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帕运身障分级系统公平性 法国明星泳将弃赛

东京2020


(法新社东京30日电) 在帕拉林匹克运动会和身障运动中至关重要的分级系统,是依据障碍不同来区分运动员,原应促使身障运动更公平,如今却愈来愈受抨击。

法籍游泳选手古航(Theo Curin)儿时因脑膜炎截去部分双腿和双手,他不满现行分级系统及评估选手的方式,决定不参加东京帕运。

21岁的古航说:「一夕之间,两个双手完好的人出现在和我一样的S5组别,不用很聪明也知道用两只手游泳很有利。」

帕运接受10种障碍类型的选手参加,广泛涵盖了肢体、视觉和智能障碍。但在每个障碍类别中,又依不同的运动能力分级,所以要进一步采用一套旨在确保竞争能力大致相同的系统来替选手分组。

以游泳为例,每一个组别都以不同字母开头,后面再加一个代表身障严重程度的数字。S代表自由式、蝶式、仰式;SB代表蛙式;SM代表个人混合式。身障程度则分为1到10,数字愈小,意味愈严重。11至13指的是视觉障碍,14则代表智力障碍。。

古航接受两轮测试,第一轮是体检,他得到的临时分级是S4。但在第2轮的水下测试后,他最终被归在S5。

他认为,这对他是不公平的惩罚,「只因我懂得如何带着自己的障碍正确行动」。

「有很多明目张胆的不公平问题令我恼火,真的很荒谬。」

这套分级系统很复杂,也很费时,有些选手觉得不好用。

古航身为法国出类拔萃的身障运动员之一,在社群媒体Instagram有15万人追踪,他本打算参加今年东京帕运。

他首度出赛帕运是在2016年的里约,当时他仅16岁,在200公尺自由式决赛拿到第4名,离颁奖台仅一步之遥。

但他今年不在东京争夺奖牌,反而拍了一支影片,并准备泳渡南美洲的的喀喀湖(Titicaca)。

3度在世界身障游泳锦标赛(World Para Swimming Championships)夺牌的古航接受法新社访问时说:「我决定,只要这些分级问题没解决,我就不参加帕运泳赛。这些问题让我对帕运运动有点反感。」

古航不是唯一觉得这套系统有缺陷的人,泳坛对此批评尤甚。

美国女泳将朗恩(Jessica Long)28日夺得个人第14面帕运金牌。她曾说,身障运动员一旦功成名就,即可享有愈来愈可观的名声和金钱奖励,因此「作弊的诱因很大」。

批评者指出,评估分级的标准既任意又不科学。

法籍游泳选手苏皮欧(Claire Supiot)接受法国新闻电台(FranceInfo)访问时表示,测试是以「目视和根据观察人的感觉」来做。苏皮欧的分级今年稍早从S8被改成S9,这让「夺牌之路的难度大幅增加」。

此外,部分人声称有些选手企图玩弄这套系统,想要被归在身障程度较严重的类别,好占点便宜。

2017年,一名曾负责分级的专员向英国卫报透露,运动员会洗热水澡或冷水澡、在雪地里打滚、用绷带绑住四肢,以便在测试中看起来表现较差。

但国际帕拉林匹克委员会(IPC)为这套系统辩护说:「运动上的优异表现决定了最终是哪一名运动员或哪一个团队胜出。」

帕委会说:「令人失望的是,我们近年看到少数运动员…苦于接受愈来愈激烈的竞争。」帕委会还表示,就算国际分类专业人员认为竞争者都被归在正确的类别,有些选手宁可质疑分类,也不愿接受身障运动的竞争水准已经提升。

© 2021 AFP

法新社 东京奥运会 东京残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