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s Workshop:或将在日本建立手办 模型帝国

文化

微缩模型和对战型桌面游戏的制作销售商英国Games Workshop公司近日与玩具厂商万代,就在手办业务等领域展开业务合作一事达成协议。该公司积极拓展日本市场版图的原因何在?

手办和桌面角色扮演游戏(TRPG)的先锋厂商——英国Games Workshop公司,在欧洲和北美拥有众多粉丝,但在日本的知名度却略逊一筹。不过,在日本模型手办领域打拼三十多年至今,该公司所处的环境也开始逐渐发生变化。 

2019年5月,总部位于诺丁汉的该公司宣布,与万代展开合作,就该公司角色IP的大型可动手办(Action figure)和Q版微缩模型的开发和销售一事达成协议。此次合作反映了Games Workshop希望扩大日本市场的积极姿态,我们也可以期待下该公司业务在动画《机动战士高达》的祖国更上一层楼。

2019年6月东京玩具展上展出的万代可动手办“星际战士(Space Marines)”和扭蛋的样品(日本网编辑部)
2019年6月东京玩具展上展出的万代可动手办“星际战士(Space Marines)”和扭蛋的样品(日本网编辑部)

新的方向

根据授权合同规定,万代制作的是18cm高的“战锤40000星际战士”系列的可动手办。《战锤40000》是以科幻世界为舞台的游戏,星际战士是里面的一个角色,他们是保护人类帝国的最尖端超人士兵,具有很高的人气。万代版的设计理念和Games Workshop的原版有很大不同,比如模型的大小、手办关节可以活动、可以替换手中的武器等,这些全新的设计都在相关网站和玩具展等活动上引发了热烈讨论。

不过万代的目标还是希望能够忠实地再现原版特色,所以他们会向星际战士系列的首席设计师杰斯·古德温(Jes Goodwin)详细咨询意见。

另一条产品线是扭蛋机用的扭蛋,计划投入5种手办。这些扭蛋产品不走还原原版路线,而是将人物做成5cm的Q版,方便放进扭蛋里。 扭蛋外壳是不透明的,所以会出什么样的手办,只有打开的瞬间才能体会那种惊喜。

因为Games Workshop是出了名的对版权保护非常彻底的公司,所以似乎也有专家对它和万代的合作表示非常惊讶。但是,该公司日本区总裁詹姆斯·朗(James Long)称,他们也开始了跟万代之外的日本厂商和美国手办厂商FUNKO展开合作,“这几年,我们不再闭门造车,而是开始了对新模式的挑战。”

据说之所以决定跟万代携手合作,是因为两家公司都对对方很感兴趣。万代对Games Workshop在日本市场的产品表示关注,另一方面Games Workshop也开始研究扭蛋之类的设计理念。双方就展开合作初做了协商后,自然而然万代最拿手的可动手办制作就成了话题焦点,最终也促成了版权授权合同的签订。朗总裁非常自豪地表示,虽然与万代的谈判,大部分是英国总公司经手的,但东京分公司也同样出了一份力。

Games Workshop日本区总裁詹姆斯·朗。出生于西雅图,最早只是一介粉丝,之后升级当了员工,后来又从美国分公司总裁升到了现在的位置上(日本网编辑部)
Games Workshop日本区总裁詹姆斯·朗。出生于西雅图,最早只是一介粉丝,之后升级当了员工,后来又从美国分公司总裁升到了现在的位置上(日本网编辑部)

虽然还没有明确的时间表,但万代确实是打算把手办卖往全世界。Games Workshop的微缩模型最有趣的一点是玩家可以自己上色,但是万代销售的手办却在出厂时就已经完成上色。不过,朗笑道:“即便出厂时就已经上好色了,那些管不住手的玩家还是会在上面再覆盖一层颜料,或是添加一些自己独特的触感吧。”

门店开设

Games Workshop于1975年在伦敦成立,1987年左右进入日本市场,在一些独立的小卖店销售微缩模型之类的产品。之后在00年代初期开始开拓日本市场,不断发展壮大,如今在东京神保町、中野等亚文化爱好者聚集地已开设了9家直营店。

Games Workshop的手办既可以独自享受上色的乐趣,也可以作为桌面角色扮演游戏的棋子使用(日本网编辑部)
Games Workshop的手办既可以独自享受上色的乐趣,也可以作为桌面角色扮演游戏的棋子使用(日本网编辑部)

拥有巨大信息量的规则说明书和解说书,可以说是Games Workshop的“生命线”。该公司将这些说明书翻译成日文版后,短短数年内便顺利扩大了日本市场。然而在2010年,该公司在重新调整全球业务时,决定缩小日本业务,只保留两家直营店和几家零售店。不仅如此,英国总部的高层还决定了解散翻译团队,这之后日本的店铺就只有英语版可卖了。

尽管出现了如此重大的方针转变,粉丝们依然不离不弃,继续支持那些让阿宅们心痒难耐的手办模型。只不过销量还远远不到热卖的程度。日文版说明书的缺失成为推广产品时的一大短板,即使是面向潜在用户中最重要的年轻玩家,卖家也无计可施。 

重新出发

曾任美国总部零售负责人的朗于2015年,带着扩大日本市场的任务来到了日本。东京分公司是只有5个人的“小门小户”,他带着几个小兵一直为直营店的开设和授权经销点的扩大辛劳奔忙。

朗回忆当时的情况说,美国直营店大概有90家左右,而日本竟然只有2家,这个落差着实让他大吃了一惊,不过店里的感觉还是跟美国差不多:“来店里的玩家,无一不是喜欢组装手办,给手办上色,并拿来玩游戏的阿宅们”。他说,在接触铁杆玩家和代理店之后,他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所有信息都是英语的,日本玩家没法获得日语信息。

Games Workshop除了翻译了日版《战锤》系列,还着力制作各种内容的日文版(日本网编辑部)
Games Workshop除了翻译了日版《战锤》系列,还着力制作各种内容的日文版(日本网编辑部)

东京团队干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把从《战锤40000》衍生出来的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考斯的背叛》的游戏规则说明书翻成日语。虽然“战锤40000星际士兵”相关产品非常走俏,但最能抓住日本粉丝的心的,还是手办上色和收集,他们对游戏本身不太感冒,这让朗苦笑不已。不过他说,之后他们对从囤手办入坑战锤的玩家介绍了用这些手办玩桌面游戏的特色玩法后,手办销量便一路走高了。

于是朗决定乘胜追击,与英国总部展开谈判,希望能过扩充日文版的新手包(Starter Set)。首先第一招,他决定发布招牌产品《战锤40000》系列最新版的日语版。紧接着又开发了“星际战士英雄”的日本限定版。这套既可单个购买也可成套购买的手办获得了巨大成功,目前计划2019年下半年推出第三批。

不过,制作日语版也颇费了一番功夫。战锤40000不同系列都拥有各自的世界观和特殊用语,如何转换成日语就成了一个难题。“以往的翻译现在都没留下来。”朗说。于是他组建了翻译团队,不断摸索如何在保留原汁原味的基础上,翻译出不生硬的日语版本。朗称,就这样经过了无数次的讨论,团队终于跨越了这道壁障。

立川市直营店店长白根龙治有力地证明了日文版的重要性。他说新客人来店里的原因,刚开始只是觉得可以给手办上色很有趣,但后来慢慢地就被战锤的世界观所吸引,开始想要了解故事和角色的背景了。“战锤这30年来创造出了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宏大的世界观。我认为日本还没有多少游戏可以跟它对打。”白根龙治说。

“星际战士英雄”系列2,包含special box的基础涂装包。这款新手包在日本大卖,一上架就被抢购一空(日本网编辑部)
“星际战士英雄”系列2,包含special box的基础涂装包。这款新手包在日本大卖,一上架就被抢购一空(日本网编辑部)

为了更大的胜利

在与万代合作之前,Games Workshop也跟其他公司有过合作。星际战士英雄发售之际,他们就委托过手办经销商Max Factory公司(东京秋叶原)帮忙拓展销售渠道。而且,他们跟以等身大手办和合金玩具闻名的Prime 1 Studio(东京中央区)也签订了授权合同。

Prime 1 Studio的《战锤40000之战争黎明3》里的角色加百列·安吉洛斯(Gabriel Angelos)的特大手办,一个售价16.9万日元(日本网编辑部)
Prime 1 Studio的《战锤40000之战争黎明3》里的角色加百列·安吉洛斯(Gabriel Angelos)的特大手办,一个售价16.9万日元(日本网编辑部)

《Hobby Japan》的Games Workshop《战锤》特刊(2018年3月发行)
《Hobby Japan》的Games Workshop《战锤》特刊(2018年3月发行)

不过帮Games Workshop更进一步打响知名度的,是迎来创刊50周年的《Hobby Japan》的战锤特刊(2018年春)。除了详细介绍登场角色的背景和相关信息,以及上色技巧等之外,还有战锤铁粉的访谈录等,内容非常丰富,有95页之巨,而且是全彩色印刷。朗称:“得益于特刊的宣传,渐渐地,感兴趣的玩家来店里的越来越多了。”

现在已在关东开了6家直营店,关西开了2家直营店,今后还打算扩大店面数量。朗表示目前日本业务已经跟英国总部的制作工作室保持同步了。新产品和系列的最新作品推出后,日语版也会同步跟进。

虽然日本业务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完全走上正轨,但朗还是表现出对于成功的信心。他坚定地说:“未来是光明的。我一直对此深信不疑。”

东京立川店是日本国内规模最大的Games Workshop直营店(日本网编辑部)
东京立川店是日本国内规模最大的Games Workshop直营店(日本网编辑部)

采访/撰文:日本网 James Singleton
(原文英语)

标题图片:2019年东京玩具展上展出的万代可动手办“星际战士”样品(日本网编辑部)

漫画 动漫 模型 万代 星际战士 神保町 战锤4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