遇到的最大障碍,就是在电影里也被塑造成“反派”的保罗·普朗特(Paul Prenter)。他是佛莱迪·摩克瑞的私人助理。

“他是佛莱迪的信徒,但此人指挥管理水平实在堪忧,就算提出采访申请,也总是传达不到佛莱迪那里。为此我跟他大吵过好几回。弄到后来,他一看到我就逃。”

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佛莱迪步步深陷孤独。“队友纷纷结婚生子。这时,保罗趁机讨好说:‘最理解你的人只有我’,佛莱迪也就这样接受了他。这种状况,在采访中我很快就看清楚了,非常令人气愤。”

他们最后一次访日是1985年5月,“当我知道了保罗不在访日成员名单上的时候,,不禁心中暗喜,佛莱迪总算醒悟过来了......”东乡说,她的那次对佛莱迪的个人采访,前所未有地顺利。

“可能也是因为单曲《Mr. Bad Guy》马上就要在日本发布,他也很想聊一聊这张单曲吧,他给我的印象非常友善而且精神焕发。”

佛莱迪给东乡看了好几遍刚刚完成的《I Was Born to Love You》的MV,还时不时地暂停画面,为她一个劲地解说。佛莱迪热情得让人有些吃不消,但又像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让人恨不起来。这次采访是东乡最后一次跟佛莱迪面对面交谈。

当时已经有人在传皇后乐队要解散了,而实际上,他们也宣布这次日本演唱会结束后“将进入修养期”。东乡说,如果他们没决定参加两个月后的LIVE AID演唱会的话,当时可能就这么解散了。“那场演唱会我也去了,简直是光芒万丈,实在太震撼了”。面对七万多的乐迷,佛莱迪贡献出了前所未有的精彩表演,瞬间俘虏了所有人的心。“乐队自身也获得了救赎。就在他们对自己的乐队失去信心的时候,粉丝用滔天的热情接受了他们,让四人再次鼓起了前进的勇气。”

对日本的特殊感情 

2011年2月,伦敦召开了纪念乐队成立40周年的“皇后乐队展”。前往采访的东乡再次见到了布莱恩和罗杰。两人再一次对她说,首次日本演唱会的经历,让他们踏出了作为乐队成长的第一步。

皇后乐队有首歌能让人感受到他们对日本的特殊感情。那就是加入了日语歌词的《Teo Toriatte/ Let’s Us Cling Together》(携手共进)。2011年3月东日本大地震袭来,当时海外音乐人紧急发售的慈善专辑《Songs for Japan》中就收录了这首歌。

2011年2月,东乡与阔别已久的布莱恩·梅、罗杰·泰勒再聚首(图片提供:东乡Kaoru子)
2011年2月,东乡与阔别已久的布莱恩·梅、罗杰·泰勒再聚首(图片提供:东乡Kaoru子)

这首歌最早收录于1977年发布的第五张专辑《A Day at the Races》,据说加入日语歌词是佛莱迪的主意。他们再次来日本举办演唱会时,“听说佛莱迪拜托当时的女翻译把自己写的歌词翻成了日语。”(东乡)

佛莱迪对日本有着特别的兴趣。他热爱日本的传统工艺,每次来日本都会买不少美术品,去了京都。1986年他私下到日本旅游时,去了栃木县的陶瓷美术馆“栗田美术馆”。“美术馆内还挂有他的当时照片,现在,皇后乐队粉丝把那里当作了圣地。”

年轻一代“重新发现”皇后的魅力

“现在的年轻人是在智能手机端看MV的一代人,所以才会被大荧幕上再现的“拯救生命”慈善演唱会的震撼力所折服吧。”东乡说,“很多年轻人惊讶地发现,原来甲子园的应援歌以及在电视广告上听过的许多曲子都是皇后乐队的,于是重新跑到网上去找皇后乐队的歌来听。老粉和新粉的协同效应,造就了此番热潮。”

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热度重燃。2004年木村拓哉主演的电视剧《冰上恋人》主题曲,便是《I Was Born to Love You》,还用了其他歌做插曲,引发了热议,当时销售的精选专辑非常火爆。

而这次更是盛况空前,热度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布莱恩·梅和罗杰·泰勒的动向每天都有报道,也被粉丝在社交媒体上疯转。乐队计划邀请美国人气歌手亚当·兰伯特担任新的主唱于2020年1月来日本演出。

东乡感慨良深地说:“看着依然精力充沛地活跃在歌坛的罗杰和布莱恩,我感受到了他们身上的责任感,那就是要继承皇后乐队的音乐以及佛莱迪的精神。”

采访/撰文:日本网 编辑部 板仓君枝

标题图片:1975年首次访日的皇后乐队在京都观光。从左到右是罗杰·泰勒、佛莱迪·摩克瑞、约翰·迪肯、布赖恩·梅(拍摄:长谷部宏/Music Life Archives)

英国 皇后乐队 摇滚 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