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雄市市长的挑战
——从“图书馆革命”到“公共设施革命”

竹中治坚 (采访人)[作者简介]

[2013.11.21]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有“TSUTAYA”和“星巴克”的图书馆――佐贺县武雄市的图书馆,开馆3个月,就创下了入馆人数26万的记录。委托民间企业经营管理的举措,打破了地方自治的闭塞性。请看我们对43岁的市长樋渡启祐的采访录。

樋渡启祐

樋渡启祐HIWATASHI Keisuke佐贺县武雄市市长。1969年生于佐贺县朝日町。1993年東京大学经济系毕业后,进入总务厅(现在的总务省)。历任冲绳开发厅、内阁官房(办公厅)、高槻市市长公室长等职。2003年当选武雄市长,2010年连任。2007年兼职关西大学客座教授。主要著作有《为建设“强大”行政区的“弱势”战略》(Benesse,2007年)、《行政长官的一击 最年轻市长的GABBA奋战记》(讲谈社,2010年)。

“TSUTAYA(茑屋)”(※1)和“星巴克”入驻图书馆——佐贺县的一个人口不过5万人的城市武雄市的市立图书馆,在委托民间企业运营管理后,利用人数大增,甚至还吸引了大批来自全国各地的参观者。如今对这一改革的评价,已经超出了“彻底的图书馆革命”的范畴,人们开始赞誉它是地方分权的具体象征。

推进这一革命的,是43岁的樋渡启祐市长。他直言不讳地说“自己属于视觉型人物”,“曾是一个不爱上学的孩子”。他经过缜密思索制定出一系列战略性措施,大胆地推进着地方城市的各项改革工作,其对象从图书馆到医院,进而还扩大到教育领域。那么,他的改革动力来自何处呢?请看原财务省官员、政治学者、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教授竹中治坚的访谈。

良好的开端

——2013年4月修缮一新重新开放的图书馆,听说仅3个月就创下了入馆人数26万的记录……

“小小的一个图书馆,有如此之多的人来,真不敢想象。这不是超出预测,应该说是预想之外。总之你大概也感觉到了,这个空间让你感到非常舒适。主要是一个身体的感觉问题。比方说买五本书要花大约3000(日)元,但你来这个图书馆的星巴克里,花500(日)元(喝杯咖啡)就能把这些书都看了,是不是很合算?!你还可以随手翻阅600多种杂志,这也很有吸引力。星巴克生意很红火,而且,虽然图书馆可以无限制地随意看书,但图书的销路也很不错。这大概是因为日本人很认真,你让他免费看了那么多书,所以他无论如何至少也会买一本回去的。”

——来图书馆的大部分都是武雄市民吗?

“平时本市市民占六成,周末和节假日约为一半。”

一年削减的运营经费达600万日元

武雄市图书馆2013年4月修缮一新重新开放,“外包”给TSUTAYA的母公司“文化便利俱乐部(CCC)”运营管理。修缮费用由武雄市和CCC分别承担4億5000万日元和大约3億日元。图书馆的“卖点”除了20万册藏书外,还提供了杂志、图书的销售服务,并同时开设了“星巴克”咖啡厅。此外,还可以使用TSUTAYA的T-POINT会员卡代替图书馆借书证以积攒分数。开放时间也过去延长了三小时,从上午9时开到晚上9时,并且取消了图书馆每年大约30天的闭馆日,改为全年无休。图书馆的一年的运营成本预计改由CCC运营管理后,大约为1亿1000万日元,减少约1000万日元。重新开放后的图书馆,每天来馆人数约2900人,是上一年度的四倍。图书的出借数量每天也平均上升到1644册,大约增加了2倍。

构筑“无缝”空间的能力

——武雄市图书馆的经营委托给CCC的契机是什么?

“2011年12月底,电视节目‘寒武纪宮殿(东京电视台)’介绍了东京代官山的茑屋书店,看了之后,我通过朋友提出想和CCC的増田宗昭社长见见面,得到可以见副社长的回复。当我赶去见面时,竟在路上碰到増田社长,我想,机会来了,便直截了当地向他提出了‘想委托运营市图书馆’的想法。不料他说‘我也正是这样想的’,我吃惊得不由反问‘为什么?’,他回答我说:‘图书馆和医院是无与伦比的服务领域。市长你在医院问题上万分操劳,图书馆的事儿交给我做怎么样?’就这样,我们在冬日阳光明媚的大街上,未经任何事前疏通和妥协,就开始了我们的计划。”

——武雄市图书馆的印象,果然如你的设想吗?

“完全是增田社长最初在纸上勾勒出的那种形象。总之,就是强调‘无缝’,希望它给人流畅之感。区分图书馆阅览空间和销售区之间的分界线,只不过是供应商的要求。图书馆的用户寻求的是一个衔接完美的舒适空间。在平坦开阔的空间里,人们可以随心所欲地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

——把星巴克请进来,这也是增田社长的主意吗?

“是我们两人的意思。星巴克有很强的‘空间构筑能力’,非常善于设计利用空间。你看,它是不是非常完美地融入了我们的图书馆?打造这样的空间,非星巴克莫属,国内企业是很难做到的。毕竟我们是一个只有5万人口的小城,要吸引人来,就必须制造话题,‘故事’性不可或缺。所以我向CCC提议,一起来创建日本第一个图书馆&咖啡厅(Library&Cafe)。这或许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呢。这就是我们的‘故事’。和星巴克的商谈我都委托给CCC了。发挥他人的专长为我所用,这也是非常重要的。”

用积分卡吸引年轻人

——引入T-POINT积分卡的目的是什么?

“来图书馆的读者中,60岁年龄段的人占绝对多数。而另一方面,T-POINT积分卡用户中,很多都是10来岁的年轻人。我们采取了可以在图书馆使用T-POINT的措施,欲借此来吸引新的图书馆用户。顺便说一下,T-POINT的T,不是运营公司TSUTAYA的‘T’,说我们武雄市的‘T’(※2)(这是玩笑。笑)”。我们的另一个目的就是简化工作程序,年轻人都用惯了这种卡,因此就可以节省图书馆工作人员办理手续的时间。”

——市政府内部对图书馆改革的反应怎么样?

“市政府里负责这项工作的是教育局长。最初他很不情愿做这种不甚了解的事情,当通过和CCC方面有关人士的接触,去了几次代官山(CCC总部)后,突然改变了态度,相信定能和TSUTAYA携手共事。”

——听说辞职的人也相当多。

“不过我想强调的是,我们的工作和医生一样,必须要迅速应对你面前遇有困难的人。上大学时,我曾做过竹下登(原首相)孙子的家庭教师,也因此直接受到竹下先生的指教。他告诉我,重要的是凡事要及时处理,而且还说‘把功劳全部拱手让给别人,自己最后一个出人头地也无关紧要’。我一直信守着这些教诲。所以,我总是极其善待优遇那些带头解决问题,迎难而上的人。这样一来,凡事大家都渐渐变得积极主动了。”

创作一个故事,明确勾画出目标

——“创作一个故事”的想法,是你供职中央政府时就有的吗?

“是的。创作的时候彻头彻尾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行政工作之所以做不好,是由于过于听从了周围的意见,结果总是选择一条‘不上不下、不好不坏’的中庸之路。平庸无奇的东西,是吸引不了任何人的。同时我还十分重视视觉,我是个视觉型的人,所以我是在大脑中形成一个清晰的视觉形象的同时,创作出‘故事’的第1章、第2章、第3章的大致轮廓,之后,由行政方面去认真填写细节即可。还有,我喜欢实现明确结果。行政工作擅长于倒算,所以可以配合目标推进工作。政治的作用就是要明确地勾画出目标。
所以,图书馆的改革能具体实现,不是我一个人的力量,依靠的是市政府。人只有通过工作才能磨练提高自己的能力。”地方公务员通常不被人们重视,但当他们得到认可时,非常发奋努力。CCC最后说了这样一句话:“市长可以换人,但负责这项工作的三位工作人员一定得留下。我听了也非常高兴,那三位工作人员更是激动万分。办公桌周围的人变了,你会发现新鲜的面孔会为一切带来巨大影响。这样的事情迄今在地方政府是不曾有过的。”

武雄式的“脸谱(FB)邮购”

——听说市长你创设的“脸谱(FB)邮购”业务“FB良品”,2013年已经扩展到全国40个地区。

“现在还有人专程从国外前来考察。总而言之,以往的邮购服务,满足不了需求,买不到自己需要的东西。总是在意谁是民营谁是政府,就筹集不到好产品。所以,我们采取“无缝”方式,消除这种官民间的界限,接下来我们还要在新加坡成立FBI(脸谱国际)。在地方上,政府是唯一可以发挥创新引擎作用的,只是各种工作一直由政府来承办的话,效率会很差,所以应将其中的部分产业转卖给私营公司。我觉得,明治初期通过买断政府的产业而发展壮大起来的商人五代友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差不多都是复制模仿他们的做法。是“彻底的仿制”(笑)。

改建市政府大楼,实现“公共空间的革命”

——你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下一步是市政府大楼的改造。废除那些办理手续的柜台,代之以花店等,构筑一个舒适迷人的空间,也像图书馆那样,让人们即便不办什么事情也愿意到市政府来。现在的所谓“图书馆革命”,我想,恐怕10年、20年后,会被人们称为‘公共空间革命’。接下来的第二步,我准备在市政府办公楼上做文章。比如市议会大厅改用玻璃墙,外观呈圆锥形,桌椅全部使用丙烯材料的。所谓眼见为实,这样一来,议会发生了什么事情,人们一目了然,对坐在里面的议员们也就有得期待了。这种特定‘空间’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迄今的地方政府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即便有所认识,也无力具体付诸实现。”

——你重点要抓的是哪个领域?

“那绝对是教育。从明年4月起将给每个小学、初中学生配发平板电脑,给他们提供更好的教学内容。我曾是一个有恐校症的孩子,中途退出了托儿所,害怕参加集体活动,上大学时也闭门不出,以至还担心自己会不会生褥疮(笑)。现在我当市长,或许还是当时的一种反冲作用带来的。只是我对国家政治不感兴趣。我希望在基层的地方政府拿出一些大胆惊人的计划,并把它们横向地普及开来,这样日本会变化得更快。在现今的地方自治制度下,没有什么是不可成就的,百分之九十九的事情都能办成。无论是图书馆还是医院的改革,我都没有去请示过中央部委机关,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如今,地方分权的步子迈得很大很快,可以说已经取得了99%甚或100%的进展。”

——你认为这样就已经足够了吗?

“这并不是有工具就行的问题。地方政府即便肩头扛上巴祖卡火箭筒,也只会引起混乱。毋宁说有时我们需要的是长枪,那就是现在。”

(2013年7月11日 于佐贺县武雄市图书馆)

摄影:西田佳世

(※1)^ 日本最大的音像产品租赁连锁店。提供CD、DVD和书籍的租赁、销售以及游戏软件的收购、出售

(※2)^ “武雄”的日语读音第一个字母为T

nippon.com 编辑委员。1971年生于东京都。1993年东大法学系毕业后进入大藏省(现财务省)。1998年美国斯坦福大学政治系博士课程结业。1999年任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副教授、2007年起任准教授,现为教授。主要著作有《何为参议院?1947-2010》(中央公论新社,获大佛次郎论坛奖)等。

相关报道
其它访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