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足球的巴西风格,“让我感到‘自豪’”
访巴西驻日大使安德烈・阿拉尼亚・科雷亚・杜・拉戈
[2014.07.14]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巴西驻日大使安德烈・阿拉尼亚・科雷亚・杜・拉戈在世界杯足球赛前夕,做了这样的分析,称“日本足球很有点儿巴西味”。这其中的重要原因,在于日裔移民融入巴西社会的历史。

安德烈・阿拉尼亚・科雷亚・杜・拉戈

安德烈・阿拉尼亚・科雷亚・杜・拉戈André Aranha Corrêa do Lago巴西驻日大使。1959年生。1981年获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经济学学士。1983年毕业于巴西外交研究生院。同年进入巴西外交部工作。之后供职于巴西驻西班牙大使馆、驻美国大使馆、驻欧盟使团等,2013年11月出任现职。

“漂亮”、“欢快”、“灵活”外加“出其不意”——在6月即将举行的世界杯足球赛前夕, nippon.com编辑部采访了巴西驻日大使安德烈・阿拉尼亚・科雷亚・杜・拉戈,听他畅谈了“小金丝雀”(巴西国家队的绰号)的无限魅力。关于巴日两国,他强调因巴西和日本都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在发达国家中,仅次于美国的是日本;在发展中国家,仅次于中国的是巴西),从而形成了另一种G2的关系,今后有望实现有效的互补和合作的关系。

希望了解巴西的“多样性”

——巴西6月将举办世界杯足球赛,2014年无疑是一个令人瞩目的巴西年吧。

“巴西原本就是一个无论对移民还是对本国人都很宽大、开放的国家,又具有极其鲜明的个性。因为是这样一个个性很强的国家,所以全体国民必须有一个可以团结一致倾注于全力去做的事情。”

“巴西即是一个充满独特魅力的国家,同时也是一个复杂的国家。在走向全球化的世界,你对巴西了解得越多,我想你就越会对它产生兴趣。巴西的魅力,体现在足球、音乐、开朗欢快的民族特性、建筑、自然等各个方面。在即将召开的世界杯上,世界各国的记者们,不仅要采访足球,我希望他们还能深入地发现和报道巴西的魅力。”

“巴西不为人知的一面,是它的多样性。一位美国记者就拉丁美洲说过这样一句话:‘除了解读拉丁美洲以外,美国人可以为拉丁美洲做任何事情。’这大概是因为美国人烦于深思拉丁美洲的复杂性吧。以此次世界杯为契机,我希望人们能更多地思考一下巴西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因为巴西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国家。”

崇尚 “形式”与“内容”之谐调的足球

——在日本和巴西的关系上,足球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大使您对巴西的“足球精神”有何见解?

“构成巴西民族特性的重要因素之一是足球。巴西人的踢法充分表现了这个民族的特性,即不喜欢单纯去追求效率和胜利。他们注重的是‘形式’。不过,这不等同于坚固、牢固、过分的组织性。通过踢足球,巴西要和大家分享欢快、漂亮、灵活和惊喜。所以,巴西注重的是‘形式’和内容的谐调。巴西人喜欢的足球,巴西人想看的足球,充分体现了巴西人自己心中描绘的一种理想。”

——日本的J联盟,给您的印象如何?

“昨天我还和中田英寿一起吃了饭,我感到J联盟的一个美妙之处,是它和巴西足球极为相似,当然也包括济科曾经加盟其中。足球在日本人气高涨,我认为这是和巴西的日本移民融入巴西社会这一背景不无关系的。日本移民把日本的良好个性带到巴西,同时又接受了巴西的种种生活方式。要说为什么日本移民能够融入巴西社会,这是因为他们在珍视自身的民族特性的同时,也容纳了巴西的民族特性。所以,我对日本足球中的巴西味儿深感自豪。”

——大使您也曾经踢过足球吗?

“小时候踢过,不过很蹩脚(笑)。”

“希望以让世界心服口服的形式夺冠”

——请您谈谈对“小金丝雀”队的期待以及对日本队的希望。

“我认为那种‘已经获胜’的气氛对巴西队是不利的。巴西的人们不喜欢这样的态度,而且应该提防这种情况出现。大多数巴西人都期待巴西队夺冠,而既然要取胜,我就希望以一种让世人心服口服的形式获得冠军。能通过赏心悦目的比赛来实现这个目标就好了。”

“日本和巴西关系十分友好,我祝愿日本队能踢出最好的水平。据推算,日本前往巴西观看足球比赛的球迷不到8000人,但是,这些球迷一定会看到当地数万和自己面庞相似的日裔在赛场助战。我想他们一定会为日本加油的。不过,和巴西队比赛时情形就不一样了哦。”

——大使您上任五个月来,对日本有何印象?

“在历史和经济方面,日本的很多地方让我尊敬。我认为两国关系十分重要,就个人来说,我还非常欣赏日本的现代建筑。”

日巴相互依存的 “G2”关系

——日本和巴西,或者说亚洲和中南美,您感到两者间存在巨大的文化差异吗?

“最明显的不同,可以说是锁国时代(江户时代德川幕府实行的外交政策——译注)形成的日本的特性,即一致而完整。这无疑是因为锁国时代一切都必须由本国自给自足所形成的。因此,日本文化极富协调性。与此同时又具有复杂的层面。从巴西这样富于多样性文化的国家来看,不免有难以理解之处,但日本文化从任何方面来说都是出色的,让人深感兴趣。”

——在“金砖四国(BRICs)”中巴西与中国关系密切。现在,日中关系紧张,大使您是如何看待日中关系的?

“目前日中关系恶化,我认为是历史问题没有得到圆满解决而造成的,它与亚洲文化、军事、历史因素都有很深关系。巴西与中国关系密切,因为中国是巴西的最大经济伙伴。这与日本的对中关系相同。巴西是‘金砖四国’成员,又和日本同为G4(巴西、德国、印度、日本)的成员。G4正努力谋求成为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

“巴西和日本各自在双边关系上都具有非常独特之处。日本在发达国家中是第二经济大国,巴西在发展中国家是第二经济大国。位于日本之上的是美国,而走在巴西前头的是中国。排在第一的两个国家(美、中)的G2关系,和位居第二的两个国家(巴、日)的G2关系大相径庭。首先是与居于首位的两个国家的抗衡和竞争关系不同,巴西和日本都选择了不持有核武器之路,展现了保卫和平的姿态,这是一种互补和合作的关系。”

大规模投资的可能性

——日本对巴西的投资情况如何?巴西期待什么样的企业前往投资?

“两国的经济关系从历史上看是非常密切的。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丰田就曾投资巴西,是丰田在国外进行大规模投资的第一个国家。而在巴西的热带草原喜拉多展开的农业合作,则进一步加深了两国的关系。日本和巴西的经济关系,今后有望发展到一个新的水平。这里需要考虑的首先是人的因素。”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日本的人口约7200万,巴西约为4500万。1970年前后,两国人口均达到1亿人。现在,日本呈人口减少趋势,约1亿2700万人,巴西约2亿人。从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角度看巴西,或许不可思议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问题没有解决。但是,我也想反问,如果二战后日本的人口也增长4.5倍的话,问题又该如何解决呢?如果假设成立,那么日本是否能提供足够的学校和医院呢?不过请不要把这当成是巴西的辩解,我希望能把这些当作分析未来潜力、投资可能性等的统计数据而予以充分理解。”

“1985年以后,巴西实现了巨大的变革,和日本的关系极具复杂性。80年代是日本的鼎盛期,而巴西则抱有通涨、所谓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等诸多问题。但进入九十年代后,巴西克服了通涨,经济复苏,社会改革取得进展。而同一时期,日本的经济则开始衰退。巴西失去的十年和日本失去的十年加在一起,是巴日‘失去的二十年’,但两国关系正在逐渐恢复。这二十年里,两国各自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所以,对两国今后能够具体展开怎样的合作,我们需要有一个新的认识。”

“在以日本大企业为对象的问卷调查中,巴西被选为最希望去投资的国家,这是一个可喜的结果。但是,实际的投资率也不过是世界第5或第6的水平。巴西随时欢迎来自日本的投资。”

拉戈大使和获普利兹克奖的建筑师坂茂设计的展会会馆模型。(左)巴西建筑师奥斯卡・尼迈耶设计的安乐椅

日裔社群和旅日巴西人社群面临的问题

——巴西的日裔社群与日本的关系渐渐淡化,而从巴西来日的务工人员,给人很强的“打工”之感,他们的“扎根”定居也存在着问题。

“确实,日裔和日本的关系逐渐变得淡漠,这本来也是巴西日本移民的特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移民如果不为移居国所接受,他们会和祖国保持稳固的纽带关系;而巴西则迅速容纳了来自日本的移民,所以他们没有必要再和出身国家保持联系。日本因为在世界上也成为了具有影响力的国家,所以日裔巴西人很多都为他们与日本的因缘感到自豪。”

“与之相对的是旅日巴西人社群,他们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因为原本他们来日的目的就不是移居,而是短期的外出打工赚钱。但是,我期望日裔巴西人社群中的许许多多的孩子们能自然而然地融入日本社会,就像巴西的日裔那样适应异国的环境。还有,就是教育上的难题。孩子们的父母不会日语,所以不能辅导孩子读书学习,结果就产生了这些孩子们学习成绩难以提高的问题。目前,日本约有18万巴西人,其中4万在19岁以下。我认为日本的巴西社群现在最需要的是教育。”

(2014年4月22日于东京北青山的巴西驻日使馆)

采访人: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代表理事 原野城治
题图照片:拉戈大使和巴西世界杯吉祥物三色犰狳“福来哥(Fuleco)”
照片:木村顺子

相关报道
其它访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