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美关系:言而有信和“保持克制”
访前驻美大使藤崎一郎
[2013.05.07]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安倍首相在与奥巴马总统举行的首次日美首脑会谈上,为日本参加TPP谈判扫清了道路,安倍新政府实现了日美关系的顺利开局。然而,有待解决的难题仍然堆积如山。前驻美大使藤崎一郎,在本专访中就今后的日美关系发展前景,回答了我们的提问。

藤崎一郎

藤崎一郎FUJISAKI Ichirō生于1947年。1969年进入外务省。历任北美局长、外务审议官(负责经济)、日本常驻日内瓦国际机关办事处代表等。2008年6月至2012年11月出任驻美大使。2013年1月起任上智大学特聘教授。

日美首脑会谈及成功的背景因素

——你如何评价安倍首相和奥巴马总统的日美首脑会谈(2月23日,华盛顿)?

我认为极其成功,这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第一,确认了日本参加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谈判的有关事项;第二,就全球问题、地区问题和双边关系问题,进行了富有成效的交谈;第三,外务大臣偕同前往,举行了日美外长会谈。

TPP在内容上并无特别新鲜之物,但进行了切切实实的确认。由于日本国内对加入TPP存在极大的忧虑,因此安倍首相希望在高层次上得到确实,奥巴马总统对此给予了回应。这是因为奥巴马政府正受内忧外患之困,在国内,面临大幅度削减预算、连任后的人事改组;在对外关系上,则存在着EU的不稳定因素以及中近东、中国问题等。

在这种背景下,美国政府希望寻求稳定伙伴的意图非常强烈,它无疑不想看到每年更换国家首脑的情况出现。所以,当一个重视美国的伙伴重执政权,声称“日本回来了”的时候,它会很高兴地以“欢迎归来”回应。

关于会谈内容,安倍首相首先是从全球问题上切入的,这一点难能可贵。以往给人的感觉是,日本动辄就是谈论亚太话题。而此次会谈,始于阿富汗、中近东、巴基斯坦问题,给人形成了日本是全球伙伴的印象。在地区问题上,表示会采取冷静克制的态度,并表示欲与亚太协同应对。这一表态也具有积极的意义。

在日美关系上,安倍首相主动表态,日本将充分做好在强化防卫力量、修改日美防卫协力指针和冲绳美军基地问题等方面的工作。自己主动提出这些问题,而非等到被问及“有何打算?”时再回答,这也是很关键的。

——你如何分析美国在TPP问题上的立场?美国的汽车行业对日本参加TPP的态度比较消极。

奥巴马政府打出了(至2014年底的)5年内汽车出口量翻倍的政策。今后在经济回升中,美国工业的复兴、制造业的复苏是奥巴马政府的重要课题。我们应该认识到,TPP本身与其说是目的,不如说它是符合美国远大目标的一个工具。

在自由贸易协定中,不可能不包括例外。因为有例外,所以要谈判。从美国的普遍认识上看,日本被认为将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农业保护主义的摆布。尽管如此,我认为,日美首脑会谈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仍明确写入了农产品存在敏感品目,说明美方很清楚安倍首相的期望。

重视亚太是奥巴马政府的“国是”

——奥巴马总统已明确表示“重视亚洲”,但另一方面,也存在一种担心,认为从中长期观点考虑,美国会转变立足点,将从后方行使对亚太地区的影响力。

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战略极富合理性,简明易懂且能见度高。亚太在成为经济成长中心的同时,也抱有诸多不稳定因素。正因为如此,重视亚太,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奥巴马政府的“国是”、“国策”。

但是,美国外交的所有能量都将倾注于亚太这种认识是不妥当的。美国的外交努力有相当一部分不得不继续花费在不稳定的叙利亚局势、伊朗核开发等中东问题上。只是我认为,从美国的巨大经济权益来看,未来的方向性在于重视亚洲,这两点决不是矛盾的。

——美国国内既对安倍政府寄予期待,同时对安倍政府修改历史认识问题表示了严重关注。

这次的成功之处在于安倍首相向美国国民进行了各种形式的宣传。除了首脑会谈外,接受了华盛顿邮报的采访,在CSIS(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做了演讲、还与有识之士举行了恳谈会等,通过广泛的对话,表明自己坚持保守、稳健路线的原则,并非是在国粹主义之路上突飞猛进,我认为这种表态是非常有意义的。

对日本未来走向,美国国内的一些媒体做了大肆渲染。但是,安倍说明“日本以克制的态度应对”,这就让美国在一定程度上感到放心。围绕领土问题,对中国最近的言行,日本的处理是相当克制的,我认为这给了美国一种安心感。

——美国对中国是不是也非常谨慎?

日美谋求保持密切沟通应对(中国问题)。美国明确表示尖阁诸岛(钓鱼岛——译注)属《日美安保条约》的适用对象,而且还明言,以武力或者说以实力改变现状非适当之举。我想,美国的立场是极其明确的。

虽存失望,但日美关系不可动摇

——藤崎先生出任驻美大使期间,日美两国的互信关系在民主党政权下发生了动摇。美国国民是不是改变了对日本的看法?还是属于一时性的过渡状态?

从中立的立场上说,民主党政权成立之初,美方抱有期待感。但最终转变成了一种失望感。

——是期待过高了吗?

日本出现政权交替,美国本想与民主党构建新的关系,但因冲绳的普天间基地迁移、东亚共同体等问题而产生失望,这是事实。不过我认为,在普天间基地迁移问题上,1年后日方又回到了原定的路线上来,所以失望感并非一直存在。

另一个感到失望的是,日本的政府不是一个在强大的领导力下执政多年的政权,即便同一个政党也会每年替换首相。我想,这是与(民主党政府成立后的)上述第一个失望感有所不同的另一种失望,这也是事实。

另一方面,从整个美国国民来看,现今仍有82%的日本人称喜欢美国,84%的美国人说喜欢日本。这是长年来国民层次上的文化交流的成果,日本各方面的形象没有受到损害。我认为,除了政治家之间的互信关系之外,还存在着全体国民的信赖关系。

日本人对美国的亲和感(2011年)

感觉亲和或相对亲和 82.0%
无亲和感或相对无亲和感 15.5%
不明 2.6%

出处:内阁府 有关外交的舆论调查

美国的对日信赖度(2011年)

可靠 84%
不可靠 13%
无意见 3%

出处:外务省 有关日本在美国形象的舆论调查

日本的优势:经济潜力和对世界的贡献

——出任驻美大使时期,藤崎先生用自编的“日本的问题和优势”等资料,向许许多多的人们介绍了日美关系。你想着重强调的是什么呢?

第一,是日本的经济依然大有潜力。国际专利的申请件数,日本为第二,仅次于美国。截止到2008年,研究开发费也紧随美国,为世界第二。现在日本第三中国第二。但是,可以说从整体来看,日本仍然拥有非常多的成长性产业。

第二,是日本对世界的巨大贡献。日本是联合国经费的第二大缴纳国,除了军事上的贡献外,日本对伊朗、巴勒斯坦、巴基斯坦、阿富汗的经济贡献,也仅次于美国,为第二大援助国。

第三,是日美两国国民的信赖关系。这三点是我一直强调的。

——最近,为摆脱通货紧缩,实施了调整日元升值的“安倍经济政策”,美方对此有何评价?

奥巴马总统称,他赞赏这个政策得到日本国民的支持。如果将操纵货币作为目的,就会成为一种以邻为壑的政策;但现在的目的是要刺激日本的经济,我认为这对日本来说是必要的。G20也没有对此做法提出批评。

——一些美国的专家们似乎认为,日美两国应该抛开普天间基地这样的难题,尝试在更多的全球性问题上取得进展。

这种认识我认为是错误的。如果把普天间作为一个“小问题”来讨论,那么,比如说尖阁问题也是个小岛的问题,所以可以把(日美安保条约)置于一旁,这样一来,日美安保就不再成立,因为安保是个一揽子的条约。

筑造日美人脉的新“桥头堡”

——日本国际交流中心理事长山本正和美国参议院议员丹尼尔•井上相继去世,日美关系人脉有日趋单薄的倾向,美国的日裔社团也没有新的领导人物出现。日方在培养日美关系领导人方面似也存在不得力之处。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山本正和丹尼尔•井上发挥的作用是非常大的。山本从1970年到2000年的活动以及丹尼尔•井上从2000年到2010年的活动,为日美关系作出了极大贡献。如何填补这项空白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但是,日美关系犹如一条巨大的河流,必须大力兴建新的桥头堡,我认为现在已经迎来了这样的时期。

——尽管此次日美首脑会谈取得了成功,但你认为日美关系中还存在哪些需要特别关注的领域?

言必信,行必果,对安倍首相来说是最重要的,否则,又会令人顿生失望。总而言之,我认为就是要将一切贯彻在行动上。

(2013年2月25日于上智大学)

采访人: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代表理事 原野城治(政治记者)
人物照片:花井智子

相关报道
其它访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