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设计师喜多俊之访谈——“享受生活”
丰富多彩的生活与design、经济发展息息相关
[2012.03.23]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以意大利著名家具制造公司卡西尼的“眨眼椅(Wink Chair)”等闻名于世的产品设计师喜多俊之,为我们谈了“设计”在日本灾后重建中至关重要的作用及其魅力和前景。

喜多俊之

喜多俊之KITA Toshiyuki环境及产业设计师。1942年生于大阪。1969年在意大利米兰和日本开始制作活动。之后,从家具、家电、机器人到日常用品,设计的产品遍及众多领域。其作品被纽约近代美术馆、巴黎国立近代美术馆等世界各国美术馆收藏。近年,除了在新加坡、泰国、中国担任政府的设计顾问外,还致力于将设计与日本传统工艺相融合,这是他自1968年开始作为毕生追求坚持至今的事业。2011年,荣获了意大利授予设计师个人的最高奖Compasso d`Oro 设计奖“Carriera Internazionale奖”。

Design不是“构思”,而是“设计”

——您活跃在世界各国设计领域,是否感觉不同国家对待“design”也有所不同吗?

“现在,亚洲兴起了design热潮。有的地方甚至举国上下在推进design事业。特别是中国,提出了‘design是新的资源’理念,1000所以上的大学设置了design专业课程,现在,有60多万学生在学习design。”

AQUOS C1 / 2001
SHARP (Japan)
PHOTO : Luigi SCIUCCATI

“在中国,以往以贴牌生产(OEM)作为经营中心的企业,如今正奋力打造自己公司的品牌,design变得十分引人注目。在巨大的市场背景下,design也日趋活跃。韩国也同样出现了design热,设立了大型design中心,首尔雄心勃勃地意欲成为远东的design中枢都市。design、市场、经济,存在三位一体的内在联系,在经济发展迅速的亚洲各国,可以感到design愈发活跃的变化。”

“中国将design写做‘设计’。实际上,世界的design大国意大利,在表示design的意大利语‘disegno’一词中,也含有‘设计’之意。然而在日本,说到design,常常被理解为‘匠心、构思’,日本企业说到design,似乎只限于外观、颜色。因此,特别是在大型企业,‘design’的地位低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真是非常遗憾。”

“虽同是亚洲国家,对design,中国理解为‘设计’,日本却理解为‘匠心、构思’。这样的认识差别,令人深思。”

——在日本,围绕design的环境是不是比较严峻?

“是的。我认为,design的目的之一,是为人们提供生活、工作等的良好活动空间,便于人们利用。但是,日本人的生活方式在很长时间里没有得到改善。家居狭窄是一个重要的原因。狭小的屋子里塞满了家电、家具,犹如储藏室一般。无法请人来家中做客,想配置优雅物件的心情随之变得淡薄,进而导致日本的室内装饰产业,特别是家具行业陷入毁灭状态。也许日本人的存款确实很多,但丰富充实的生活却在迅速丧失。我觉得这对日本来说也是一个危险信号。”

“无论如何design需要日常生活作土壤。日本是将出口作为立国之本的,所以必须向海外提供优质产品,然而如此这般的生活方式,我担心人们会丧失好坏优劣的判别能力。”

日本的传统工艺,海外评价甚高,国内面临危机

——挣扎在财政危机之中的意大利,还坚守着design大国的地位啊。

“实际上意大利没有大型的design学校。近年的意大利design,可以说是来自于生活的。意大利人的家就是待客或做客的沙龙,人与人的交流场所。于是,在家里配置优雅物品、把家布置成人生的美好舞台这种心情便油然而生,这就成为了design的土壤。”

WAJIMA / 1986
OHMUKAI-KOSYUDO (Japan)
PHOTO : Nob FUKUDA

“但是,日本往昔也曾有过那样的美好生活。过去日本制造的东西都极尽design之能事。比如古老的民宅、涂漆的木碗、所有的日常用品等都设计精美,而且从环境的角度来看也非常出色。日本曾是生态文化成就卓著的国家。”

“这些日本的传统产业,特别是工艺品,在世界上享有盛誉,可是在国内却面临着消失的危机。其原因就是蜗居般屋宇造成的生活衰退。”

“我也是因为想防止传统产业的消失,从40多年前起,与地方的工匠们一道开始了‘我也design,一起制作’的工作,但却难如所愿。即使制作了产品,也培育不出‘购买传统优质物品享受生活’的市场。对于传统产业为何衰退这一问题,我曾有过一番苦思冥想,结论就是‘没有市场’这一单纯的理由。所以,要重振日本的design及成为其基础的传统产业,我们就必须从 ‘享受生活’开始。”

富足充实的生活,需要优质的design

——日本的生活,有可能复兴吗?

“我认为日本的前途是光明的。经济低迷至此,看不到复苏迹象,那么就只剩下一条路可走,即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以此促进经济的发展。重建生活就会扩大内需,经济也理应随之复苏。日本的住居环境,已经衰退到了不可再衰退的地步,而且这又是产业界未曾涉猎的领域,所以很有发展潜力。”

“首先,把狭小的日本房屋翻新扩大一下将会如何呢?如果使用少量的存款进行改建翻新,等待我们的是梦境般的生活。40多年前的意大利和德国,就是这样取得成功的。韩国也设定了最低居住标准,想借此来保证宽敞的居住空间。”

横卧在代表作之一SARUYAMA(猴山之意——译注)上的喜多。据说这是根据他在大分县高崎山观赏猴子时的感受、即坐着躺着都舒适自在而设计的。40多年前推出了雏形,1990年开始在世界上畅销不衰。

“日本如果也通过翻建来拓宽居住空间,很可能会发生急剧的变化。现在的日本,不是不能过上富足的生活,而是没有去作而已。”

“生活方式变了, design就有了基础环境,再加上人才也很丰富,情况可能会迅速好转,就是这么简单。有意识地享受无比宝贵的人生,只要实现这一点,于愿足矣。”

——享受生活!你的家乡大阪,是最具这种强烈意识的吧?

“是啊。大阪的文化传统有一点儿拉丁风格,又有倾吐真言的社会历史特征。从这个意义上讲,也许易于掀起生活革新的浪潮。大阪的政治也在发生着变化,我寄期望于这种‘变化’。”

根本在于全力以赴的“产品制造”

——换个话题,您是何时开始对design感兴趣的?

“相当早了。大约是中学生的时候。当时design一词很是新鲜,我想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有一种战后的新兴职业的印象。在孩子的心里,最初的感受就是‘啊,能看到时代的最尖端!’、‘我也想在时代的最前列看看!’”

“我认为design的工作与厨师极为相似。通过对材料的加工,为人们送去喜悦,这一点是相同的。另外,需要关怀和体贴,可能也是design与料理的相似之处。design也必须以有限的材料,给人以最大的满意,由此才会产生价值。”

——nippon.com是面向海外传播日本信息的网站,您认为必须以怎样的观点对外宣传“日本”呢?

“首先决不应该忘记,我们日本有着得天独厚的美丽自然。缤纷的四季令日本的山水草木风景如画。还有它的历史与文化遗产,也是日本的珍贵资源。在文化资源中,产品制造——并非制造出的产品本身,而是制造产品的心态——那种‘倾注全力于精美产品制作’的强烈意识,挑战产品极限的精神,我认为这才是日本自豪于世界的独特文化。”

“这不仅体现在传统工艺品制作上,包括最近的高科技产品在内,体现在所有的‘日本制造’产品之中,产品中凝聚着技术人员和设计人员的精神。这是我们必须要永远坚持下去的。”

“如果问我日本的工艺和海外的有何不同,我的回答是‘全力以赴精益求精之心’。今天,日本的经济环境十分严峻,但只要有这种‘心’,就一定会重新结出丰硕的果实。”

“现在,亚洲的年轻设计师们,特别是中国、台湾、韩国的未来的设计师们,正通过网络注视着世界的design。从这个意义上讲,design已没有国界。正因为如此,必须保持日本的独创性。也就是说,日本的这种‘倾注全力’的姿态尤为重要。”

采访人:原野城治(一般财团法人JAPAN ECHO代表理事)
摄影:大泷格
协助摄影:公益财团法人日本design振兴会

相关报道
其它访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