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剂加强针,不良反应“来得快”,奥密克戎毒株引发民众“抢种”疫苗

社会 生活 健康与医疗

目前,日本政府正在研究是否要提前接种新冠疫苗第三剂加强针的问题。那么,接种后的“不良反应”与第一针和第二针有何差异?已接种第三针的医务人员有什么感受?一般市民对接种加强针的期待和不安又有哪些呢?请看我们的采访。

第三针“不良反应出现得比较快”“比预想的情况好”

12月7日,我们采访了山梨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护士由井爱理菜。她在12月1日接种了第三剂加强针。她说:“打第二针的时候反应很大,所以打第三针前有点害怕,但实际接种之后的感觉,比预想的情况好。打完之后立刻感到肩膀有点痛,可能症状出现得比较快。稍微有点发烧,大概就是37.3度。”

按照她的说法,接种大约4小时后出现了37.3度的热度。接种第二针的时候是在第二天出现发热的,体温在37.5到38度之间。据说她觉得第三针的不良反应是“症状出现得比较早”。关于手臂疼痛的问题,她说:“肩膀有点轻微的肌肉痛,虽然比第一针的时候感觉大一些,但并不像第二针那样痛得抬不起来。”

据说她打完第一针后,手臂出现了轻微的肌肉痛。打完第二针回到家里,想拿吹风机吹头发都痛得抬不起手臂,但打完第三针后,第二天就能正常上班了。不过,同一天和她一起接种第三针的有些同事,在手臂以外的其他部位出现了疼痛症状。

由井说:“部门里有一个同事跟我同一天打的第三针,除了和我一样出现了轻微发热和乏力症状外,她还有‘淋巴结肿大和轻微疼痛’的不良反应,说是‘打针那只手臂腋下淋巴出现了肿痛’。我也觉得好像有一点肿,不过没有明显的疼痛感。”

到底能不能“提前接种”?

另外,围绕提前接种第三剂的问题,大家也很关注岸田首相12月6日提出的“不等八个月,尽量提前”的方针。但一夜之后的12月7日,厚生劳动大臣后藤茂之表示:“由于疫苗是按批次进口的,所以就现状而言,难以做到一律缩短间隔时间为全民提前接种。”

疫苗接种担当大臣堀内诏子表示:“关于疫苗在多大程度上对奥密克戎毒株有效,也就是保护效果这方面,我认为还处在需要充分讨论的阶段。”

相关阁僚纷纷表示难以做到一律提前接种。

供应体系的限制是阻碍提前接种的一个重大因素。问题还不只这一个。采访一线接种人员后,我们了解了目前的实际状况。

媒体报道“奥密克戎毒株”后,预约接种量激增

接种人员向记者展示了针剂已经全空的疫苗盒。在接种第三针之前,横滨市一家诊所发生了这种未曾想到的情况。据说在12月6日用完了最后一支疫苗。

这家名为末永诊所的护士说:“我们用的是辉瑞生产的新冠疫苗。昨天用完了所有库存。目前就算我们愿意接受预约,但客观条件也不允许。”

另外,该诊所的末永直院长还给我们看了标注着预定接种计划的日历。8、9、10月时,日历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预约信息。他说:“11月以后接种者逐渐开始减少,所以我们本来还以为总算可以告一段落了。”

已经传播到全球53个国家和地区的奥密克戎毒株,让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据说12月国内发现感染病例后,接种疫苗的预约申请又再次出现了增加。

末永院长说:“媒体报道发现奥密克戎毒株感染病例后,预约接种第一剂疫苗的人急剧增加。有人说之前错过了,现在就算暂停手上工作,也想赶紧打针,还有的人说之前没下定决心,现在看来不能不打了。感觉大多数人都是这样。因此,我认为奥密克戎毒株的出现,对民众接种疫苗的意识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12月10日,这家诊所追加采购的疫苗到货了。不过只有4瓶,24剂次。而且末永院长说:“因为在奥密克戎毒株出现前订购的,现在这些追加的疫苗已经全部预约完了。有些民众来询问是不是已经开始打第三针了,或者直接表示想要预约。似乎大家都很关注,不过疫苗供应还跟不上。有种说法是要提前。我认为发出这种信号没什么问题,但作为基层工作人员,感觉提前是好事,但实际操作非常困难。”

奥密克戎毒株的出现,引发了提前接种第三剂加强针的动向。要实现“提前接种”,似乎关键在于能否完善一线的接种体系。

(12月8日“Mezamashi8”栏目播出内容)

(FNN Prime Online 12月8日刊载。日文原文

https://www.fnn.jp/

[© Fuji News Network,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Fuji News Network 疫苗 不良反应 第三剂 加强针 奥密克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