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之夜”,喧闹再来!?

社会 财经

27日,东京都新增11例确诊病例。

紧急事态宣言解除后的第一个晚上,东京都内无座位的站立式居酒屋“立吞 Hiroshi”恢复了往日的喧闹。

根据东京都的复工计划,餐饮店的营业时间可以延长两小时,到晚上10点。

看看店内就会发现,过了晚上8点以后就已经“宾客满堂”了。

见状店主疾呼:“现在疫情还没结束呢,大家稍微拉开点儿距离吧。”

但是,时间一过9点,食客开始陆续“退场”,人挤人的状态也缓解了......

可立吞 Hiorshi的老板佐藤Hiroshi又发愁了:“可惜啊。今天本以为更多......唉(客人)还是轻易不来啊。”

结果还不到晚上10点他就关门了。 

5月26日,东京针对一些业种修改了复工计划。根据政府的方针,此前在分三步走的计划中没有涉及的体育场馆被安排到了第二阶段的解禁名单中。此外,第三阶段中还加入了卡拉OK店和无需服务员接待的酒吧。

受此影响,一些设施也不得不采取新的应对方式。

比如一家女性专用健身房。从4月上旬开始停业,现在却需要赶紧准备复工。体育场馆此前因为发生过聚集性疫情,一直都被排除在复工名单之外,但此次修改后,最快或在本周末停业要求就可有条件地解除。

Beautykickx的法人代表武藤慎治:“在目前还不知道能不能重新开业的情况下,我们也没法跟健身教练预约安排时间。”

他说由于准备太过仓促,重新开业的时间推到了6月3日。

另一方面,也有人批评各业种复工计划的划分标准不够明确。 

采访小组前往经营全球600种桌游的咖啡厅“Korokoro堂”进行了采访。

这里已经停业近两个月了。桌游的魅力,在于可以和亲朋好友在聊天中享受心理战的乐趣,近年来深受玩家的喜爱。桌游吧也在不断增加,据说仅东京就超百家,然而复工计划中却只字未提桌游吧。

假如算作餐饮店的话,那么就可以从停业对象中排除了,但如果把桌游吧当作网咖和漫咖一类来看的话,那就应该归到第三阶段重启的娱乐设施中。

Korokoro堂法人代表岩井俊宪:“我觉得跟(第二阶段的)围棋、将棋教室有相同之处,而且利用空间的(第二阶段的)集会所和租赁会议室也包含在我们的服务当中。”

于是,他打电话给都政府咨询,却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回复。

Korokoro堂法人代表岩井俊宪:“最后得到的回复是:'请自行判断'。天天无法营业的状态可谓压力山大,我们真的太难了。”

模糊不清的复工标准引来一片质疑,小池都知事是如何表态的呢?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究竟我们是为什么要这么做?说白了就是疫情防控,这是大目标。我们会听取审议会专家的意见,然后按阶段逐步放开。”

(FNN Prime Online5月27日刊载。日文原文

https://www.fnn.jp/

[© Fuji News Network,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Fuji News Network 新型冠状病毒 疫情 感染者 复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