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凑昭尚 尺八放歌
[2011.12.15]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Русский |

小凑昭尚说,日本的传统乐器尺八“可以吹出歌声”。没有与人声不和谐的乐器,所以,能歌善唱的尺八,可与任何形式的音乐同台演奏。抱着这样的信念,他和尺八共同走向世界舞台。

小凑昭尚

小凑昭尚KOMINATO Akihisa1978年出生于福岛县。作为民谣小凑流掌门人的长子,从5岁起接受父母的指导,开始了舞台演出活动。1995年拜琴古流尺八的“人间国宝”(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山口五郎(已故)为师,2001年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音乐系邦乐(日本传统音乐)科尺八专业。现在,他不拘泥传统音乐、民谣、流行音乐、爵士音乐等音乐形式,活跃于电视、广播、国内外的音乐会及各种活动中。

尺八是竹制竖笛,日本最具代表性的传统乐器之一,一般认为从7世纪末至8世纪初由唐朝传入。进入江户时代,为禅宗僧侣使用,并在江户中期以后扩展至民间。但在现代日本,尺八成为彻头彻尾的古典音乐,据说爱好者也在逐年减少。

然而今天,出现了一个寻求尺八新天地的年轻人。他或在街头演奏,或与不同形式的乐器联袂献艺,还参加了苏格兰著名女歌手苏珊・波伊尔的CD录制,风雅地演奏了一曲歌手坂本九的名曲《昂首向前走》,博得一致赞赏。这位年轻演奏家就是小凑昭尚。

小凑的演奏录像,请看【动画】→《尺八 小凑昭尚 融宇宙于一体的音色》

尺八,犹如歌声 充满个性

——现在的日本,说起尺八,首先会给人以那是老年人喜好的乐器这种印象,它是怎样一种乐器,好像还不大为人所知……。

“确实在日本尺八被认为是陈旧过时的乐器,在这一点上,我感到外国人对它的认识更加深入。由于没有成见,外国听众在欣赏了演奏后常常赞道‘尺八真有魅力’、‘日本的古曲,正像是现代音乐!’这真可谓一语中的,古典音乐富于抽象性,很前卫。当你闭目吹奏时,就像在与自己对话,进而会有融宇宙于一体之感。这或许也是因为尺八曾经是佛教的‘法器’之故吧。”

——“法器”是什么呢?

“‘法器’是神圣的器具之意。进入江户时代,禅宗的一个流派普化宗的僧侣开始使用尺八。在普化宗里,吹奏尺八和念经有着同等的意义。为此,尺八成为‘法器’,不可称作乐器,一般人也不可触摸。此后,普化宗的僧侣虚无僧以尺八替代念经,边吹边走,求人布施化缘。”

吹尺八的虚无僧

——它曾是无缘于百姓的吗?

“其实并非如此。江户时代中期,对一般大众开放,普通人从此也可演奏了。之后,尺八曾经非常风行,部分也许是因为想仿效虚无僧那独特的装束。我想,一件简单的乐器具备了极为丰富多彩的表现力,这也是受到人们喜爱的原因。”

——确实,外观相当简洁。

“尺八是所谓气鸣类的乐器,其构造是从吹口吹入气流,发出声响,非常单纯;按孔也只有5个,正面4个,背面一个;由于尺八的标准长度是‘一尺八寸’(约54.5厘米),因而一般认为其名字便取自汉字一尺八寸的中间两字,也非常单纯。

 

但是,音程的调音却非常难,一开始很难奏出安定的声音。而奏法多样,音色丰富多彩。所以,演奏者通过长期训练,可以不断丰富表现力。犹如歌声般多彩的音色,非常接近人声。同样是 ‘哆’、‘啦’,演奏者的个性能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甚至可以分辨出谁在吹奏。

尺八中蕴藏着无限的可能!

——小凑先生你是怎样迷上尺八的呢?

“我父亲是民谣家,我的音乐生涯是从四岁学习民谣开始的。因此,吹尺八之初,就强烈地感受到了它和声音、歌曲的渊源。我认为,蕴藏在这个竖笛中的可能性,正是因为尺八‘能歌善唱’才得以表现的。没有与人声不协调的乐器,所以‘能歌善唱’的尺八也可以和任何乐器联袂献艺。我希望自己继续用尺八吹唱下去。”

——你希望与非日本传统乐器合作,开始新的挑战,此中有什么缘由呢?

“本来我到大学毕业,一直学的是古典。我11岁开始从师,学习尺八两大流派之一的琴古流,直到上大学,基本不识五线谱。而且从高中开始受教于‘人间国宝’(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山口五郎先生,但在大学2年级时先生去世了。因此大学毕业时,我处于既没有工作又没有老师的状态,不知如何是好。

那时偶然认识了一位吉他手,他拿出手头电影《教父》主题曲的总谱,让我‘用尺八吹吹看’。我非常随意地试着吹了吹,感觉却是意外地融洽。于是创作了10来首现代风格的演奏曲目,走上街头吹奏,就是这样开始的。”

——江户时代另当别论,在今天的日本街头演奏尺八,真少见啊。

“不拘形式推广尺八,果敢挑战各种机会——这是已故的老师所期望的。他还教诲说,最难的就是持之以恒,无论怎样都要坚持下去。他的这些话深深地铭记在我的心里,因而才有了街头演奏和今天的各种演出活动。

尺八的基本特色是如歌似唱,没有与之不协调的乐器。无论是钢琴、大提琴、木琴,还是日本古典乐器和太鼓、三味线,与任何乐器都可合作演出。不仅是音乐和音乐的联袂,与视觉艺术也很‘投缘’。舞蹈和尺八相得益彰,前不久还与书法同台献艺。尺八自身的特色,决定了它无穷无尽的可能性。”

——你认为,你探索至今的这种可能性,今后会向怎样的方向发展?

“现在我在竭尽全力地努力,还没有时间考虑具体目标。不过,在30多岁的现在,我想做一些在20多岁时没能实现的事情,奠定一生的基础。

迄今,包括一次性的合作演出在内,进行了大量小组形式的演出活动;今后我考虑更多地将重点转移到个人演出活动中去。超越20多岁时那种克己苦学的框架,在30多岁的今天,进行不受形式束缚的演奏,即使受到批评,也要坚持自己的信念。我觉得不是吹响乐器,而是通过这个乐器表现自我。

古典音乐我今后还会继续吹奏下去,并且希望把它传播到一般听众之中。但是,像我这样的年轻演奏者,不大有演出古典音乐的机会,在机会甚少的尺八演奏会上,听众几乎都是学习尺八的人。所以,我希望通过自己的演奏,让那些不吹尺八的人也能感受到‘尺八果真极其美妙’、‘非常有趣’。与此同时,还要在古典音乐上精益求精,努力实现尺八的复兴。”

摄影:松田忠雄

相关报道
其它访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