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迎来结束历史问题的最后机会
2015年的课题

原野城治 (采访人)[作者简介]

[2015.04.01]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2015年,我们迎来了战后70年这个意义重大的年份。等待着世界、日本的将会是什么?请看多语种信息网站nippon.com总编阐释今年的课题。

川岛真

川岛真KAWASHIMA Shinnippon.com总编。东京大学综合文化研究科副教授。专攻亚洲政治外交史、中国外交史。1968年生于东京。1992年毕业于东京外国语大学外语系中文专业。1997年修满东京大学研究生院人文社会系研究科博士课程学分后退学,获博士(文学)学位。经任北海道大学法学系副教授后,担任现职。著作有《中国近代外交的形成》(名古屋大学出版会 2004年)、《通向近代国家的探索1894-1925》(岩波新书中国近现代史系列丛书2 2010年)等。

美国所受的制约,中国的转折点

原野  新年已至,请您谈一谈对2015年重要课题的想法。

川岛  2015年,美国奥巴马政权将面临更加严峻的环境。考虑到财政问题、与国会关系等因素的束缚,恐怕无法打出各种果断的政策。美国在各种国际政治问题上愈发难以发挥其领导作用了。虽说如此,从全球范围来看,诸如乌克兰问题、叙利亚和伊拉克地区的“伊斯兰国”问题等,面对这类对世界秩序的严重挑战,美国即便无法采取大胆的政策和行动,也有必要予以处理和解决。

经济方面,为了构建全球新秩序,太平洋和大西洋地区都在推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等区域框架的规则制定工作,这些工作能否完美收官将是新一年的关注点。不过,这方面也同样,就美国本身来说,其国内各种产业、国会、政权之间的关系如何发展,将成为影响上述工作的重大问题。

在美国所处的这种背景下来思考亚太地区问题时,可谓情况是相当复杂的。毋庸赘述,中国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中国这个国家,现在或是尝试近似于19世纪“炮舰外交”(※1)的做法,或是提倡类似20世纪前半期那种重视主权和国境的外交,或是应对全球治理等近年来出现的课题,想方设法谋求获得更多国家利益。毋庸赘述,如何与这样的中国打交道是亚太地区的首要课题。

针对中国今后尤其会在东亚等“周边”地区强烈主张主权和安全保障这个问题,面临财政难题的美国似乎正在考虑调整包括日本在内的西太平洋地区的安保体制,希望借助同盟国的力量,在保持与同盟国横向联系的同时,在保持美国优势的基础上建立网络型的安全保障网。

美国能否很好地建起这种体制呢?美国提出“再平衡”时,不是以构建对华包围圈为目的的。其意图是在维护亚太地区稳定的基础上,从这一地区的不断发展中获得财富。但这其中的逻辑关系则是:地区稳定才有益于获得财富,而要实现稳定,就应该加强美国和同盟国的军事力量。

从同盟国的角度来看,既然美国是这种思维,那么对中国就会更加强硬;然而,现实又并非如此,于是不免让同盟国产生无法彻底依靠之感。当然,在中国的眼中则是对华包围圈,引发起更为强烈的不满和排斥。当美国在亚太地区乃至整个世界上用切合自身国家利益的理论解释政策时,必须顾及到各个地区的看法,充分考虑能否赢得全世界的信赖,这或将是一个课题。

中国自身也面临着很大的问题。习近平政权成立于2012年,最多连任两届共10年,任期第一个5年即将接近尾声。这既是总结现行政策成败的时期,同时也是着眼于下一个5年提出新的施政方针的时期。这在经济领域,即是所谓的“新常态”,意为不再追求过去那种年增长率10%以上的经济发展,而是要营造一种6%、7%的增长率并不低,属于正常状态的印象。这相当于一种发展战略的转换吧。或者说是要将资金分配给地方,力图使国内整体保持协调稳定。另外,习近平政权还在致力于人民解放军的合理化与直接掌控,这是密切联系到自身权力基础的形成的关键,问题在于能否顺利推进。这些将决定2015年的总体方向。

而且还有香港和台湾的民主化动向,恐怕2015年将是充满挑战的一年。民主主义、经济自由化、法制等支撑着我们当今世界的基础规则在中国将会怎样?从长远来看,2015年将是重要的一年。

(※1)^ 国际政治用语,指强权通过展示自身武力,迫使他国接受其要求的外交政策——译注。

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代表理事,新闻工作者。1972年进入时事通信社,历任政治记者,驻巴黎特派员,秘书部长,编辑局次长。之后,任株式会社JAPANECHO社社长。2011年起任现职。2006年开始任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评议员。2008年获“意大利团结之星”骑士勋章。2009年任TBS电视台节目解说员。

相关报道
其它访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