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全国平均时薪930日元

财经

日本最低时薪上涨28日元,涨幅创历史新高。

厚生劳动省审议会决定将2021年度最低时薪标准上调28日元,全国平均时薪定为930日元。此次涨幅创下历史新高。

最低工资是企业应向劳动者支付的最低报酬,今后,各个都道府县将依据前述参考标准自行确定具体的上调金额。

考虑到新冠疫情的影响,2020年度未能发布参考标准,全国平均仅上调了1日元。

关于这条新闻,我们采访了全员实行远程办公的初创企业Caster董事兼首席风控官石仓秀明。

电视主播三田友梨佳:“从企业管理层角度,您如何看待上调最低工资这件事?”

石仓:“此次上调幅度比预想的要大一些,这一点让我比较吃惊。对于企业而言,人工费是运营成本的一个大头,我本人也是企业管理人员,可以理解这会给企业造成一些负担。不过,上调最低工资本身可以成为打破现在这种恶性循环的手段,从方向性来说,我对此表示欢迎。”

三田:“您说的恶性循环指的是?”

石仓:“我指的是最低工资偏低的问题。换言之,如果人工费很低,那么即使不去开动脑筋,努力提高生产率和商品服务价值,企业仍然可以生存。同时,如果人们的工资不涨,那么用于消费的钱也会变少,只有便宜的东西才会畅销。于是,就会生产出大量廉价产品,但这样又难以产生利润,导致工资无法上涨——这是一种恶性循环。为了摆脱这个问题,我认为必须从上调工资着手,促进企业生产率的提升,进而提高商品价值和价格,再将之反映到工资待遇上,形成一种良性循环。”

三田:“按您的意思,上调最低工资将对社会产生重大影响啊。”

石仓:“比如英国,为了让底层民众的收入向社会平均年收中位数靠拢,每年都会上调最低工资,最终缩小了贫富差距。我认为,日本也可以通过上调最低工资,消除非正式员工和正式员工之间的待遇差距,这样一来,大家就可以在就业时自由选择工作方式,想要全职工作时就当正式工,想要短期或短时工作时就当非正式工,我很期待迎来这样的未来。”

三田:“如果在经济疲软时上调工资,缺乏实力的中小企业需要做出非常艰难的选择,为了避免企业缩减招聘人数,除了最低工资外,我认为还需要制定可以全方位整体拉动经济的发展战略。”

(FNN Prime Online 7月15日刊载。日文原文

https://www.fnn.jp/

[© Fuji News Network,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贫富差距 工资 Fuji News Network 远程办公 新冠疫情 时薪 社会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