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契冬奥会 增进相互理解的重要平台
政经并进的日俄关系——访俄国驻日本大使阿方纳席耶夫
[2014.03.25]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Русский |

索契冬季奥运会及残奥会开幕前夕,本网站独家专访了俄罗斯驻日本大使阿方纳席耶夫。他向我们表达了对成功举办冬奥的自信以及对改善日俄关系的热切期待。

叶甫格尼・弗拉基米洛维奇・阿方纳席耶夫

叶甫格尼・弗拉基米洛维奇・阿方纳席耶夫Evgeny V. AFANASIEV生于1947年5月25日。俄罗斯联邦顿河畔罗斯托夫市人。高中毕业前居住在东西伯利亚的赤塔市。1970年毕业于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大学。同年进入前苏联(现俄罗斯)外交部,曾赴中国、美国工作,后担任过外交部长办公室参事、外交部第一亚洲局局长,1997年至2001年任驻韩特命全权大使。2001年至2004年任外交部第一亚洲局局长。此后,于2004年至2010年任驻泰国特命全权大使。2010年至2012年任外交部人事局局长、参事,2012年2月起任驻日本特命全权大使。精通中文、英文和法文。家庭成员有妻子、1个儿子和3个女儿。曾获俄罗斯国家奖、友好勋章。

——对俄罗斯而言,举办索契冬季奥运会及残奥会可谓是一件大事啊。

“索契第22届冬季奥运会和第11届冬季残奥会是俄罗斯自新生以来首次举办的奥运会,具有重要的国内和国际意义。”

“尤其是奥运会的筹备工作,加速了索契市及整个高加索地区的运输、能源和旅游基础设施的发展。奥运会不仅创造了数万个就业岗位,更重要的是为我们提高国民生活水平和振兴国内体育事业提供了能在将来长久利用‘奥运遗产’的机会。在奥运场馆的建设方面,我们参照最高级别的环境标准,采用了‘绿色建筑’的最尖端技术。索契国家公园的面积因此而扩展了2000㎡。”

“奥运会及残奥会无疑是确认世界和平、民族友好和青年广泛交流等理念以及比拼体育技巧的绝佳机会。俄罗斯和日本都是继承了奥林匹克优良传统的国家,我坚信本次大会将成为两国增进民众信任和相互理解的重要平台。”

“同时,我想借此机会就东京成功申办2020年夏季奥运会及残奥会向nippon.com网站的所有读者和广大日本民众再次表示祝贺。俄罗斯当时也非常支持东京申奥。通过举办这种大型体育盛典,我们可以针对体育技巧的训练方法、安全保障、环境保护等各种问题广泛交流经验。”

2013年的日俄贸易额刷新历史记录

——关于日俄关系,您如何看待两国近年来的经济合作,以及未来的走向?

“近年来,俄日贸易着实发展迅猛。就2013年末国际收支来看,俄日双边贸易有望超过2012年的335亿美元,再次刷新历史记录(日本的数据)。投资也在增长,日本对俄罗斯经济的累计投资额已超过100亿美元,直接投资达到约10亿美元。目前,约有450家日本企业活跃在俄罗斯市场,该数字在过去10年间翻了一倍。”

“2013年4月,安倍首相到访俄罗斯,与普京总统举行了首脑会谈,这是日本首相10年来首次正式访俄,构成了一次激发俄日经济关系发展活力的重要契机。双方集中签署了一系列相关协议,俄罗斯地方政府代表也参与其中,就共同实施运输、能源、银行、贸易、投资保险领域的各种项目达成了共识,为俄日两国扩大双边贸易往来奠定了坚实基础。”

“为实施涉及医疗、城市环境、基础设施、农业、节能、可再生能源利用领域的30多个大型合作项目,俄罗斯企业正积极推进与日方伙伴之间的对话工作。同时,针对实现西伯利亚铁路的现代化改造、提升利用效率,以及面向欧洲有效利用北冰洋航线等课题,我们也在讨论研究与日本的合作事宜。另外,有关俄罗斯液化天然气(LNG)出口基地开发、碳氢化合物资源开发的大型项目也在有条不紊地展开。”

“普京总统在年度国情咨文中指出,远东地区的经济发展是21世纪的国家级优先课题。加强旨在促进该地区发展的合作是俄日关系中最重要的政策之一。”

“俄日之间有关经济合作的对话想必会日趋频繁吧。正如普京总统也曾说过的那样,日本是我们的邻居、天然的伙伴。作为对等伙伴进一步发展两国间的互利贸易经济合作,是加强两国关系的重要条件。”

政治对话日益活跃,过去1年间举行了4次日俄首脑会谈 

——2013年11月,日俄举行了首次外长和防长级磋商(2+2),双边对话稳步展开。您对此有何看法?

“纵观2013年,以首脑会谈为代表,俄日两国间各级别政治对话都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活跃态势。同时我想指出的是,两国关系的整体氛围显然已经渐入佳境。仅在当年4月以后,两国就举行了多达4次的首脑会谈。”

“当年11月举行的首次俄日2+2磋商,证明两国关系具有了新的内涵,为实现同年4月安倍首相访问莫斯科时两国领导人签署的有关构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协议目标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在双边关系迅速发展、彼此互信不断加深的背景下,即便是现阶段双方正在磋商的最为复杂的问题,想必也将变得更容易解决。”

——您觉得这会对包括朝鲜在内的东北亚局势,以及日中、日韩关系产生什么影响?

“就东北亚局势而言,我认为既有积极因素,也存在包括朝鲜半岛形势在内的一些课题。各国之间的领土问题必须由当事国双方通过政治及外交手段加以解决。东北亚地区的所有国家都不能只顾本国利益,必须牢记提高整个亚太地区安保水平的重要性,并为此展现出聪明才智。当然,作为积极因素来说,是东北亚地区经济合作的扩大,这对各国人民的生活和社会繁荣产生了积极影响。除了本地区外,俄罗斯还积极致力于促进所有其他地区的和平与互利合作,以及东北亚各国的安全保障事务。”

外交生涯中的亚洲缘 

——卡罗琳・肯尼迪女士就任美国驻日本大使,吸引了广泛关注。您认为大使的主要职责是什么呢?

“肯尼迪家族在俄罗斯乃至全球都具有很高的知名度。衷心祝愿美国新任驻日大使卡罗琳・肯尼迪女士在岗位上大显身手。”

“大使的职责早已有明确的定义,那就是本国在派驻国的代表。大使是国家元首的代理人,比如我,就是普京总统的代理人,对接受国日本的元首天皇来说,我就是俄国的代表。我递交派遣国书的仪式是在2012年4月26日举行的。大使的排列次序取决于递交国书仪式的时间先后。”

“总统亲笔签名的派遣国书中,写有这样一句:‘以我个人及俄罗斯联邦政府之名,请求阁下对大使所述的一切给予信任’。大使的责任,是阐明本国的国内外政策及对日关系,并对日本的国内政治经济和包括与第三国关系在内的对外政策做出评价。”

“话虽如此,最需要下功夫的当然还是两国关系,致力于两国在各领域合作关系的发展。日本是我们的邻国,也是一个大国,应对上述课题正是我这个驻日大使所肩负的使命。”

“我感到自己在亚洲国家担任大使一职具有重要意义。之所以这样说,主要也是因为我职业生涯的大半时间都与亚洲有关。我在中国工作过5年,在美国工作过13年(主管亚洲事务),担任过4年驻韩国大使和5年驻泰国大使。对我而言,如今最重要的是作为一名外交官所肩负的任务。我与亚洲的缘分绝非偶然。因为我从小在西伯利亚长大,在那里念完了中学,而西伯利亚正好比邻日本、中国和朝鲜半岛。”

大有裨益的汉字知识

——您对日本的印象如何?在日本经历过什么趣事吗?

“我第一次到日本是在1986年。后来,我一直定期来日本。我和我的家人都很喜欢日本这个国家、日本人和日本的自然环境。日本的气候比莫斯科舒适,当然更不用提西伯利亚了。因此,我在日本工作很愉快。这对于开展好大使工作也是极为重要的。我在日本结识了很多同事和朋友,并一直与他们保持着联系。”

“有趣的故事也不少。我就说说其中一个吧。我会中文,所以看得懂汉字,但却不会把它们用日语的念法读出来。有一天,我和太太去东京的一家中华料理店,点餐时我把菜单上的中文菜名写给服务生,然后他把菜端了上来,并用日语向我询问了些什么,但我根本无法用日语回答,让服务生甚感惊奇——一个能正确书写汉字的外国人竟然完全不会说日语。不过总体来说,汉字知识确实让我受益匪浅。比如,在镰仓的海岸边,我就看懂了写有‘禁止深夜燃放焰火’的告示牌。当然,我肯定是不会在深夜燃放焰火什么的!”

(2013年12月25日,书面采访。照片摄于俄罗斯大使馆)

相关报道
其它访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