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曾根康弘前首相:“日本人,志向再高远些!”
成长的雄心,培育出真正的领袖
[2011.11.08]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这5年中,日本更换了6位首相,没有留下任何政绩的短命政权仍在继续。曾经在内政、外交两方面为日本掌舵并留下坚实业绩的中曾根前首相,畅谈了当前日本的政治以及未来日本人之所需。

中曾根康弘

中曾根康弘NAKASONE Yasuhiro1918年生于群马县。东京帝国大学法学系毕业。曾担任内务省、海军会计。1947年初次当选众议院议员。1982年就任第71届内阁总理大臣。1987年结束了5年的任期后退任,执政1806天,成为位居战后第3的长期政权。2003年众议院议员引退(当选20次)。现任财团法人世界和平研究所会长、亚洲太平洋议员论坛名誉会长等要职。主要著作有:《自省录》(新潮社出版,2004年)、《保守的遗嘱》(角川0ne议题21,2010年)等

政治从来没有变得像今天这样浮躁

——目前不仅是日本,世界也对日本政局的混乱有所担心。请您就其原因谈谈您的看法。

“我认为,当今的政治家对现代的情势缺乏认识。政治家最根本的,是要立足于长期的视野去思考政策,具有深邃的历史观与哲学为后盾的全局观点,以此来推动政治。而现在的政治家却不具备这种基础。

既无以学术为依据的政治性对策或战略,在努力磨练自身价值观、研讨判断形势能力上也存在严重不足。其结果是看不清现代的情势、政治走向以及日本在世界上所处的位置。

他们似乎只探讨现实中发生的种种问题的对策,视线只盯在执政党与在野党进行讨论与争吵的地方,不过是无实质内容的单纯的口舌之争,难怪国民觉得他们犹如在厅堂里吵架一般。

政治已完全丧失了深刻性与严肃性。我觉得政治从来没有变得像今天这样轻率浮躁。”

历史观与哲学极其重要

——野田佳彦首相在他的著作中谈到“最尊敬的战后首相”时,举出中曾根前首相的名字,您对新首相有什么忠告吗?

“他已经是当上了总理大臣的政治家,所以应该大体具备了对日本的现状、世界形势的分析判断能力。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他几乎没有机会向新闻界和国民做出简明易懂的解释。

昔日,无论是绪方(竹虎)先生、还是吉田(茂)先生或者鸠山(一郎)先生、还有我,都具有把握局势的感觉以及价值观等基本的东西。

也就是说具有政治的基本素养。在学问体系上,我认为练就了推行政治所需的头脑与体能的训练。此外,在我们那个时代,对宗教也抱有强烈的关心。吉田先生、鸠山先生、上一辈政治家们都与宗教家保持着交往。或把京都的禅宗僧侣请来听他们谈话、或是去修行道场坐禅,进行了种种精神修炼。我本人也是每周去东京谷中的全生庵里坐禅。

如同与宗教家们的交往一样,与学者也积极进行了交流。鸠山先生是在自己家中、吉田先生是在首相官邸进行的,虽然交流场所不同,但大体上每月都安排几次听取学者们意见的聚会,这在绪方先生也是一样。在战前与战后初期的政治家当中有一种共同认识,那就是“凡无主见者,则无资格作政治家”。自身的言行,若无学问和哲学做依据,便不会轻易示人。

可是,现代的政治家们好像几乎没有机会修行以提高自己的思想和哲学水平。只单纯看重在议会上的相互争论、宣传效果、简短口号的表现力,语言战术是当今政治的中心,政治变得浅薄而浮躁。

换一个说法,那就是政治变得过于新闻化,学院主义消逝了。

最近政治家的发言实在是肤浅而轻薄。野田总理自喻“泥鳅”、阁僚戏称“给你涂上点儿放射性物质”等等,简直像在客厅里上演的滑稽戏。日本政治失去了宗教性、哲学性,变得如同电视游戏,我觉得应该认识到再不能这样下去了。难道不需要在哲学、学术、宗教上,对政治的基础进行重新探究吗?”

——媒体也是有责任的吧。

“的确有责任。”

考验政治家能力的首脑外交

——日本政局的混乱也波及到外交方面。2012年世界主要国家都将更换领导人,估计将出现巨大变化。日本的外交政治应该如何呢?

“最近,在有实力的政治家中间几乎看不到系统化的日本外交战略。包括与国外的政治家交往在内,日本的政治家需要具备综合了国际见识、国内政治战略的自我外交战略。

在这一点上,国外的政治家们都有明确的信念。他们在坚实的基础上代表本国与外国进行交往。

日本也一样,在学院式政治时代,政治家在外交方面掌握有基本体系的基础。如刚才所指出的那样,我认为对作为政治家的基本立足点、政治应承负的价值观,有必要进行重新研讨并加以确立。”

——无论是在内政还是在外交方面,对政治家来说基础是重要的,它是要求领导人所具备的资质吗?

“要回答现在自己的立脚点在何处、现代为何物这些问题,具备基本的价值观、哲学及历史观非常重要。

以往在这方面进行彻底探究,曾经是成为政治家的必要条件;而现代的政治家则缺少这种钻研精神。

磨练对政治的价值观、哲学性以及历史观,还能增加人生的积淀。

外交不是外务大臣做的事,外务大臣原则上是辅佐,主角是总统、总理大臣。所以,外交的本质是首脑外交。外交是首脑间实力与智慧的竞争。在这个意义上说,我有时把首脑峰会比作外交的奥林匹克。对政治家来说,丰富自身的底蕴,即培养历史观、具有对当代形势的认识和独自的世界观,这样不但可以与外国的政治家较量,而且可以凌驾他们之上。政治家需要有这样的见识。

首脑会谈开始十分钟左右,就能知道对方的水平高低。即便语言不同,只要观察其表现力和发言的姿态就能知晓。而且有时既会对各自的价值共感共鸣,有时也会产生对立。即便出现对立,若也能令人抱有‘虽说是敌人但值得钦佩’这种心情,那也就是国力。

在这中间培养成的首脑间的信赖关系,可以推动外交。而且要得到各国首脑的信赖,所需要的是每个政治家个人的能力。

从培养能胜任首脑外交的政治家这一点上说,令人感到战后教育的欠缺。”

相关报道
其它访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