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东京奥运会造势开良方

社会 体育

新年后东京都及其周围三县再次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同时包括是否举办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以下简称“东京奥运会”)在内的决策时限也即将到来。虽然全球目前新冠疫苗接种工作已经展开,但也只限于部分国家,如欧美发达国家、以色列和中国等。在日本,医务人员的疫苗接种才刚刚开始。在这种困难重重的情况下,需要做哪些工作来为举办奥运会造势?曾是东京都政府职员并参与了东京2016年奥运会申办工作、现任国士馆大学体育管理学客座教授的铃木知幸先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举办奥运会,支持率最低也要达到50%

《读卖新闻》2月8日公布的民调显示,至今依然有许多日本民众反对今年夏天在东京举办奥运会。就今夏预定举办的奥运会,33%的人认为应该再次推迟,28%的人认为应该取消,两者合计,反对派超过六成;另一方面,有28%的人认为可在没有观众的情况下举办,8%的人认为应该接待观众,两者合计,赞成派占比36%。(《读卖新闻》3月5日-7日进行的民调中,针对是否应该举办有观众的比赛问题,赞成与反对旗鼓相当,分别为45%和48%)。

不过,此次民调中的“再次延期”选项并不在国际奥委会(IOC)的计划之中。1月21日,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在接受日本共同社采访时表示:“现阶段没有理由相信奥运会无法在7月举办,所以也不存在B方案(替代方案)。”他明确否认了包括取消在内的再次推迟的可能性。此外,2月24日国际奥委会宣布,就2032年夏季奥运会的主办城市事宜,将与澳大利的亚布里斯班进行“有针对性的对话”。这也表明了国际奥委会的意向,即不会改变2024年后夏季奥运会的时间表。

如果上述民调中的提问,仅限在“举办还是取消奥运会”之间进行二选一的话,赞成派的比例可能还会稍有提高,但无论如何,基本前提是举办奥运会必须要得到50%以上民众的支持。如果以目前的支持率强行举办奥运会的话,那么有恐还会在奥运会期间发生反对示威活动,就像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一样,在开幕前的民意调查中,有一半的巴西人反对举办奥运会,示威活动给整个里约奥运会蒙上了一层阴影,令人至今记忆犹新。谁也不能保证东京奥运不会重蹈覆辙。

日本很多民众反对在今年夏天举办奥运的主要原因是新冠疫情的持续扩大,但我认为,在新冠对策方面,只要我们把能做的事情一一确实地做到位,例如不接受海外观众、严格隔离选手和赛事工作人员、每天进行PCR检测等,这样就能将感染人数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正如2月份在墨尔本举行的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那样,几乎没有出现球员和赛事工作人员感染新冠的情况。

为孩子们留下一份遗产

3月3日,东京奥组委新任主席桥本圣子、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日本政府奥运担当大臣丸川珠代、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国际残奥会主席安德鲁・帕森斯举行了五方会谈,确认了两个重要事项,即在3月底前决定是否接受国外观众,4月底前做出各场馆观众人数上限的判断。

目前已经决定东京奥运会将不接待海外观众;而针对每个比赛场馆,则将做出不接纳观众或限制观众人数(指日本国内居住者)的决定。日本在足球联赛、职业棒球、橄榄球顶级联赛等比赛中都实施了限制观众人数的做法,收获了没有任何场馆发生群聚性感染的“业绩”。如果限制观众人数,并采取戴口罩、不在场馆内大喊大叫等措施,应该是可以防止感染者人数急剧增加的。

另一方面,门票的销售还处在变化当中,大概要在确定了观众上限人数后再做决定。不过到了7月份,如果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控制的话,是不是可以考虑为东京都内的幼儿园、中小学的孩子们免费发放一定数量的门票呢?虽然这需要咨询政府疫情防控对策小组及其他相关专家的意见,但由于少儿的重症病例极少,所以此举应该不会危及到孩子们的生命。

日本60岁以上的老年人,很多都非常怀念57年前在彩色电视机前或在比赛现场为东京奥运会加油的经历,这种经历已经成为一种历史的馈赠。为此,我想,至少可以让孩子们去现场观看一次比赛。我相信,这些努力最终会使公众对奥运会给予更多的支持。

有效利用众筹

如果所有的赛事都没有观众,估计奥运会的门票收入将减少约900亿日元,而且应对新冠疫情还需要一笔巨大的额外支出,为了弥补这个缺口,可以考虑发起众筹活动,来为东京奥运会集资。

如果呼吁全世界的人捐款,就应该可以从国内外筹集到一笔不菲的资金。其实方法有很多,比如日本奥委会(JOC)等国内体育组织设立众筹,将筹集到的资金捐给组委会。门票收入的损失、新冠疫情措施的成本……诸如此类的巨大额外费用,最终大部分都将由东京都的纳税人和日本国民埋单。而众筹是一种有效的筹资方式,可以减轻这种负担,进而或许也可以促使西方那种“捐赠支援的社会”在日本生根发芽。

向公众发出具体而强有力的信息

总之是希望组委会主席桥本尽快向国际奥委会提出举办奥运会的具体措施,包括限制观众人数、入境的海外运动员和官员的全面检疫、针对运动员和奥运会相关人员的新冠对策等,同时还要面向国内外积极发布信息,明示严格而细致的检疫措施,而非像迄今那样使用“安全安心举办奥运”这类抽象模糊的字眼。

要这样做的理由,是因为公众只知道政府强行举办奥运会,是出于规避“筹备费用的浪费” “经济效益的消失”这种意图。所以有必要针对在如此严重的新冠疫情中举办奥运会的意义何在这个问题,向公众做出仔细的说明。网络上一直有人说“取消奥运会”“不就是搞个大型运动会嘛”之类,这恐怕就是组委会和东京都政府没有承担起足够的责任,疏忽了对举办奥运会的目的和理念做出充分说明之故。

我希望有“奥运之子”(*1)之称的桥本圣子及组委会的官员们能够再次确认《奥林匹克宪章》理念,把对 “和平” “人权” “环境” “教育”所做出的贡献传承给后人。如果能安全顺利地完成现代奥运会史上肩负着最艰巨任务的本届东京奥运会,那么毫无疑问,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被载入史册,流传后世。

标题图片: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主会场——新国立竞技场(共同社)

版权声明:本网站的所有文字内容及图表图片,nippon.com日本网版权所有。未经事先授权,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或部分复制使用。

(*1) ^ 桥本圣子出生于日本首次举办奥运会的1964年,名字中的“圣”即取自奥运圣火,为此后来她被媒体称为奥运之子——译注

东京奥运会 延期 新冠疫情 巴赫主席 桥本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