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世界分享我的冒险!” 登山家 栗城史多
挑战单人无氧攀登珠穆朗玛峰及视频直播
[2012.07.02]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新生代登山家栗城史多(30岁)通过互联网直播自己单人无氧攀登8000m高峰的实况。他要追求的,是登山带来的对于“冒险的分享”,他要传递给全地球人的,是不轻易放弃理想的可贵。

栗城史多

栗城史多KURIKI Nobukazu登山家。1982年生于北海道。大学在学期间开始登山,2004年单人成功登顶北美最高峰麦金利峰(海拔6194m)。2005年又先后登顶阿空加瓜峰(海拔6959m)、厄尔布鲁士峰(海拔5642m)、乞力马扎罗山(海拔5895m)、2006年登顶查亚峰(海拔4884m),单人攀登了世界六大洲的高峰。此外,2007年、2008年、2009年还分别成功实现了无氧单人登顶卓奥友峰(標高8201m)、玛纳斯鲁峰(海拔8163m)、道拉吉里峰(海拔8167m)等8000m以上的高峰。固守从山上通过互联网直播登山实况以及单人无氧登山的原则,下一个目标是征服珠穆朗玛峰。
官网HP: http://kurikiyama.jp/

城市里那些陡峭而无形的高山

“从山上回到日常生活中后,我每天遭遇的还是山。我常会想,比起珠穆朗玛峰,城市里那些‘无形的高山’其实更加陡峭和险峻”。

登山家栗城史多这样说道。

身高1米62,体重60公斤上下。就是这个不起眼的小个子年轻人,正在挑战单人无氧攀登珠穆朗玛峰,而且他还打算从山顶通过网络实况直播。他执着于不使用氧气瓶,采取单人无氧这种极为艰苦的登山方法,而且坚持用互联网实况直播,实可谓登山界的异类。

“我要在互联网上实况直播自己攀登喜马拉雅的全过程。为此,除了采购、搬运器材,还要耗费巨资租用卫星线路。而筹集这些资金,其实是一座比喜马拉雅还要险峻的‘城市里无形的高峰’啊(笑)。我每天奔波于各种演讲活动,没有演讲的时候就去找赞助商,天天都忙得不可开交。不过,我绝不会气馁。举个例子吧,有些企业对我的活动本身表示认可,却又不能出资赞助。这样的话,我就让他们把公司老总的朋友介绍给我,然后去拜会对方。因为老总的朋友大多是有钱人嘛(笑)。为了筹到登山资金,再苦再累我都认了。”

栗城从20岁出头开始,就穿着T恤衫、牛仔裤,背着登山包一个人去跑企业,谈梦想,拉赞助。在他的努力下,支持他的企业和名人也开始逐年增多。

不过,2009年起,他虽然连续3年在秋季——都说秋季比春季还要困难——挑战单人无氧攀登珠穆朗玛峰,但每次都是眼看着山顶就在眼前,还是不得不撤离。

但是,他绝对不放弃。

“所谓极限,无非是自己人为设出的臆想――”

这句话,他始终铭记在心。现在,他仍然在朝着“秋季单人无氧登顶珠峰”这个梦想,不停地攀登着喜马拉雅和‘城市里无形的高峰’。

激发人们“迈出追求梦想的第一步”的勇气

“现在的日本,有个100日元硬币,随时都能在便利店里买到饭团,饿死的事几乎不会有了。可我走访过的尼泊尔等国家,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我们的富裕并不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我觉得不应该舒舒服服地满足于现状。当然,生活富裕本身不是件坏事。但现在的日本年轻人害怕失去这样的生活,只顾追求安定安逸了。他们应该把这种富裕转变为机会,去积极追求梦想。”

栗城表情温和,但语气里饱含着热情。他说,在最近的全国巡回演讲中,他有这样一种强烈的感受。

“我从事登山活动的目的,是想用视频和互联网,让更多的人和我一起分享我的冒险,和支持我的人一起登山。大家生活在城市里,要么正在攀登无形的高山,要么正徘徊在山前。我衷心希望他们来看看我向珠穆朗玛峰挑战的身影,激发他们朝着自己的梦想‘勇敢地迈出第一步’”。

栗城将自己的登山实况通过USTREAM、twitter、Facebook直播到网上,还把视频传到Youtube上。由于他是单人登山,因此视频也是以自拍为主,这反而产生了与精心制作出的纪录片不同的效果,更有现场感。点击收看的网民不仅来自日本国内,也有很多来自海外。

“我第一次在网上直播自己的登山实况,是2007年攀登卓奥友峰。当时是视频网站‘第2日本电视’策划的,题目是《尼特族登山家 喜马拉雅处女行》(笑)(尼特族,即年轻不就业的啃老族¬——译注)。就在我直播自己登山实况的时候,很多日本各地的尼特族和宅男们纷纷发来邮件,其中也有不少消极的内容——‘你肯定干不成的’、‘找死呢!’之类的。可是当我顺利登顶之后,他们的留言也变成了‘谢谢!’。过去我是自己一个人爬山,可经历了那次让众人一起分享登山之后,自己的喜悦也增加了好几倍。自那以后,‘和大家分享我的冒险’就成了我的主题。”

极限是自己设出来的

其实栗城并不是从孩提时代起就喜欢登山运动的。“我开始登山,是因为大学时交往的女朋友喜欢登山,后来我被她甩了(笑)。我上大学前,从北海道来到东京,不过很快就遭遇挫折,成了‘飞特族’(Fleeter)(无固定职业、靠打零工维生的人——译注)。有一段时间,我整天无所事事,闷在家里,就像尼特族一样。就在那个时候,女朋友对我说:‘我要是结婚的话,还是想找个有车、大学毕业的公务员。’后来我就回到北海道,上了大学,打工挣钱买了车,为了能考上公务员发奋学习。可是,她还是把我给甩了(笑)。当时我还不死心,因为她喜欢爬山,所以就想‘她爬山的时候都看到了些怎样的风景呢?’,就这样我加入了大学的登山部。”

开始登山,是因为割舍不下对前女友的眷恋。虽然动机有些“不纯”,但对于栗城的人生来说,这可是一次重大的转机。

“登山部里的学长们非常严厉,活动也很艰苦,我好几次都想打退堂鼓。就在那个时候,我参加了从札幌市中山岭(海拔835m)到小樽市钱函、耗时1周的迎新年雪山纵贯行。我觉得自己已经到了极限,好几次都想放弃。不过,每爬过一座山峰,都能看到自己不曾见过的风景。就在那时候,我心有所悟,原来所谓的极限,都是自己设出来的,伸开腿迈过去,就是一片柳暗花明。”

即使身边人都离我远去,也要挑战麦金利峰

随后,栗城下决心要向北美大陆的最高峰麦金利峰发起单人登顶的挑战。但是,在这个过程里,他也遭遇了一座阻隔他的无形高峰。他身边人都在极力劝阻:“你还是个缺少登山经验的大学生,怎么能去做这种鲁莽的事?”如果去麦金利,就不得不离开大学登山部,而且还要遭遇身边登山友们的漠视。而对于登山者来说,登山是没有教材的,初学者全靠现场聆听经验丰富的前辈们的教导,由此学习登山技巧。身边没有登山友,这是不可想象的事。

“去登麦金利峰,我觉得很值。要是没有那次的成功,也就没有现在的我。当然那些劝阻我的人,他们也是真的从心底替我担忧。但是,当时劝阻我的人当中,没有一个人单人挑战过麦金利峰,‘不去尝试则无从知晓’,所以我还是下定了‘挑战’的决心,”

经历过这次挑战之后,栗城有些肺腑之言想赠送给年轻人:

“梦想是自己发起的挑战。现在的日本都在求稳,连学校教育也倾向让孩子放弃挑战。但是,给你各种建议的人,说到底是和你不同的人,也未必是你追求的榜样;况且他们当中,很多人与你没有共同的体验。所以如果你有理想,就不要害怕,大胆往前迈一步!与其一次都不试日后暗自后悔,不如去试一次,哪怕失败也没关系。我登珠峰,还不是三次都铩羽而归了嘛(笑)?单人无氧成功登顶珠峰的人,迄今为止只有1980年的莱因霍尔德·梅斯纳尔一个人。而我挑战过的西南岩壁至今还无人成功。所以,我也知道这事儿没那么简单。不过只要我自己不放弃,不管失败多少次,我都会继续向理想发起挑战。只要你坚持挑战,直到成功或心悦诚服地认输,失败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

相关报道
其它访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