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才是第一线”——社区设计师山崎亮
探索新时代下的地方振兴
[2014.02.10]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山崎亮,作为一个激发出地方城镇活力的旗手而备受瞩目。他认为,人口过于稀少和老龄化现象严重的地区才是现代日本的最前沿,能否解决这些地区存在的问题,将关系到日本的未来。

山崎亮

山崎亮YAMAZAKI Ryo生于1973年。studio-L法人代表。京都造形艺术大学教授(空间设计学院院长)。作为社区设计师,从事以下活动:成立旨在由当地居民解决地区课题的研习会,制定有居民参与的综合计划,设计建筑和景观,策划有市民参与的公园管理等。主要著作有《社区设计》(学艺出版社)、《社区设计的时代》(中公新书)、《论街区的幸福》(NHK出版)。

从几十人的小村庄到中小地方城市,再到日本规模最大的商业设施,山崎亮每年会参与80个再生工程。山崎所追求的“再生”,与此前人们尝试的恢复人口、刺激经济等有些不一样。他运用的是一种被称作“社区设计”的手法。通过人际间的相互联系,让当地的居民自己来解决本地区存在的问题,他的作用,就是设计出社区蓝图,并为此提供支援。

社区设计师为什么选择了地方城镇?山崎考虑的“再生”是什么?记者在东京采访了这位以大阪为根据地、奔走于全国的热门人物。

大城市是一线前沿的时代结束了

——山崎先生开设了“故乡是第一线”的讲座,为什么说“故乡”是“第一线”呢?

“日本的人口,长期维持在1000万左右,到了明治时期,增长到3000万,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已经增长到6000万。当时80%的日本人都居住在乡村小镇里。然而,二战结束后,人口直线上升到1亿2700万人,在这个过程中,城乡人口出现了逆转,乡镇人口比例急剧下降,只占20%,而城市人口则占到了80%。过度的城市化使乡镇人口从30年多前就开始减少,老龄化问题日趋严重。

在人口增长的时代,大城市是一线。如何开发才能让人们在狭小密集的空间里舒适地生活?怎样确保劳动力?在什么样的店里卖什么样的饭菜才能赚钱?这些问题都可以在城市里找到答案。

可是,日本人口在2008年达到顶峰后就开始逐年下降。可以肯定,至少今后四十年,人口将呈减少趋势。之前,在人口稀少地区出现的问题,再过十年、二十年,会成为全国性的问题。这就意味着,不是大城市,而是这些人口过少和老龄化的地方乡镇迄今一直抱有的问题,才是第一线的课题。

只是,这不仅仅单纯指人口减少,那种以前很美丽,而且现在通过合理的结构调整仍可以重拾昔日美丽的的地区,才能算是一线。这样的地区让我联想到了‘故乡’。要想让这个国家健康地存续下去,就必须仔细考虑他们之间的关联性。”

为何人口稀少的村落生活仍能感觉幸福?

——不过,在人口过少的地区生活,想必很艰难吧?

“在人口减少的过程中,有一些规律性的事情发生。比方说,小学校合并调整之后3到5年,加油站就会倒闭;此后再过大约5年,邮局又消失了。地区人口是阶段性递减的,可是邮局一旦撤出,人口便急剧下降。

不过,有的地区即便没了邮局,居民们也照样活得有滋有味。与此相对,有的地方则十分悲观,认为自己不行了。那么区别从何而来呢?这主要是看该地区是否存在以社区关系为中心的社会资本。正是这种当地长期以来保持的独特的规矩、习惯、祭礼、传统文化而培养起来的信赖关系和交流网,让整个地区变得丰富多彩、生机勃勃。每当看到这样的地区,我总会感觉,即便现实严峻,人们也有办法过得幸福快乐。”

——这个时候派上用场的就是“社区设计”这个方法吧。

“社区设计,是指为解决各地社区存在的问题,采取一系列支援行动,灵活利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促使居民自身展开思考,并以此激发出地区的活力。通过听取地区居民的意见、举办研习会,来经营一个“软”社区,而不是去改变建筑物和公园这类硬件设施。

伴随宫崎县延冈市火车站和站前广场改造而举办的研习会。参加者用卡片回答有关当地知识的竞赛题 (左)。山崎正在讲解火车站和广场模型(右) (图片: studio L)

例如,社会资本中既有积极的部分,但有时也可能成为一种障碍。比方有人说:“我们家和他们家从江户时代起就一直在吵架”,所以会给工作带来一些麻烦。这时,我们这些“外来人”如果能够从中作些调和,有时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趣事。”

工资虽低但仍可有积蓄,而且网速也很快

——在那些凋敝的地方城镇,还有恢复元气的潜力吗?

“地方虽有潜力,但不可否认的是,人才严重不足。尤其是年轻人越来越少,新的创意在逐渐消失。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有必要创造机会让大城市的人们迁居到地方乡镇去。城乡人口比例发生逆转,这或许意味着那些从乡镇跑到城市的人们的后代大多留在了城市,而他们的父母原本能在乡镇生活得很充实安宁,只是因为找不到工作才去的城市。我不期望让乡镇人口再次回到80%,不过我觉得可以增加一些。不适应大城市生活的人,完全可以果断地回到地方城镇去。

这时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要知道现代的地方城镇,和20世纪人们印象中的已经完全不同。的确,去了地方城镇,工资比大城市要低。可是,当你实际生活一段时间后就会发现,那里的租金、伙食费和生活费都很便宜,所以反而比在大城市时更容易攒下钱来。至于网速,乡下比城市更快。因为晚上8点以后谁也不会上网了,网络就像是自己专用的一样(笑)。

这些情况,住在城市里的人并不理解。如果他们头脑中有一个关于21世纪地方城镇的印象,他们应该明白,那些城市里优秀的年轻人来到地方城镇以后,更能施展自己的才华。”

故乡的智慧同样适用于其他国家

——不仅仅是日本,其他国家好像也存在类似的问题。

“最近十年间,日本是世界上人口减少得最快的‘发达国家’。这种趋势的出现,韩国比日本晚十年,中国比日本晚16年。中国由于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其人口减少的速度将会比日本更快。毫无疑问,关于‘故乡’的智慧,日本显然位列在世界前列。所以,我们能够给那些即将面临同样问题的人们提供这方面的知识和经验。

不过,如果想要将这些知识和经验产业化,从其他国家吸引资金,前景未必乐观。在此前的‘硬件时代’,日本做了许多这种事情,不过,在‘软件时代’,最好尝试用不同的方法去做。

社区设计是我们能够对世界所做的贡献之一。不过,我不希望自己去国外通过翻译来教授社区设计,关键是那些想和我们做同样工作的人能来到日本,来到我们的工作现场,这样我会把社区设计的知识经验传授给他们。把从我们这里学到知识的带回到各自的国家,结合本国实际情况灵活应用和实践,我认为这才是最好的方式。而且社区设计也只有通过这种形式才能得以实现。”

因为想获得夸奖,所以坚持至今

——面对人口减少这个难题,你可谓是挺身而出、勇敢应对啊。

“说实话,在我的内心深处,并没有‘要为谁做些什么’的想法。我只是想在自己做完这件事后,有人对我说‘你能来太好了,谢谢!’‘你太厉害了!’。其实我只是特别特别想听到别人的赞美(笑)。

即便你赚了钱或发布新产品,提高了销售额,也不太可能获得别人的赞美。可是,当你来到地方,帮助这个地区重新振兴起来,你会直接受到人们的感谢。正是这一点让我特别开心,也让我觉得能把这项工作一直干下去。

我的上一代总是说,“要认真工作,积累财富,为日本的产业做贡献”。可是这些对我来说完全没有吸引力。你建造了高楼大厦,拥有几千名员工,赚了许多钱,可是死的时候也只能感叹一句:‘啊,我这辈子赚了不少钱啊!’。这让我感到挺遗憾的。我想在临死的时候能说一句:‘啊!我度过了多么美妙的一生啊!’。

如今的年轻人,如果很多都想获得金钱之外的回报,那么我觉得其中原因之一,就是他们想得到别人的赞赏。这也意味着,很少获得赞赏的一代人开始行动起来了。”

——最后,请谈谈你今后的目标。

“今后,人们会越来越需要社区设计,所以我想多培育一些这方面的人才。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东北地区的重建。凡是东北地区委托的工作,我基本都会接。我还计划从2014年4月开始在山形县的东北艺术工科大学开设社区设计课程。我要让学生们多多历练,在参与东北振兴工作的同时,通过实践来学习社区设计。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培养出来的人才能回到自己的故乡,从事振兴故乡的工作。”

采访、撰文:户矢晃一
拍摄:KODERAKEI

相关报道
其它访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