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结”尖阁,早日实现日中首脑会谈――访前驻中国大使丹羽宇一郎
[2013.09.12]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首位来自民间的驻中国大使、前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会长丹羽宇一郎,于2012年12月卸任回国。在这次访谈中,他就中国经济的现状、因尖阁诸岛(钓鱼岛)问题而陷入僵局的日中关系等,谈了自己的看法。丹羽先生提议,两国政府应先“冻结”尖阁问题,以尽早实现首脑会谈。

丹羽宇一郎

丹羽宇一郎NIWA Uichiro早稻田大学特聘教授。前驻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前伊藤忠商事会长。1939年生。1962年名古屋大学法学系毕业后,就职伊藤忠商事,主要从事食品部门工作。1998年就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清理了巨额负债并在2001年3月的决算期创下历史最高利润,实现扭亏为盈。04年转任会长。06年以后担任政府经济财政咨询会议民间委员、地方分权改革推进委员会委员长等。2010年6月就任首位来自企业的驻华大使,2012年12月辞去官职。主要著述有《新日本开国论》日经BP社)、《何堪认输!写给年轻人的工作论》(朝日新书)、《北京烈日―在北京思考国家前景2050》(文艺春秋)等。

中国经济从高速发展转入稳定增长

——持续高速发展的中国经济,近来出现减速停滞。泡沫式的繁荣景象背后,贪污、公害、城市与农村的贫富差距等等,习近平政府面临众多严峻的问题需要解决。你如何看待中国经济的现状及未来前景?

“只要回顾一下日本经济战后发展的轨迹,我想就会很容易地理解中国经济的走向。日本在1955年-73年的高速经济发展时期,年均增长率为9-10%;在1973-90年的中期稳定增长时期,增长率是之前的一半左右,但经济规模扩大到3倍。其间,日元的外汇汇率从1美元兑换360日元,上升到120日元。国力名副其实地增长了3倍。”

“中国也一样,改革开放后的经济发展,连续20年保持了2位数的增长,那么GDP的规模也随之增大,增长率下降是当然的。今后将迎来第二次资本主义经济的兴盛期,进入中期经济增长的稳定时期。即使增长率降至现在的一半,中国经济规模已经如此之大,所以增长率7%都是高的。中国经济即将走入稳定的增长时期。”

不会出现泡沫崩溃

——你的意思是说,展望未来,不需有什么担忧吗?

“也就是说,中国的经济正走向与战后的日本相同的发展道路。中国国内的工人罢工增加,工资上涨了10-20%,内需扩大,出口相对减少。今后20年,中国经济即将迎来的就是这样一个时代吧。”

“中国的城市化率一定会比现在进一步提高,这样的话,可以预计每年将有1400万规模的人口涌入城市。为此,公寓、道路、煤气、自来水、下水道等基础设施建设就必不可缺。非但不是泡沫,而是将产生庞大的需求,仅此经济也会发展下去的。”

日本也必须很好地利用这个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

——那么,日本企业在对华贸易中应做好怎样的准备呢?

“现在约有22000家日本企业进驻中国,生活在中国的日本人也有12-13万人。在日本企业工作的中国人有1000万。预计10年以内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也就是形成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发达国家的消费市场规模大致是GDP的60-70%,而中国还只有40%的水平。这就是说,中国的消费市场,今后还有25-30%的增长空间。我们应该把这个巨大市场当作日中共同的市场。”

“在考虑今天的日中关系时,或许有人认为中国经济超出日本岂有此理,并为中国经济的减速而高兴,但我们不能用这种心态看待10年内将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国家。这样的鼠肚鸡肠将使日本经济自身衰退下去。我们要做的应该是充分有效地利用发展中的中国市场。”

未来中国也将加入TPP

——日本从2013年7月起加入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的谈判。这对日中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按说TPP没有中国和日本的参加是没有意义的。缺少10年后经济规模超过美国的世界最大经济体中国的参加,缔结了广域经济协议又怎样呢?中国认为自己现今的水平,不参加TPP也无妨。没有早晚会成为世界最大经济大国中国的参加,各国缔结了TPP也无意义——或许中国还有这样一种认识吧。”

“对日本来说, TPP之所以重要,在于它能够刺激农业等衰退的产业,加强竞争能力,这一点很关键,必须在中国加入以前得到解决。农业、保险业等行业历来是以国内为中心展开的,因此有必要强化自身的竞争能力,抵御国外同行的挑战。在此基础上,如果依然没有实力较量,就应该通过国内政策来保护。如果为参加TPP而不惜摧毁国家之宝的农业,那就是本末倒置了。”

早日缔结日中投资及知识产权保护协定

——你对日中韩自由贸易协定(FTA)的谈判有何见解?

“姑且不谈日中韩FTA,日中间的因纠纷而拖延了缔结协定的谈判,此间让其他国家抢先一步相继签订了协议。韩国和中国已经开始了谈判,为此,日本和中国即便无法实现FTA,也应该尽快签订保护投资和知识产权这两项协议。我呼吁展开日中经济交流,说的就是应该早日缔结这两个经济协定。”

“在日中间因尖阁问题争执不休的时候,美国、德国、韩国在中国市场占据了主动。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和经济界也都应该进一步向政府呼吁缔结这些协定的必要性。改善日中经济关系,可以说是安倍经济政策的最大主题,也符合国家利益。”

“冻结”尖阁问题,开展三项交流

——日中关系如果因尖阁问题继续恶化,那么不仅对亚洲,还会给世界经济带来负面影响。你认为两国应该如何打破这个局面呢?

“从大局出发,答案是极其明快的。立足于日中几千年的历史,并放眼21世纪,那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快实现日中首脑会谈。我觉得不是急于去解决尖阁问题,而是应该冻结,直至迎来解冻的时节。其间,日中两国要做三件事。第一,是经济交流;第二,是青少年交流;第三,是地区间的交流。这三项工作应该尽快展开。为了这个目标,日本应该讨论具体努力的措施。”

开展改善日中关系的讨论

——日本政府一贯认为,“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国际法上都是我国的固有领土,不存在领土问题”……

“我个人的见解是‘没有领土问题,但存在争议’。自1996年池田行彦外相表明尖阁诸岛是‘我国固有领土’以来,政府反复表述了这一立场。此外还有这样的说法,称1972年田中角荣首相和周恩来总理(均为当时)在会谈中,提出‘搁置’尖阁诸岛问题,但因为没有正式的文件记录,现在对‘搁置论’的有无还在进行争论。但是,这种争论进一步持续下去,大概也得不出结论,是非常徒然的。”

“政府40多年来一直坚持不存在尖阁搁置论,主张它是我国固有领土也有17年了,如今既不能改说存在尖阁搁置论,也不能推翻‘我国固有领土’的官方见解。这样做的话,还会失信于世界。中国方面也是了解这一点的。另一方面,事至今日中国方面也不可能承认日本的主张,也不可能放弃迄今一直坚持的有过‘搁置论’的主张。”

“也就是说,对于尖阁问题,两国政府都不可能改变历来的主张。因而,继续争执也无济于事。更重要的应该是讨论两国如何才能友好相处。为此,我提议冻结尖阁问题,待到融冰之时到来,再讨论解冻问题。”

日中首脑会谈,年内有三次机会

——这是个现实而成熟的解决办法。

“安倍总理称,对话的大门是向中国敞开的。40年前,自田中角荣和周恩来会谈(1972年)后发表了《中日联合声明》后,一直处于断交状态的日中两国恢复了邦交正常化,所以,大门本来就是敞开的。只不过各持己见,又碍于情面,要想解决尖阁问题,除了托词大门敞开之外,没有其他可言而已。”

“习近平领导的新一届政府今后将执政10年,所以,重要的是两国首脑从大局出发共同探讨日中今后将如何友好相处。首脑会谈的举办地,选在对方国家从情面上看也比较困难,比较现实的是以自然的形式在第三国举行会谈。例如,日中韩首脑会谈之际,在韩国会面也是一案。届时,在‘尖阁问题暂且冻结’上达成一致并对外公布即可。如果将日中首脑意欲商讨解决问题的气氛转达给双方的国民,那么国民感情也会随之改变。”

——你认为有机会进行首脑会谈吗?

“9月在圣彼得堡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G20)、10月在印度尼西亚举行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而且年内还有可能举行日中韩首脑会议,所以,年内共有三次首脑会谈的机会。届时,安倍首相和习近平主席回避具体事宜,即便站着交谈10分钟、15分钟也好,相互确认‘当前先冻结领土问题’并提议推进经济交流和青少年交流即可。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一直都很重视青少年交流问题,因此十分了解这样做的重要性。”

日韩关系更令人担忧

“在尖阁问题上,中国有关部门的船只侵入领海的新闻时有所闻,但我认为,从大局来看,日中关系不会进一步恶化,也不能使其恶化。两国政府领导恐怕也具有这样的认识。”

“从这一点上来说,较之日中关系,最近的日韩双方找不到修复关系的契机,令人感到忧虑。围绕日韩关系的国民感情,或许比日中更加复杂,令人担心。扭转日中关系的局面,也会为日韩关系带来影响。日韩之间如果同样也通过暂时冻结竹岛问题和慰安妇问题,为修复双边关系创造积极条件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8月1日,于东京都内)

采访、撰文:原田 和義(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高级编辑)
照片:山田慎二

相关报道
其它访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