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枪鱼、鲣鱼、蛤蜊,日本渔业一线接连曝出不法行为:因新冠疫情凸显,有必要实施严格的管理

财经 生活

大间产太平洋蓝鳍金枪鱼捕获量遭瞒报,烧津渔港职员偷盗鲣鱼,熊本蛤蜊产地造假。从2021年秋开始,几起动摇日本渔业根基的不法事件相继被曝。对此,笔者敲响警钟:要想保住日本产海产品的品牌价值,有必要尽快制定严格的水产资源管理法规。

近年来,尽管秋刀鱼、鲑鱼等捕获量少的情况突出,日本的专属经济区(EEZ)仍被认为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极高的海域”(水产厅),拥有丰富的海洋资源。然而,2021年秋以来,几起重大的不法事件相继被曝光,涉及的都是日本引以为豪的鱼贝类产品。包括大间瞒报金枪鱼捕获量事件等在内,新冠疫情之下曝出的这几起丑闻在首都圈台所丰洲市场(位于东京都江东区)也引发了混乱并不断扩大。有专家认为,不仅对渔业相关人员,对流通环节也应实施严格的管理,这一点必不可少。

金枪鱼捕捞配额增加,青森大间却被曝瞒报捕获量

堪称最高品质的青森县大间产太平洋蓝鳍金枪鱼被曝瞒报捕获量。据日本政府相关人士介绍,2021年11月,未上报渔业协同组合(下称“渔协”)就私自出货的金枪鱼超过了10吨,而这“或许只是冰山一角”。

太平洋蓝鳍金枪鱼实行全球配额管理,由中西部太平洋渔业委员会(WCPFC)在资源评估的基础上决定总可捕捞量(TAC),并分配给各个国家。据水产厅介绍,青森县当年度(2021年4月~2022年3月)的捕捞配额为543吨大型鱼(30公斤以上),大间渔协获得其中253吨配额,占到近一半。

就在2021年12月,WCPFC刚刚决定,在2021年度的基础上,2022年度到2024年度大型太平洋蓝鳍金枪鱼的捕捞配额增加15%。这是增加配额的提案首次获批,其原因是各国认为资源恢复取得了进展。日本却在此时被曝无视资源管理体制,瞒报渔获量,这难免会遭到国际上的批评。

而日本对瞒报渔获量的追责力度很有限。渔获数据是由渔业从业人员上报给渔协,经县政府汇总后上报给国家的。即使瞒报导致该县配额超出,也只是“等下一年分配的时候扣除超额的部分”(水产厅),处理得非常宽松。

日本《渔业法》规定,对于“未向所属渔协等报告,或进行虚假报告者”,处6个月以下徒刑或3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5万元)以下罚款。但青森县政府工作人员称,截至3月18日,未对大间渔业从业人员适用此规定。该县水产振兴科工作人员表示“今后会指导渔协根据相关法令,准确地报告渔获量”,尽管如此,掌握整体的实际情况并非易事。

在丰洲市场被成功竞拍的太平洋蓝鳍金枪鱼,鱼身上贴着一张“大间金枪鱼”的标签,彰显其最高级的品质。希望这张标签不会就此失去品牌光芒(图片:丰州市场相关人士)
在丰洲市场被成功竞拍的太平洋蓝鳍金枪鱼,鱼身上贴着一张“大间金枪鱼”的标签,彰显其最高级的品质。希望这张标签不会就此失去品牌光芒(图片:丰州市场相关人士)

烧津渔协职员偷盗鲣鱼

另一方面,负责管理渔获数据的渔协也被曝出不法行为。2021年10月,渔获产值居日本第一的静冈县烧津渔港,其渔协职员和水产加工公司前董事、运输公司员工等人因盗窃冷冻鲣鱼而被逮捕并起诉。据称,渔港职员是趁渔船在港口卸货时抽窃了一部分未经称重的鲣鱼,而后非法倒卖的。

渔业团体相关人士愕然说道:“以前就有人提出在烧津卸货时,感觉(上岸后)鱼量变少了。(结果真的有问题,)真是令人遗憾。”遭窃的水产公司称三年损失约达148吨、3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52万元),目前已经提起诉讼,向渔协等索赔。当地渔业相关人士认为,抽窃鲣鱼的行为可能已经持续二三十年了。据称,渔协职员将非法倒卖鲣鱼的获利用于饮酒作乐。

为了防止再次发生此类行为,烧津渔协采取了安装监控摄像头,增强安保人员的监控力度等措施,同时对牵涉盗窃的部分职员予以惩处,以净化自身队伍。对此,鲣鱼渔业团体相关人士认为:“在渔港,不用说船主了,船员和渔协职员等大都是熟面孔,(这样一来)以后可能要怀疑所有相关人员了。”可见建立第三方参与的核验机制势在必行。

烧津渔港鲣鱼卸货的情景。部分职员的不法行为使整个渔港都受到了打击(图片:笔者)
烧津渔港鲣鱼卸货的情景。部分职员的不法行为使整个渔港都受到了打击(图片:笔者)

蛤蜊产地造假,熊本产量其实很少

就在最近,日本又曝出蛤蜊产地造假。商家把主要从中国等地进口的蛤蜊暂养(暂放)在熊本县境内的海边,这些蛤蜊就摇身一变,打着“熊本县产”的名号以数倍的价格进入流通渠道。据推测,这一不法行为也持续很长时间了。

日本农林水产省调查显示,从2021年10月开始的三个月,全国主要超市约1000个店铺售出的蛤蜊近八成都号称产于熊本县,推算总销量超过2500吨,而2021年该县蛤蜊产量仅为21吨。这意味着,仅仅三个月,假熊本蛤蜊的销量就达实际产量的100倍以上。

熊本县政府要求县内渔协等从2月8日开始,两个月内停止蛤蜊出货。蒲岛郁夫知事提出制定相关条例以根除造假行为,创设熊本产蛤蜊的认证制度,以期恢复并维护品牌声誉。但是,不少假熊本蛤蜊并不经熊本县上市,为此需要包括农林水产省和消费者厅在内,举国家之力采取应对措施。

蒲岛知事(右一)就蛤蜊产地造假对策,向金子原二郎农林水产相(左一)陈情(图片:时事社)
蒲岛知事(右一)就蛤蜊产地造假对策,向金子原二郎农林水产相(左一)陈情(图片:时事社)

因新冠疫情先后败露,从严管理任重道远

由于渔业一线的不法行为发生在海陆交界,很难掌握实际情况。接连曝出了三起,与新冠疫情不无关系。水产顾问分析称:“日本人对鱼类的消费量下降,导致水产业持续面临着严峻的局面。新冠疫情之下,餐饮店被要求停业或缩短营业时间,受到了不小的打击,这也对渔业一线和流通环节等从业人员造成了持久的影响。也许正是因为处境艰难,这些不法行为才愈演愈烈,最终败露。”

以大间金枪鱼为例,虽然新年首次拍卖的成交价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平时东京丰洲市场的拍卖价也就每公斤5000到6000日元(约合人民币254到305元)。即使是重达150公斤的金枪鱼,也远到不了1条1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万元)的价格。大间金枪鱼的捕捞配额为253吨,也就是15亿日元左右(约合人民币7600万元),扣除批发商、渔协等的手续费以及渔船燃料费等,渔业从业人员人均到手的钱绝对多不了。况且大型金枪鱼的捕捞期仅冬季三个月时间,非常考验体力,而渔民老龄化趋势却日渐严重。

严峻的现实催生了瞒报渔获量的不法行为,加之新冠疫情下,往常采购高级太平洋蓝鳍金枪鱼的餐饮店等进货量骤降。或许就是这些因素引发了渔业一线从业人员的焦虑,导致不法之徒变本加厉。

2022年1月5日,丰洲市场新年竞拍中成交价最高的金枪鱼。成交价1688万日元(约合人民币85万元),相当于每公斤8万日元(约合人民币0.4万元)(图片:时事社)
2022年1月5日,丰洲市场新年竞拍中成交价最高的金枪鱼。成交价1688万日元(约合人民币85万元),相当于每公斤8万日元(约合人民币0.4万元)(图片:时事社)

丰洲市场的中间商对这类不法行为难掩不快。Kitani水产的工作人员一脸严肃地说:“从筑地(市场)时代开始,大间金枪鱼的评级一直是最高的。我们无从判断那些是不是被瞒报的金枪鱼。为了维护品牌声誉,渔民们不应该在报告渔获量上懈怠啊。”另一位中间商也说:“现在已经是提倡SDGs(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时代了。如果不能根除这类与时代相悖的行为,大间的形象就会一落千丈的。”

熟悉水产资源管理和流通的专家尖锐地指出:“从现状来看,日本渔港、渔协的渔获管理等同于无。”此外,也有观点认为除了要求渔船、养殖场、渔港安装监控摄像头,实时申报渔获信息,还要规定流通环节有报告义务。

这就需要向四通八达的流通网络从业人员宣贯,成本巨大,很难在短时间内实现。尽管如此,一旦曝出不法行为,就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恢复品牌价值,重拾信誉上。新冠疫情之下,不法行为被公之于众,我们应借此机会,开始考虑具有实际成效的对策,以促进日本食鱼文化的传承,提升品牌的价值。

筑地场外市场上在售的中国产蛤蜊。有商户说:“(中国产蛤蜊)用来做意大利面非常好吃,价格比国产便宜,卖得很好,完全没必要产地造假。”(图片:笔者)
筑地场外市场上在售的中国产蛤蜊。有商户说:“(中国产蛤蜊)用来做意大利面非常好吃,价格比国产便宜,卖得很好,完全没必要产地造假。”(图片:笔者)

标题图片:丰洲市场上挂牌竞拍的大间产太平洋蓝鳍金枪鱼(图片:市场相关人士)

版权声明:本网站的所有文字内容及图表图片,nippon.com日本网版权所有。未经事先授权,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或部分复制使用。

大间 EEZ 熊本 金枪鱼 丰洲市场 成本 鲣鱼 蛤蜊 日本渔业 海洋资源 产地造假 中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