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与日本人(1):江户时代漂流上岸的神秘美女与圆盘状航行物体——探寻“虚舟”传说之谜

文化 社会

美国国防部公开了“不明飞行物体(UFO)”的影片,使得UFO的真相再次成为关注焦点。据说日本在江户时代时,曾有UFO漂流到茨城县?田中嘉津夫以绘有奇妙航行物体的古籍为线索,针对“虚舟”传说的年代背景和它跟UFO的关联进行了考究。让我们听听他怎么说。

田中嘉津夫 TANAKA Kazuo

岐阜大学名誉教授,1947年生,专攻光信息工学。在大学中,除了专门课程外,也在一般通识科目开设“怀疑式的思考(Skeptical Thinking)”课程。此外,他也是研究“虚舟”传说的大家,曾在2009时以笔名加门正一出版《江户“虚舟”神秘事件》(暂译名,乐工社出版),2019年时亦有英文研究专著《The Mystery of Utsuro-bune》问世。不遗余力地于向海外宣扬虚舟传说的魅力,每年都要在岐阜大学的市民讲座上讲述其研究成果。

享和3年(1803年),一个圆盘状的航行物体漂流到常陆国(茨城县)海岸边,里面出现了一位抱着盒子、穿着陌生服饰的美女。她不谙日语,船上写着谜样的文字——这样的“常陆国虚舟奇谈”散见于江户时代的各种文献。这些记载的背后,是否真有这么一出离奇的漂流事件存在呢?岐阜大学名誉教授田中嘉津夫长年从事“虚舟”研究,为什么他会投入到与其所学的光信息工学毫无关系的研究领域呢?

拥有实体的神秘事件

“一开始的起因是1995年奥姆真理教事件。此邪教组织之所以发迹是因为教祖麻原彰晃的预言与悬空漂浮等事迹,而该教团的干部成员多是理科出身的精英。所以,我为了让学生从科学角度探讨所谓的『超自然现象』,开始在大学开讲相关课程,并着手搜集各种资料作为授课材料,比如美国的UFO情报和日本的传承故事等等,就是在这过程中发现了『虚舟』传说。”田中如此说道。“在美国出现UFO传说的很久以前,记载在江户时代日本文献上的航行物体,不知道为何很像一个飞翔的圆盘。我当下觉得这好有趣。”

UFO首次获得世人关注,是在1947年6月24日的“阿诺德事件”,媒体报导了美国实业家肯尼斯·阿诺德(Kenneth A. Arnold)目睹“飞行圆盘物体”的消息,随后世界各地相继传出各种目击事件。其中,尤以1947年7月,发生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罗斯威尔近郊处的UFO坠毁事件,“罗斯威尔事件”最为知名。“不过,到头来据称已回收的UFO残骸和外星人尸体都下落不明,唯一剩下的只有目击者模糊不清的证言。像这样,全世界的UFO情报都是‘不具实体的神秘现象’,然而虚舟传说却能透过好几本古籍按图索骥地考究下去,对研究者来说,在这层意义上,虚舟传说堪称是‘拥有实体的神秘事件’。”

甲贺忍者记录了具体上岸地点

田中嘉津夫以英语出版的研究专著,封面插画来自《兔园小说》(1825年)
田中嘉津夫以英语出版的研究专著,封面插画来自《兔园小说》(1825年)

江户年间,全日本各地都留有类似的“虚舟”(亦称“空穗舟”)传说,而田中聚焦的研究对象,是明确记录发生在1803年(根据资料,记载日期有所不同)常陆国的海岸边,插图上画有美女与奇妙航行物体的几本古籍。其中,《南总里见八犬传》作者曲亭马琴在文人结社“兔园会”中,搜罗各种稀奇古怪传闻故事纪录而成的《兔园小说》(1825年),以及长桥亦次郎的《梅之尘》(1844年)很早便为人所知。其他还有如《莺宿杂记》、《弘贤随笔》,以及记载外国船只漂流到日本或日本人漂流到国外事迹的《漂流记集》等书。

田中最初的假说认为,这或许是源自俄国捕鲸船的船难事故,后经润色流传下来的结果,但他迟迟找不到任何官方文献中,能左证相关船难的记录。相反地,他却接连发现各种新资料,就这样一头栽进了探究“虚舟”传说背后的各种渊源。至今,田中已经找到11种跟常陆国虚舟传说有关的文献,而其中两件文献导出的假说更是富有魅力,这两件文献都是事发当年1803年的记录。

驹井乘邨的《莺宿杂记》(1815年左右),他曾是松平定信的家臣(国会图书馆藏书)
驹井乘邨的《莺宿杂记》(1815年左右),他曾是松平定信的家臣(国会图书馆藏书)

屋代弘贤的《弘贤随笔》(1825年),他侍奉幕府,同时也是位书法家,也是兔园会成员之一(国立公文书馆藏书)
屋代弘贤的《弘贤随笔》(1825年),他侍奉幕府,同时也是位书法家,也是兔园会成员之一(国立公文书馆藏书)

《水户文书》(私人藏书)
《水户文书》(私人藏书)

其中之一,是居住在茨城县水户市的古籍文献收藏家所持有的〈水户文书〉。田中察觉到图中女子的服饰,神似于茨城县神栖市养蚕信仰的寺庙“星福寺”中的“蚕灵尊”所穿服饰。原本茨城县就有关于养蚕起源的“金色姬传说”,星福寺的佛像也是以金色姬为原型。传说中,金色姬搭乘着蚕茧形状的圆木舟,从天竺(印度)漂流到常陆国来,为了感谢当地一对夫妇的照顾之恩,遂传授了养蚕技术,随后升天而去。目前田中找到的11种文献中,插图所绘的女性衣着各有不同,但仅有〈水户文书〉的描绘能辨识出与金色姬具有高度相关性。因此田中认为,这可能是当年星福寺的人们在鹿岛滩传出虚舟传闻时,拿来转作寺庙宣传之用所致。

另一件更重要的文献,是继承甲贺流忍术的忍术研究家兼武术家,川上仁一所持有的〈伴家文书〉。其他文献记载的上岸地点均为“小笠原越中守知行所”(译注:知行所指领地、封地)里的“Harayadori(はらやどり)”海滨之类,无法特定的地名,而〈伴家文书〉中,却明确记载了“常陸原舍滨”。这个地名,在伊能忠敬于1801年实测后绘制的地图“伊能图”中亦有记载,相当于现在的茨城县神栖市波崎舍利滨。”其他文献多有矛盾之处,鹿岛滩附近甚至根本没有小笠原越中守的领地,然而〈伴家文书〉里没有小笠原的名字,却反而写着真实存在的地名。询问川上先生后,田中认为或许这是伴家(甲贺忍者)为了所侍奉的尾张藩主行‘参勤交代’之便所搜集的信息。若是如此,

那当然不能造假,文献的真实性颇高。”

圆盘型的小舟与谜样文字

过去的民俗学者柳田国男,曾断言虚舟传说是毫无根据的人为创作。“不过,常陆国的虚舟传说,却跟流传于全日本各地的故事有明显不同。”田中如此说道。“首先,是明确记载了发生时间,1803年。其次,是所有文献里对于形似圆盘的航行物体,都佐以具体的描绘与说明,这点相当奇妙,我总觉得这些记载都是基于某些真实发生过的事迹。不过当年处于锁国时期,要是有外国船只发生船难或者外国人漂流上岸,那可是件大事,应当会有官员进行调查留下官方文献才是。事实上,1824年大津滨(北茨城市)便发生过英国人上岸的事件,也成为翌年发布外国船驱逐禁令的原因之一。由此可知,搞不好人们曾经很短暂地,在鹿岛滩海岸边目睹了某种东西也说不定,也有可能目击情报就这样跟早前流传的虚舟传说融为一体了。”

如同文献记载中女子的服饰各有不同,她乘坐的圆盘状航行物体也各有不同的形状与大小。比如《漂流记集》记载,她乘坐的物体高1丈1尺(约3.3米)、宽3间(约5.4米)、本体由紫檀与铁制成,还设有玻璃与水晶的窗户。“目前无法确定《漂流记集》是否为官方文献,总共现存2卷的内容中,除了虚舟以外,几乎都是实际发生过的事件。由此可知,起码写下这卷文献的人认定虚舟漂流靠岸的事件是真实发生过的。”田中继续侃侃而谈。

虚舟的谜题永无止尽,船里写的谜样文字究竟有何意义,尤令人好奇。“有一说认为这跟江户时代浮世绘中使用的‘兰字框’(描绘在图画四周作为装饰之用的文字框)很像,故也可能只是单纯装饰之用。但当然,未来找到证据指出这是外星文字的机率,也并不是零。”田中如此说着,露出了笑容。“我想未来也会继续有未知的虚舟相关文献出土,从而带来新的发现。能做出各式各样的假设,就是这个传说的迷人之处。比UFO传说的诞生更早上140多年,日本竟然就有这样刺激想象力的传说存在,令我再次深感日本的历史和文化多么丰富有趣。”

《漂流记集》(佚名)的插图,漂流上岸的地点为常陆国原舍滨,一位约莫18~20岁、服饰讲究的年轻貌美女子乘坐其中。她脸色苍白,有红色的眉毛与头发,言语不通,不知来自何方,小心翼翼地抱着一只白木盒,不接近任何人。船里还写着谜样的文字。标题照片为本图片的一部份(西尾市岩濑文库藏书)
《漂流记集》(佚名)的插图,漂流上岸的地点为常陆国原舍滨,一位约莫18~20岁、服饰讲究的年轻貌美女子乘坐其中。她脸色苍白,有红色的眉毛与头发,言语不通,不知来自何方,小心翼翼地抱着一只白木盒,不接近任何人。船里还写着谜样的文字。标题照片为本图片的一部份(西尾市岩濑文库藏书)

江户时代 UFO 甲贺忍者 柳田国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