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治愈力:日本美术珍品巡回东北灾区
访江户绘画收藏家乔&悦子•普莱斯(Joe & Etsuko PRICE)
[2013.03.28]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2013年3月,闻名世界的普莱斯绘画藏品再次来到日本。汇集了约100件江户时期绘画杰作的“若冲来了——普莱斯绘画藏品 江户绘画之美与生命”展览会,在2011年3月的大震灾中遭到毁灭性打击的东北3县的美术馆开始举办为期6个月的巡回展。记者采访了乔•普莱斯和悦子夫人,请他们谈了对展览会的期望以及江户美术的魅力。

乔•普莱斯

乔•普莱斯Joe PRICE1929年生于俄克拉何马。早在上世纪50年代,他在麦迪逊大街的古董店里邂逅了江户时期的画家伊藤若冲的作品,一眼就被日本美术的魅力所倾倒。这个不期而遇改变了他的人生。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现在乔•普莱斯已成为世界屈指可数的江户时期日本美术的收藏家,其中若冲作品的藏品属世界最大规模。从2006年起,东京国立博物馆等相继举办了“普莱斯绘画藏品‘若冲与江户绘画’”。2006年东京国立博物馆举办的展览会,日均参观人数创下了世界第一的纪录。

悦子•普莱斯

悦子•普莱斯Etsuko PRICE生于鸟取县。1963年在为来日收集美术作品的乔•普莱斯作口译、笔译工作时彼此相识,1966年结婚后移居洛杉矶。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期去东北举办藏品展览会?

  2011年3月的地震引发的灾害给人的冲击实在太大了,我想拿些什么东西来可以减轻他们的悲伤。2006年我也在日本举办了同样的展览会。绘画作品以原本的面目在日本展出,那还是第一次。也就是说,之前也办过展览,但都象通常看到的美展那样,把作品陈列在玻璃橱罩里,并给它们打上聚光灯。但我不大喜欢在日本美术作品上打灯光。

东京国立博物馆为我提供了一个没有玻璃陈列橱罩的展室。如同江户时代的日本那样,在这个展室,观众可在接近自然光的照明中鉴赏美术作品了。日本美术真正的美,在于它每个瞬间都有着不同的光彩。去掉玻璃橱罩的日本画,在水平光线中去欣赏……你会发现,白云掠过天空,时而遮掩住太阳,作品会随之产生千姿百态的变化。

遗憾的是,此次的展览无法使用这种方法。因为费用过高,而且博物馆、美术馆的展览会场几乎没有窗户。虽然这些场馆建筑都很美,但只有标准展览方式中使用的玻璃橱罩和人工照明。我不想为灾区的相关设施增添负担。

悦子   这次我们不想在自然光问题上兴师动众做文章。虽然在鉴赏绘画时,自然光确实非常重要,但东北的民众承受了巨大的苦难,这次美展的主要目的之一是希望大家能够感受到喜悦。那里众多的居民在震灾中家破人亡,失去了一切,而且如今有不少人仍艰难地生活在一成不变毫无起色的废墟瓦砾中。我祈愿他们通过欣赏色彩鲜艳美丽的绘画作品,抚慰饱受创伤的心灵。

许多人劝告我们不要去那里办展览会,说是核辐射太危险。但如果这样的话,因为一家电力公司的事故日本人失去的东西将会有多大啊。“你不怕吗?”——人们这样问我时,我总是回答,在东京乘坐出租车会更加感觉害怕。为了表明我们并不害怕,就有必要在东北举办一个真正的展览会,特别是作为美国人(更应该这样做)。我认为这是表达美国人对灾区民众鼓励的一个好机会。

回到故乡的日本美术品

——普莱斯藏品是由美国人收集的日本美术藏品。在某种意义上,您是不是有一种带作品回归故乡的心情?

  正是如此。2006年在东京国立博物馆举办展览的时候,第一天来的都是一般的美术爱好者。可是第一周的某一天,警卫人员跑来对我说:“请你不要吃惊。原宿竹下通的年轻人来了。就是那些梳着刺猬头、穿着泡泡袜的家伙们。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们会注意看管他们的!”过了一会儿,这些年轻人进来了,但是很安静。他们有的坐在地板上,有的彼此拥抱,有的孩子还流了泪。其中一个人走过来说,感谢我向他们展示了自己国家的艺术。他们不曾知道日本画会如此的美。日本各地都有类似情形。作品在日本4个地方做了巡回展览,每个美术馆的研究馆员都说:“来参观的年轻人特别多,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现象。”我想一定是这些年轻人回去后告诉了家人、或是在网上传播、转告朋友,把信息很快传开的缘故吧,进入第二周,美术馆里变得拥挤不堪。这一年在东京国立博物馆举办的展览会,日均参观人数创下了世界第一的纪录。回想起来,那些年轻人,和我初次邂逅日本画时的年龄不相上下。

悦子   这次的展览,主要是以孩子们为对象的,因为他们才是担负未来东北重建的人才。我希望能够激励他们,使他们不要失去自我。高中生以下都免费参观。通过欣赏这个美展,一定能从中学到日本的历史及江户的文化。让孩子们了解历史,是这个展览会的重要目的之一。

让自然更美

——若冲作品的魅力在哪里呢?

  不仅是若冲,可以说是所有江户时期的画家。江户时代基本上阻断了来自国外的影响。日本美术界处于孤岛之中,于是从日本人的感觉中诞生了日本美术。日本人的力量来自于对自然的热爱。日本画家驱使超乎想象的技巧创作出他们的作品。我年轻时代初次看到日本画时就有这样的感触。

我年轻时曾和弗兰克•劳埃德•赖特一起工作过,从他那里学到了如何开山建房。开山掘土,运来砖木,建造房屋。这样,山丘会变得比以前更美丽。也就是说,他是吸取自然元素,并让自然更加美丽。这正是江户时期日本美术之所为,即剔除所有不必要之物。

从江户时期留存至今的艺术之一是插花,歌舞伎也承传下来。几乎所有的艺术,都是在日本向世界打开国门的情况下开始发生变化的。那就是技艺随之而消失。

但是,如今仍有很多外国人来日本学习花道。花道,是采来美丽的鲜花,摘取几片叶子,通过拉伸、扭转、弯曲,可怜的花儿被肢解后插在花瓶中。看到它的人们都惊呼——这么美丽的花儿是在哪里找来的?!这也是一种“源于自然而美于自然”的方法。真正的花儿不会那样,盆景中的树木也有别于自然,它们让人看上去都更像树,更像花。请你看看艺妓,除了女人味儿之外,人的特性从她们身上全部剔除掉了。面孔涂得煞白,外观看不出任何区别,宽腰带还遮掩了胸部,剩下的只有(女人的)本质。

我想,如果日本人把绘画拿出来放在自然光中(而不是收藏在“暗无天日”的储藏室里),它就不会被遗忘。我初次访日时,已有了购买日本美术作品15年的经历,却连一个画家的名字也不知道。那些日本画,都是我在旧金山的那种像是垃圾堆的地方和纽约麦迪逊大街的古董店里发现的。

没有人知道若冲。我也是在发现了一册画集时才知道了这个名字,那里面收录了他的30几张绘画插图,每一张都是我所看到过的绘画中最美的。

最初,这是一项非常孤独的工作。在俄克拉何马,没人会对日本美术感兴趣,我也没有想过要成为“重新发现若冲的人”,仅仅是迷恋于绘画的美。

——您在美术作品中寻求什么?

  一种方法,是你尽可能地远离绘画作品,然后,慢慢地向它靠近。如果你离得越近感觉越好,那么它通常是件好作品。即便不是特别美的绘画,如果我发现个中的某些技巧,最后我会请交易商关掉灯光照明。

当他们回答说“这不行的!这座建筑太旧,没有调光器”时,我会告诉他们,不是调节照明,而是要关掉全部照明。如果在没有照明的情况下,作品依然栩栩如生,那么就肯定不会错了。如果不是关掉了灯光照明(后让我感觉作品),那么肯定有不计其数的作品我都是不会购买的。灯光熄灭后,你会看到更多。

(2012年11月14日 英语采访)

“若冲来了——普莱斯绘画藏品 江户绘画之美与生命”展览会日程

宫城县 2013年3月1日-5月6日 仙台市博物馆
岩手县 2013年5月18日-7月15日 岩手县立美术馆
福岛县 2013年7月27日-9月23日 福岛县立美术馆

 

乔•普莱斯对2件屏风展品的说明

《鸟兽花木图屏风》花草、树木、动物,生机盎然(伊藤若冲作)

在适度的灯光下走过这幅屏风,可以看到各种动物的不同色彩变化。若冲使用了自己开发的技法,在同一幅绘画中并用光泽颜料和无光泽颜料。光泽颜料折射反光,站在绘画作品的正面,来自水平方向的光线,会直线反射回来;但如果站在侧面,就看不到它。无光泽颜料有漫射光(即光线照在一个物体上,反射向各个方向——译注)的作用,站在各个角度都能看到光线,所以,当你从前面走过,画中的动物就像融进了丝绢中一样。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曾派来主任研究员,他拿着显微镜照相机,通过扩大画像,确认了绘画作品中涂有光泽颜料和无光泽颜料的部位。若冲绘制屏风时,一定是有意识地使用了这种技法——这可是250年前的事情哦!

《白象黑牛图屏风》(长泽芦雪作)

这幅作品归我所有已经40多年,但有一件事我没有注意到,是直至最近才发现的。最近,我养了两只澳大利亚牧羊犬,是双胞胎,非常可爱,我从它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其中一只,性格明显地好强,总是随心所欲地支配着另一只。如果想要对方正在吃的骨头,它只是瞪眼怒视,另一只狗就会吓得丢下骨头溜之大吉。这幅画中,白色的大象是佛教的象征,牛是神道的象征。它们互相面对时,牛看似非常强大;但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它的眼睛在仰视着大象——在佛教面前它是那样地畏缩胆怯。把它们并放在一起,从一定的角度去看,我终于觉察到了这一点——这是显而易见、毫无疑问的。

 

在下面的图片集中您可以观赏“若冲来了——普莱斯绘画藏品 江户绘画之美与生命”展览会的部分精选作品

绘画作品(正文和图片集)照片提供:©悦子&乔•普莱斯收藏品(Etsuko and Joe Price Collection)

相关报道
其它访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