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议院议员石破茂: “与其说政治‘由谁来做’,不如说‘要做什么’”
集体自卫权、消费税、政界重组
[2012.06.13]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北朝鲜预先通告将试发导弹、围绕伊朗的核开发局势紧迫、中国露骨地表现出进军海洋的动向。政界首屈一指的安保通石破茂先生是如何解读围绕日本的现状的呢?在野党自民党的核心人物指出了今后日本的前进道路。

石破茂

石破茂ISHIBA Shigeru众议院议员。1957年生,鸟取县出身。1979年庆应大学法学系毕业后进入三井银行。1983年辞职,1986年在第38届众议院议员选举中首次当选众议院议员。此后连续8次当选。历任农林水产省政务次官、防卫厅综合政务次官、防卫厅副长官、防卫厅长官、防卫大臣、农林水产大臣。主要著作有:《职业政治复权——摆脱混乱 当无党派阶层觉醒之时》(产经出版局)、《国防》(新潮文厍)等。

北朝鲜不会变

——您如何看待预先通告发射导弹试验的北朝鲜局势?

“北朝鲜这个国家,说‘干’就一定会干的。从金正日到金正恩,领导人换代,方针也丝毫不会改变。虽然有人期待‘年方29岁的英明领导人,可能会走与以往不同的路线’,但是在那种体制下,否定父亲是不可能的。我认为正常的思路是他将沿袭金正日路线。

北朝鲜今年适逢金日成诞辰100周年,金正日诞辰70周年,国军建军80周年。金正恩就任了新的领导人,必然会隆重庆祝。估计擦边球外交会愈演愈烈;在国内,会下气力让人理解为什么必须选择这个‘年轻人’做领袖。

对于这样的北朝鲜,用‘对话加压力’这类的魔法是无效的。先不说是否包括中国和俄罗斯,至少在日美韩之间,需要对‘压力’的内容作一个彻底调查。要施加压力,就有必要在法律、协定、装备、运用等各领域加以完善。如果不具体改善不足之处,即使高喊百遍千遍‘压力’也是枉然。无论多么激烈的言词,也不会对北朝鲜造成压力。

这次北朝鲜发射‘人造卫星’的目的,是将美国纳入射程内的远程导弹试验的步骤之一,今后还会分阶段最终实现搭载核弹头并能打到美国的弹道导弹计划。在此之前如果不能解决问题,将会出现一个与现今完全不同的局面。可以说时间已经不多了。”

霍尔木兹海峡若遭封锁……

——同样,您对因核研发问题形势突显紧张的伊朗是怎么看的?

“需要牢记,霍尔木兹海峡是日本的生命线。如果伊朗真的封锁了霍尔木兹海峡怎么办?日本必须与国际社会一起商讨对策。我认为应该把派遣扫雷艇纳入视野认真考虑。”

海湾战争时也派过扫雷艇,被人们认为‘日本的扫雷技术世界一流’。如果这次也要派遣,海上自卫队必须发挥最大能力,完成确保海上航行安全的任务。

日本国宪法第9条规定‘放弃以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所以,如果在霍尔木兹海峡附近进行扫雷训练时,美国和伊朗发生冲突,就不得不暂时后撤。但是在冲突结束后,或者当无法得知布雷国家时,我认为在不抵触宪法的情况下,还是有进行扫雷活动的余地。这就必须与外务省保持密切协商,宣示日本的正当性,选择采取不抵触宪法的行动。”

集体自卫权与日本的威慑力

——关键是改变有关行使集体自卫权的解释吗?

“即使不修改宪法,只要改变解释,行使集体自卫权是可能的,我本人持这一立场。改变解释并非只是简单宣布,应该通过议员立法,制定安全保障基本法,对行使条件作出规定。自民党内部对此事也进行着激烈争论,但在必须让行使集体自卫权成为可能这一点上,我认为已获得一致见解。我在担任防卫厅副长官、防卫厅长官、防卫大臣期间,当在国会受到质询时,曾绕着嘴答辩说:‘作为内阁的一员,对于行使集体自卫权,将坚持不承认超出宪法范围的最小限度的防卫权的立场’。执政党时期变更解释极为困难,但如今政权掌握在民主党手里。在下次大选时,我们以呼吁‘让行使集体自卫权成为可能’来夺取政权即可。自民党内部也有意见认为,不修改宪法本身的话是无法实现的,但宪法不是立刻就可以修改的。

威慑力分为报复性威慑、惩罚性威慑、拒绝性威慑3种。由于日本不能进行报复性威慑,必须对另外2种进行组合应用。所谓惩罚性威慑,是指‘那样干没有好结果,请你放弃’;所谓拒绝性威慑,是指‘即使那样干也没有用,请你中止’。例如,从小泉政权以来充实了弹道导弹防卫、保护国民法制,即属于这一类。即使北朝鲜发射了导弹也会被击落,或者即使击落失败,着弹点也没有居民,形成这种状态就是威慑。”

中国的共产党统治为何能够延续?

——在威胁这点上,还有近年来中国向海洋的发展。

“中国历史上有过无数次朝代更迭。仅现在能想起来的主要王朝就有清、明、元、宋、唐和隋等。在这个延长线上,现在是中国共产党统治的‘王朝’,持续了比较长的时间。我们有必要思考一下为什么共产党王朝能延续到今天。

中国建国初期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意识形态,通过‘你穷,我也穷。共产主义就是如此。同志们,要忍耐’来说服民众,维持了国家体制。但是在邓小平推行改革开放以后,出现了共产主义体制下的资本主义经济这种前所未有的状况。产生了为什么共产主义国家有贫富差距?为什么存在资本家?为什么沿海地区富足而内陆贫穷等问题,暴露出诸多的矛盾。为了维持这种奇异的体制,必须不断让国民抱有‘都交给共产党来干吧,明年会更富裕,5年、10年后还会进一步富足’的梦想。也是说,为了维持体制,只能发展经济。

还有,维持体制的工具是人民解放军。人民解放军是共产党的军队,而不是中国国民的军队。也可以认为,为了维持共产党的体制,选择了扩大军事力量。”

中国的航空母舰实力如何?

——对这样的中国,包括日本在内的周边各国加强了警惕。

“在人类历史上,中国统治周围地区的时期是相当长久的。但在鸦片战争(1840-1842年)之后,中国感到国际地位下降,有一种懊悔之念吧。在骄傲与自卑的交织中,产生要‘再现昔日的中华帝国’的想法也不足为奇。既然中国过去有过对地区统治的历史,那么现在只要有众目昭彰的企望复活霸权之言行,周边国家感到威胁便是当然的。

但是,军事力量不是光靠花钱就可突飞猛进的。中国从乌克兰购买了航空母舰,但航空母舰机动部队能否操纵运用还是疑问。历史上得心应手地运用航母机动部队的,只有二战前和二战初期的大日本帝国海军,以及现在的美利坚合众国海军。就连冷战时期的苏联也没能做到有意义的运用。如果仅靠大国主义而想拥有航母这种东西,中国的航母将会以金钱的浪费而告终。但是,我不认为中国会如此愚昧。考虑到在福克兰群岛(马尔维纳斯群岛)冲突时,英国航母所起的作用,我担心,中国意中的航母,不是作为机动部队,而是将其当作‘夺取岛屿的航母’加以运用。”

相关报道
其它访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