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小瞧新冠病毒!”—— 感染者如何描述“新冠后遗症”之恐怖?

生活 健康与医疗

  • 据意大利专家分析,新冠病毒感染者康复后,确认约有87.4%的人会留下某种后遗症
  • 独家采访受“新冠肺炎后遗症”折磨的两位年轻人。他们有哪些症状呢?
  • 据自治医科大附属SAITAMA(埼玉)医疗中心的讃井将满教授介绍,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后遗症……

截至昨天(26日),日本国内的新冠病毒感染者累计达到30595人,终于突破3万人大关。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的形势下,意大利发表了令人关注的研究结果。

罗马的大学医院以新冠病毒感染者143名为对象,对其约2个月之后的状态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康复后的143人中,有125人因某些后遗症而深感苦恼……竟高达87.4%。

日本厚生劳动省也预定从8月开始,以新冠肺炎康复患者共2000人为对象,展开关于后遗症实际情况的调查研究。

实际上,现实中为“新冠肺炎后遗症”而苦恼的人有很多……
《直击 LIVE Goody!》节目独家采访了一些患者,他们感染了新冠病毒,PCR检测呈阳性, 随后住院……后来转为阴性,然后出院,可是之后却受到疑似“后遗症”的折磨,苦不堪言。

大学生A与新冠肺炎的抗争

大学生A于4月感染了新冠病毒。
A为我们讲述了现在还在持续的新冠肺炎“后遗症”的种种痛苦症状。

A于4月7日确认感染。在自己家休养期间症状未见改善,20多天后,于4月29日住进医院。5月7日和8日接受了核酸检测,确认阴性后于9日出院。但是,他说至今还被疑为“后遗症”的症状所折磨。

大学生A:
现在还在持续的症状有37.5度左右的低烧、头痛、倦怠感。感觉还留有一点嗅觉障碍,血管痛和气喘的症状也在持续……

不得已连大学也休学的A,其实最痛苦的症状是……

大学生A:
现在最痛苦的症状还是倦怠感,甚至有无法起床的时候。卧床期间,起来一个多小时就不行了,只能躺着。如果倦怠感无法消除,回归社会什么的也是比较困难的吧。

难受的时候起床后一个小时都坚持不住的A,在感染之前经常与朋友一起享受登山、慢跑的时光……

大学生A:
我曾是非常喜欢慢跑之类运动的那种爱好运动型,但感染后最近再去锻炼时,只是散步20分钟,结果刚走5分钟就气喘吁吁,必须停下来休息,然后再走一会儿,再休息……就这样反复地走走停停,我觉得自己的肺活量也变得非常弱。

A说他以前没有任何病,非常健康,而感染后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大学生A:
感染新冠病毒后,与以前大不一样了,这种现状非常可怕。感染前后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到了晚上体温会达到37.6度左右,严重的时候甚至会烧到40.5度,可是第二天上午又回到36度多。不禁感到这病真是起伏不定的……

自己也不知道何时病情就会严重起来……据说即使自己觉得病情已经稳定,强烈的倦怠感和疼痛还会冷不丁地袭来。

A在出院以后也会两周去一次医院,给他带来痛苦的并不只是病情。

大学生A:
因为我是一个人生活,连出去买东西的力气也没有,只好一直喝点水什么的,卧床休息。这种状况下,5月14日我去就诊,结果当场就倒在医院里了。醒过神儿来的时候已经打上点滴了。第二天医生诊断为“最好住院治疗”,于是我就住院了。

(定期去医院费用和)再次住院费用全部都是自己掏腰包,加起来我觉得用了约12万日元。阳性结果的时候是公费负担,但如果变成阴性的话,立刻就变成全部自己负担了,所以还真是挺可怕的。

定期去医院费用和住院费合计约12万日元。他说压在身上的经济负担也很沉重。

大学生A:
症状频出,这让我认为身体中一定还残留着病毒,所以即使听到“阴性”的判断,也十分怀疑只凭此一词就真的是阴性了吗。 

在被严重的后遗症不断折磨的日子中,A说他对所谓“阴性”的检测结果已经不敢相信了。

住在东京都内的20多岁女性B与新冠肺炎的抗争

同样被“新冠后遗症”折磨的20多岁的B女士,在东京都内从事服务行业。

B女士于3月31日出现新冠肺炎症状住进医院。4月1日检测确认阳性,接受10多次PCR检测后,于5月1日确认转为阴性后出院。

她说5天后重返工作岗位。

B女士:
刚出院不久,我曾有过突然像揪心似的、一时无法呼吸的瞬间。也有段时间动不动就会有心悸、手麻的现象。不过,我自己并未想到这些是“后遗症”。

出院之后一度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但B女士以为那是因为受到她的宿疾小儿哮喘的影响,而手麻的问题她也以为是因为疲劳导致。但是……

B女士:
(7月)23日我突然感觉呼吸困难。我像平常一样起床、淋浴,做着去上班的准备。在吹头发的时候感觉多少“有点喘不上气来,上气不接下气”。去上班的路上,只是很平常地走路,却一直气短憋闷,呼吸困难……。到了单位,虽然没有活动身体耗费体力,但一直感到气喘,连话都说不出来。根本无法工作,因为我的工作需要接待客人……。(出院)都已经2、3个月了,但“后遗症”这东西突然卷土而来,真是太可怕了。

B女士说,出院约2个月后,严重的“后遗症”突然袭来。她在接受采访时最后这样说。

B女士:
我只想说,真不要(对新冠病毒)掉以轻心,要是感染了,自己会非常痛苦的……

即使检测呈阴性,患者此后也会长期受到新冠病毒“后遗症”的折磨。

据自治医科大学附属SAITAMA(埼玉)医疗中心集中治疗部的讃井将满教授介绍,还会出现以下一些“后遗症”。

〈还有这样一些“后遗症”(1)〉

  • 走路困难……需要使用人工呼吸器和ECMO进行治疗的患者,即使康复之后,体力也会严重下降,没有别人帮助连走路都很困难,有些人恐怕还必须进行长期的机能恢复训练。
  • 认知功能降低……大脑和神经受到损害,恐怕也会导致认知功能的下降

〈还有这样一些“后遗症”(2)〉

  • 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由于体验过面临死亡的危险,感觉到强烈的恐怖,从而造成了心理创伤,之后会持续感受到与当时同样的恐怖的一种疾病
  • 由于呼吸困难等体验的重现,导致心跳加速,这样就增加了罹患抑郁症、焦虑症的几率

在Goody!的演播室里……

安藤优子:
A先生说他还在定期去医院看门诊,那么对于被视为“后遗症”的头痛和倦怠感等症状,能不能只靠服药治疗呢?

二木芳人教授(昭和大学医学系 客座教授):
抑制病情发展的服药治疗方法是有的。头痛的话服用镇痛剂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症状。不过根本的治疗还是要查明原因,对症治疗,即“因为这个原因,才出现头痛症状,所以要先治本”,而现在这方面的“本因”还无从明了。我想看病的医生也会给他做很多检查,不过如果只能笼统地判断这是“新冠病毒的后遗症”,医生本人也很不好受吧。

安藤优子:
之所以出现这些“后遗症”,是因为病毒残存才导致症状出现呢,还是因为一度侵入的病毒在消失之前给身体许多部位造成了损害的缘故呢?您认为是哪一个原因?

二木芳人教授(昭和大学医学系 客座教授):
我认为病毒一直存留的可能性也不低,另外,也有可能一度康复后,再次被感染的情况。当发生非常严重的感染时,据说会引发很多神经系统和血管等的合并症,所以这种损害还残留的可能性也是有的。还有一个就是精神方面的问题……但这两位患者明显存在着客观的症状,所以我认为应该不仅仅是精神方面的问题。

(节自《直击 LIVE Goody!》7月27日播放节目)

(FNN Prime Online 7月27日刊载。日文原文

https://www.fnn.jp/

[© Fuji News Network,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Fuji News Network 新冠病毒 新冠后遗症 倦怠感 呼吸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