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加灵活地处理日中韩关系,进一步扩大日美经济交流”——访富士施乐公司前会长小林阳太郎
[2014.07.24]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美国影响力下降、中国崛起……在世界政治经济潮流的变化之中,日美经济关系正由过去的摩擦,迎来探索新型关系的时期。富士施乐公司前会长小林阳太郎为我们谈了他对日美关系和日本企业发展方向的看法。

小林阳太郎

小林阳太郎KOBAYASHII Yōtarō学校法人国际大学理事长、富士施乐公司前会长。1933年生于伦敦,1956年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经济系。1958年获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MBA)后,进入富士胶片公司。1963年转入富士施乐公司,先后任总经理、董事长,2006年任董事会最高顾问,2009年退职。从2003年起担任现职。1986年至1988年任经团联国际企业委员会委员长。1998年任日本阿斯本研究所理事长。1999年至2003年任经济同友会总干事。

美国影响力下降,中国、俄罗斯崛起

——美国在国际社会中的领导地位相对下降,决定世界发展方向的主要国家也由G8扩大成为G20,增加了新兴工业国家。对这种世界潮流的变化,您是怎样看的?

“俄罗斯最近在兼并乌克兰南部的克里米亚之后,和欧美国家一直处于对立状态。从这种情况中也可以得出这样的印象,即美国维持至今的绝对实力呈现出衰退的迹象。另一方面,中国很久以前就一直在积蓄实力,一直让人觉得G2(美中两个大国)时代也是迟早的事情。不过有一点是我的误判,坦率地说,那就是在布什前总统(共和党)移交政权之初,我对高举理想主义旗帜的奥巴马总统所寄予的期待落空了。”

“美国的地位相对下降,大概美国自己也早已预料到了吧。但是听了奥巴马总统最近的讲话,也没有觉得其中有令人振奋的内容。我有一种感觉,与其说是奥巴马总统个人缺乏领导能力,不如说是他经受不住世界的变化和挑战,才导致今天的这种状态。”

“另一方面,中国和俄罗斯一旦得势就会一往无前,造成既成事实,不会后退。习近平主席和普京总统都看透了美国的弱点。在乌克兰和克里米亚问题上,欧洲和美国在对俄罗斯制裁方面也并非步调完全一致。有学者指出,‘普京比奥巴马更为技高一筹’,我也有同感。在这种情况下,日本的立场很微妙啊。”

富士施乐公司在石油危机时期经历过生死存亡的危机

——您参与著名的外资企业富士施乐公司的经营工作长达50年之久。在回顾这段漫长的岁月时,作为一个企业经营者,现在你有什么感想?

“与我在任时的上世纪80至90年代相比,现在的经营环境,包括经营的工具在内已经截然不同了。当时在判断问题时,总认为应该按顺序办事,依靠日积月累的经验,一一验证再确定下一步行动。现在的经营者没有时间那样做,而各种信息又瞬时即来让你应接不暇。回顾过去,在60至70年代,富士施乐的母公司富士胶片和美国的施乐公司之间,构建了密切的互相信赖关系。从好的意义上说,双方都很自尊自豪。面对亚洲的发展,施乐公司希望在日本建立一个基地,而富士胶片公司也需要获取未来的摄影新技术。”

“当时富士施乐公司展开的挑战之一就是产品制造,及时地推出物美价廉的产品。富士施乐公司是在我进公司的前一年即1962年创办的。它的目标是建立一个产品制造公司,在业界则争取早日成为一个独立且够格的公司。不过,从实实在在的产品制造方面来说,还是有值得反思的地方,特别是在1974年发生石油危机时,让我们体会到了这一点,甚至犹如面临了一场公司生死存亡的危机。”

“另一点,是我们通过多听细看,试图从合资伙伴施乐公司那里学到新的东西,而母公司富士胶卷公司则给了我们付诸于实践的诸多自由。本来富士施乐公司录用的员工就都是有多年工作经验的人,其中很多都经历过摸打滚爬的磨练。正因为如此,从70年代以后到我辞去总经理的1992年这段期间,树立企业文化便成了一大主题。从结果上来说,富士施乐公司在IT和信息化方面率先引进了新事物,不过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没有毅然决然地开创一、两个“具有发展前景的新领域”。总而言之,与当时相比,如今的经营更为不易。”

在激烈的日美摩擦中建立起的纽带关系

——您曾经担任过经济同友会总干事、日美经济界人士会议日方主席及日美欧委员会(现在的三边委员会)的亚洲太平洋委员会委员长等职。在经历了上世纪七十年代至九十年代的日美经济摩擦之后,最近20年间,摩擦虽然减少了,但是日美经济界人士之间的联系和人际关系似乎也变得疏远淡漠了。

“很明显的一点是,与我们这一代人相比,现在更多的年轻经营者都有MBA(工商硕士)学位。他们海外经验丰富,而且外语水平也普遍提高。尽管如此,财经界人士之间的沟通和友好关系却不多见,让我百思不解。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有时日美之间围绕着汽车、胶卷、保险等具体案例争吵不休,摩擦不断,但结果反而建立了经济界人士之间的信赖关系。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我觉得与以前相比,虽然现在不是没有需要共同努力解决的问题,但矛盾已没有过去那么尖锐了。”

“然而,日美经济界存在着包括中国问题在内的各种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在我担任日美财经人士会议日方主席的时候,曾试图暂且撇开日美经济问题,提议“是不是偶尔也可以更深入地谈谈亚洲,讨论一下中国问题”,但美方对此没有任何兴趣。最近举行财经界人士会议的气氛如何,我不太清楚,不过我觉得双方一起考虑共同课题并找出相应的解决方案和方向的积极性小了。”

“4月中旬,美国的阿斯本研究所(※1)将在日本召开会议,会期三天,着重讨论重新构筑日本和亚洲关系的问题。美国方面的与会者有迈克尔、格林等政府官员,但商界人士不多。日本方面,据说经济同友会总干事长谷川闲史、武田药品工业公司总经理等人计划出席。最近财经人士会议的成员也有所变动,给人以经济界人士少了的感觉。一旦讨论宏观问题,便会出现“经济界人士只要考虑微观问题就行了”的气氛。甚至还有“出席国际会议,有这样的必要性吗?”“(这样的会议)对企业业绩会产生什么影响吗?”等质疑之声,我觉得这些都对企业上层也带来一定的影响。”

对贸易赤字的危机感出乎意外地少

——依靠产品制造和贸易立国的日本,在国内生产总值(GDP)方面被中国赶超,贸易赤字增加,经常收支在不断恶化。您对日本企业的这种处境怎么看?

“在认为日本出现贸易赤字是理所当然的那个时代,有些人说,贸易赤字嘛,不必担心。他们认为只要不断增加直接投资,能够从中获取盈利就不存在任何问题。虽说现在的赤字,有一个产自何处的问题,不过似乎人们并不因此感到情况严重而陷入苦恼。关于这一点,就日本今后应该在哪些领域出口什么商品的问题,在我担任理事长的国际大学,也在展开讨论。”

“以往在出口方面日本显示了自己的实力,不过需要搞清楚是什么在削弱日本的实力。只是人们对宏观方面贸易赤字持续膨胀所抱有的危机感意外地少。对此,在企业层面,我觉得有必要向经营骨干直接或间接地讲清楚贸易赤字是理所当然的那个时代的背景,以促使他们思考和判断。”

不断生产“优秀产品”,巩固企业经营的基础

——被称为日本的看家本领的电子业和家电业,国际竞争力下降了。您曾兼任过其外部董事的索尼公司,也从过去的领跑地位跌落下来,而且连年出现经营赤字。您认为要恢复日本的强项——“产品制造”,需要解决哪些问题?

“譬如丰田汽车公司和小松制作所等公司,它们能够继续不断地取得那样好的业绩,就是因为这些公司回归到企业的基本出发点上,力保企业素质,坚持合理的思考方式,凡事都在弄清楚“为什么”和“什么时候干”之后再采取行动。企业的“传承”,是要向下一代员工传授企业产品制造之重,以及令本公司立于不败之地的强项,频繁不断地传递这样的主旨思想是非常重要的。”

索尼公司必会东山再起

“现在索尼公司的情况,让我感觉它一度曾追求生产更好的电视机,在电子产品领域引领潮流;但这种成功经历又有令其裹足不前的一面。索尼公司的企业文化,是在考虑制造“更好的产品”之前,先考虑制造“不同的产品”。也就是说,“生产更好的类似产品”或许已不能激发它的积极性了。而要制造不同产品,有时需要进行新的投资。”

“但是,制造‘更好的产品’,就是去充分利用以往的投资。生产“不同的产品”是必要的,而如果一味追求这样做,事业的成功概率就很低。另一方面,不断地生产出“更好的产品”,是企业经营不可或缺的基础。为此,除了坚持脚踏实地的、合理的经营活动外,别无他路可走。不过,我认为索尼公司肯定能够东山再起。至于它是不是作为电子企业重整旗鼓,那就另当别论了。”

——大张旗鼓地推行“安倍经济学”的发展战略还有待于今后。最近一年日元贬值和股票上涨的动向,对于出口企业等改善经营业绩起到了推动作用。但另一方面,人们也指出了日元贬值带来的负面影响。您对日本经济重建有何看法?

“坦率地说,在“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中,金融和财政方面进展得比较顺利,但是第三支箭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就安倍经济学本身来说,尽管股价每周都有涨有跌,但从总体上看,有一定规模的企业的股价还是不错的,有的公司还提高了员工的基本工资。但也存在着差距问题。我最担心的是,(增税前)抢先消费过后,提高消费税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国民能在多大程度上信赖并接受政府对这些问题所采取的对策措施。”

“现在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不低,但首相应该意识到自己负有的责任,即在特别秘密保护法等法案的成立程序中,是否取得了信任。迄今为止的一些情况表明,法案都是凭借执政党占绝对优势的议员人数来强行通过的,没有得到充分辩论,这方面在野党当然也有责任。迄今包括外交在内,政权更迭后上台的安倍内阁干得不错,但我希望在行使集体自卫权等问题上不要辜负国民的信任。”

改善日中韩关系,有待各方的灵活态度

——您作为经济界人士曾对改善日中关系作出过努力。对安倍内阁面临的课题——处理日中韩关系,您有何想法?

“一言以蔽之,日中、日韩给我的感觉就是‘彼此彼此’(笑)。只是如果过分地凸显历史认识问题,就难以找到解决问题的突破口。因此,我希望韩国和中国都能够采取更加现实的灵活态度。的确,有一般常识的日本人所说的战后日本的学校教育没有教授应教的知识这样一个侧面,现实中存在。然而我并不认为会有那么多的人全然不知历史。倒不如说,中国认为有问题的,是政治家们的言论。如此说来,我觉得日中双方都在逐步采取行动,虽然双边关系恐怕不会一举得到改善……”

——您作为工商界领导人,曾把“性善说,相互信任”作为企业的经营理念之一。您对企业应树立的经营理念、企业社会责任等战略有何见解?

“要知道对人类来说劳动是多么地重要,劳动直接关系到人的尊严。在IT时代,什么都变得方便了。但要制造更好的产品、更便宜的产品,还是离不开人。如何用更少的人力创造更大的价值,是当今社会的主流思想。但我对这样的企业经营总是抱有疑问。”
“日前,我与一位致力于合理化运动的企业经营者聊天,得知他开展的合理化运动取得了成效,但这位企业领导却感概地说:‘真不知这样干究竟对不对头?’企业奋发图强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经营者与员工团结一心。市场评价一个企业,重要的也是不为其短期的利润所左右,而要多角度地观察企业经营的整体情况。”

(2014年3月25日于东京六本木的国际大学东京办事处)
采访人: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代表理事 原野城治
撰文: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高级编辑 原田和义
摄影:花井智子

(※1)^ 日本阿斯本研究所,是仿照美国战后设立的阿斯本研究所的活动,于1998年成立的研究机构。成立之初,小林阳太郎先生出任了理事长。专家们在深入研究专业问题的同时,抱着不为各自专业领域所束缚的思想,还从哥德等的古典作品中学习汲取人类进步所不可或缺的普遍规范和价值,是一个高水平的知识交流场所。它还为高级管理人材等举办各种讲座。

相关报道
其它访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